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银河 > 个人分类 > 未分类
2018年07月24日 13:09

银河心语:我的心灵阅读之莎士比亚

 银河心语:我的心灵阅读之莎士比亚 我的心灵阅读之莎士比亚
《罗密欧与朱丽叶》 李银河:纯真的爱情能够消解最恶毒的仇恨。

——狂暴的快乐会产生狂暴的结局,正像火和火药亲吻。就在最得意的一刹那烟消云散。不太热烈的爱情才会维持久远。太快和太慢,结果都不会圆满。

 

李银河:物极必反,乐极生悲。中国文化讲中庸之道,就是要避免这种惨烈的结局。
——充实的思想不在于语言的富丽,只有乞儿才能够...



阅读全文>>
2018年07月23日 15:43

银河观点:如何看待中性化焦虑

银河观点:如何看待中性化焦虑 01 最近几年,社会上出现了一种“中性化焦虑”,即担心人们会变得男人不像男人、女人不像女人这样一种焦虑。尤其是在社会选秀活动中,出现了中性化打扮的参赛者频频胜出的局面,更加剧了这种焦虑。   02 在世界各国和各种文化当中,传统社会大多对男女两性的气质做出严格区分,男性气质与女性气质分别被概括为独立性对依赖性;主动性对被动性;控制性对服从性;主体性对客体性;掠夺性对被掠夺性;逻辑性对非逻辑性;生产性...
阅读全文>>
2018年07月20日 13:06

男人追求数量,女人追求质量?

男人比女人更关注“性”?   人们有一个一般印象:男性比女性的性欲更强,对性事的兴趣更大,对性伴侣数量的需求也更多。这种印象得到了不少经验研究的证明。试举两例:例证之一是一项对发达社会美国的调查,这项调查是在3500位18岁至59岁的美国人中进行的。调查表明,美国男性一生平均有六位性伴侣,而女性平均只有两位性伴侣。另一例证是在20世纪50年代对原始部落民的调查,这项调查在一个叫做艾尼斯·比格的部落中发现,男人...
阅读全文>>
2018年07月19日 12:56

卧室里的性革命

 卧室里的性革命

一封自匹兹堡大学的来信:

“仅以梅毒为例,在1993年,中国大陆每十万人中病发率仅为0.2,而到1999年已经发展到6.5。另外,先天性梅毒的病发率也在逐步提高。20世纪90年代初期,中国大陆每十万个新生婴儿中先天性梅毒病发率仅为0.01,而到2005年,这一比例升到19.68,年增长率竟高达72%。” 


“令人深感担忧的是中国大陆的性泛滥已经严重影响到年轻的一代。就在不少中国人还认为‘西方人更加性开放’的同...



阅读全文>>
2018年07月18日 12:29

我爱

我爱每天 从身边想到宇宙 从出生想到死亡   我爱每天 从年轻活到年老 从地狱活到天堂   我爱每天 从大喜跳到大悲 从抑郁跳到激昂   我爱每天 在美的海洋中沉浮 在爱的天空中翱翔
阅读全文>>
2018年07月15日 12:45

性成为立法对象

 

福柯在涉及性领域的立法问题上提出过一个极其重要的原则,他指出:“我想原则上可以这样说:性在任何一种情况下都不应当成为任何立法的对象。这样说应当没什么大问题。但有两个领域对我来说有一点问题。一个是强奸,另一个是涉及儿童时。”

 

针对强奸问题,福柯提出可以用将强奸罪视同于伤害罪的办法来解决,他说:“人可以制造这样一种理论话语,即:在任何情况下性都不应当以任何理由成为惩罚的对...

阅读全文>>
2018年07月14日 12:47

酷儿理论引领时代潮流

酷儿理论(queer theory)是20世纪90年代在西方兴起的一个新的性理论。在过去数年间,一个新的指称“酷儿”(queer) 从男女同性恋和双性恋的政治和理论中发展起来。酷儿理论目前是性政治中的活跃分子和学术界十分熟悉和钟爱的一个理论。    

“酷儿”是音译,原来是西方主流文化对同性恋者的贬义称呼,有“怪异”之意,后来被性的激进派借用来概括他们的理论,其中不无反讽之意。我本来想用“奇异”或“与众不同”之类的词来翻译它...

