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银河 > 阅读尼采之十九:做一个精神上的立法者

阅读尼采之十九:做一个精神上的立法者

尼采:真实的哲学家是指挥官和立法者。他们说:它应该如是!正是他们决定人类的来由和去向……他们的认识就是创造,他们的创造就是立法,他们的真理意志就是权力意志。 

真正的哲学家应当是立法者,当然,这个立法不是狭义的立法,法律意义上的立法,而是广义的立法,是精神意义上的立法。他们告诉人们什么是对,什么是错,应当怎样生活,应当怎样行事。只有成为在这个意义上的立法者,才能被称为真正意义上的哲学家,才是成功的哲学家。

尼采所说的“立法者”显然不是指立法会的成员(一般是民主国家的议员),当然更不会是我们两会代表这样的人。今年两会出了一条新闻:代表们敢说话了。原本“不敢说话”是入选两会代表的一个重要条件,所以“敢说话”才能成为新闻。

要想成为精神上的立法者在我看来必须具备两种素质:第一,敢于怀疑权威,敢于批评权力的错误。上世纪60年代著名的美国耶鲁大学的“权力服从实验”(被试遵循权威指示在一个人给出错误答案时施以电击,无论这个人有多痛苦。实验看人在什么程度上才能拒绝权威的指示停止电击)表明,只有很少数的人敢于怀疑权威,拒绝权威,多数人服从权力。

以中国的现实为例,由于权力正在惩罚淫秽品的赢利和非赢利传播,全国到处都有警察在立案、侦查、破案、抓捕、判刑,就没有人再敢怀疑这种做法的正确性。大家全都服从权力,噤若寒蝉。其实,世界上大多数保护公民言论自由权利的国家都没有淫秽品法,成年人消费淫秽品设立淫秽网站都是合法的,为什么中国一定要设立违宪的淫秽品法,为什么中国公民没有消费淫秽品的权利,这些问题没有人敢提出来,大多数人自然而然地选择了服从权力的安排。

再举一个例子,最近有位大学教授因为参与换偶活动被所在学校停薪停职,正在等待司法系统以聚众淫乱罪起诉。而告诉我这件事的媒体记者想到的首先是这位教授怎么会犯这样的错误(或者犯这样的罪),而不会质疑聚众淫乱罪的设立本身是违宪地侵犯公民基本权利的。只要是来自权力(国家机器,司法机构)的做法就一定是正确的,一定要服从,绝对不能抗议,就连怀疑一下其对错的念头都没有。

第二,敢于怀疑习俗,敢于反抗习俗的压迫。在裹小脚是习俗时,敢于不裹小脚就需要极大的勇气,敢于批评裹小脚习俗也需要勇气。坏的习俗压抑人性,好的习俗有时也压抑少数人的人性。比如绝大多数人遵从一夫一妻制的习俗,这个习俗即合理也不压抑他们。但是对于少数喜欢搞换偶活动的人(在美国性革命时代,这样的夫妻占所有夫妻的2-3%,在当今中国这个人群的规模也数以万计)来说,这个习俗对他们的人性就有压抑。而主张保护这些人的权利就是精神立法者应有的立场。

精神立法者对社会说:“它应该如是!”正是他们决定人类的来由和去向。他们告诉人们,虽然淫秽品法是权威的,但是它是错误的;虽然聚众淫乱法是权威的,但是它是错误的。进化程度比较高的社会没有这样原始的严刑峻法,而中国进步的方向是取消这样的法律。尼采充满激情地盛赞:“他们的认识就是创造,他们的创造就是立法,他们的真理意志就是权力意志。”尼采,我爱你。

我此生的目标就是做这样的精神立法者。



推荐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