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银河 > 林家第一枝亲戚:林文奎的家系(下)| 一爷之孙

林家第一枝亲戚:林文奎的家系(下)| 一爷之孙

 

【李银河连载系列】
 
老二联富和老三联强干过的小工可就太多了,其中许多是现在的孩子们闻所未闻的,试举几例:
 
打执事:在红白喜事时给人家打幡。办丧事时,主家打的叫正幡,雇的这些孩子们打的是偏幡,有时还举一种叫“花柳”的东西,那是一根长棍上面有许多纸穗子。办喜事时,孩子们打的是伞和扇子。有工头把这些十一二岁的孩子们雇来打幡打伞,主家把钱给工头,他扣一部分,其余分给孩子们。
 
拉小襻:那时的人们大都用人力木制排子车运货,大人驾车把,雇一两个小孩在车两边拉绳套,省点力气。
 
拉冰块:那时没有制冷设备,就靠冬天从湖里把一块块的冰块拉到冰库里,夏天卖给需要冷冻食品的生意人。联富拉冰那年才15岁,别人拉一块,他拉两块,又冻又累落下了哮喘的毛病,就为了给家里多挣几毛钱好买棒子面(玉米面)。挣到钱还要赶紧往家赶去买面,不然到了下午棒子面又会涨价。
 
卖烂摘手:果子市上运来水果,老板先把好果子挑走,把有疤瘌的廉价卖给这些小孩。小孩再拿去卖给做苦力买不起好水果吃的穷人。
 
卸西瓜车:夏天到了西瓜上市旺季,孩子们帮助乡下来的西瓜车递西瓜,卸完车后,人家给几个小钱半只西瓜作为报酬。
 
跑龙套:在天桥小戏园子里面跟唱戏的人走台,人家正式演员跑一旗二旗,小孩跟着跑三旗四旗。
 
卖号外:报馆在出了重大新闻时会加印号外,大多由这些小孩子去卖。
 
当小跑:警察局一类的衙门需要有人跑腿办事,比如买饭买烟等等,小孩子就用这种服务挣点钱。
 
捡钩货:在街上捡烂纸,卖到收购站。
 
送财神爷:每到大年三十晚上,买一张财神到各家去送。一敲门喊一声:给您家送财神爷来啦。人家一般到这时早都请过财神了,所以买一张财神能跑好多家。态度好的人家图个吉利,给点小钱打发了送财神的小孩,有的给个馒头,给块蒸饼;态度不好的骂骂咧咧往外轰,让他们滚蛋。孩子们也不吃亏,大叫着“给您送火神爷来啦(咒他们家着火)”,四散跑掉,让人家想追打也追不上。
 
这小兄弟俩还捡过煤核,甚至要过饭。据联富说,要饭时,总是他鼓起勇气上前去要,让弟弟在一边等着,因为弟弟太小,他怕他受人欺负。他们小时候吃过豆渣饼、花生渣饼、煮玉米豆。他还背着弟弟捡过柿子皮、白薯皮吃。一家人在很大程度上就是靠这种嗟来之食维生的。那时,母亲何氏在外面给人作保姆,常常用一只能拦腰系住的大袜子偷带一袜子米面回家,给嗷嗷待哺的儿子们充饥。偷粮食这种事说起来是不道德的,但是在“救命”的意义上,这种行为似乎变得无可厚非,甚至带上了一点“杀富济贫”的正义性质。
 
就这样,这个城市贫民家庭的生活到解放后才真正有了改观,三兄弟都进工厂当了工人,老大联启肯钻研,熬成了熟练技工,负责看图纸;老二联富是复员军人,工作勤勤恳恳,也入了党;老三联强因工作努力,出身好,人品好,被提拔当了科级干部。全家最高兴的一件事是认回了当年卖给别人家的小弟弟邓洪才。小弟弟虽然姓了人家的姓,但是血浓于水,跟全家处得十分亲近,家里有什么事他能出力时,从来都没说过一个“不”字。
 
由于林家第四代在文奎这一枝的四兄弟岁数最大,没赶上计划生育,所以文奎这一枝是林姓后裔中第五代人口最旺的一枝:联启有两男一女;联富有三个儿子;联强有两个女儿;洪才有两男两女。整个家族也只有这一枝有了第六代——他们可就全都是独生子女了。
 
未完待续 敬请关注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