阅读全文>>
2018年07月13日 12:56

淫秽品与个人选择

 

 

此前据报载,陕西延安某派出所接到群众电话举报后,进入一居民张某家搜查“黄碟”,遭到拒绝后双方发生冲突,后张某被警方带回派出所。在前些年,某地还发生过公民因在家里集体看“黄碟”而被逮捕判刑的案件。

    

同西方国家在开放与禁制淫秽品问题上长期争论不休的情况不同,禁制淫秽品的法律在中国从来是“没有争论”的,而且被认为是最“得民心”的。如果说权力对人的禁制在别的问题上不免有点心虚气短,在禁毁淫...

阅读全文>>
2018年07月12日 12:50

淫秽品法思考

此前在中央电视台看到打击淫秽网站的报道,不像看到破获谋杀、盗窃或性侵害的报道那样觉得毫无问题。

公安人员的侦破非常努力,法律部门的审判严肃认真,他们执法的依据也非常明确:刑法关于打击淫秽品的传播和禁止组织色情表演的条款。

那么我的问题从何而来呢?问题就在所有的“涉案人员”全都是自愿的参与者,没有被胁迫的人,没有受到身体和财产损失的人。这与前面提到的那些种类的犯罪有区别,这个区别显而易见。

 

...

阅读全文>>
2018年07月11日 13:02

教授嫖妓与性工作非罪化

此前,复旦大学一位教授嫖妓后受到讹诈,结果丢了工作,弄得身败名裂。舆论反应强烈,有各种不同的评论。这些评论可以被概括为以下几种:第一种是人数最多、声音最大的,强烈谴责一位体面的教授去做这样不体面的事;第二种是觉得这位教授未免书生气太重,怎么能给妓女留名片呢?难怪成千上万的人嫖妓没被抓住,偏偏抓住了他;第三种认为个人的私生活问题应当不至于影响他做学问,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在领奖时公开向性工作者致谢,不是...
阅读全文>>
2018年07月09日 13:38

法律与婚外性关系

 法律与婚外性关系     在修改1980年婚姻法之初有人提出,应当用法律的手段来惩治婚外性关系。具体的建议大致是这样的:夫妻应当相互忠实,如果一方不忠实,另一方可以诉诸公安部门排除妨害。后来由于反对声浪太高,在提交人大的正式修改草案中只增加了“夫妻应当相互忠实”一句。   本人既反对最初的建议,也反对后来保留下来的这一句被写进婚姻法。从法律用语的角度讲,我认为“夫妻应当相互忠实”是一个道德规范,不是法律用语。(一个相反...
阅读全文>>
2018年07月08日 13:07

如何看待男性性工作

所谓男性性工作是指男性以出卖色相为代价换取一定报酬的工作,其中包括从情感陪侍到性服务在内的不同程度的工作。根据社会学的统计,在所有的性交易活动中,男性性工作约占十分之一的份额。其实这种工作古已有之,只不过在现代社会中,由于女性经济地位提高,具备了花钱购买性服务的能力,这种职业才更加兴旺发达起来。在西方国家,出现了大量以消费男性身体为主的女性俱乐部,以及男性的陪侍(escort)公司。由于男性为女性提供商...

阅读全文>>
2018年07月07日 13:17

一人爱两人

据报道,老电影《周渔的火车》的导演透露了该片当年难产的苦衷:本来情节设计是女主角同时爱上了两个男人,审查时没有通过,结果改成她在不同时段分别爱上这两个男人,片子才通过了审查。

       

时值21世纪,这件事却让我找到了生活在慈禧太后时代的感觉。一个女人没有可能同时爱上两个男人吗?是生理上的不可能?是心理上的不可能?是道德上的不可能?还是没有这个权利?一个男人有没有可能同时爱上两个女人呢?

       ...

阅读全文>>
2018年07月06日 13:18

人可不可以选择慵懒的生活?

愿意在乱世过慵懒的生活,每天什么也不做,读读小说,看看电影,万一想写就写点什么不咸不淡的东西,就这样度过余生可以不可以?    

这种生活方式的批准首先来自人在宇宙间的位置:人是一粒宇宙尘埃。这一点尽管没人愿意承认,但却是不容更改的事实。既然一个生命在空间上是那么微不足道,在时间上是那么微不足道,慵懒的无所事事的生活方式就是可以的。因为完全无伤大雅,对宇宙没有一点影响。Why not

       

这种生活...

阅读全文>>
2018年07月05日 13:09

有没有普世价值?

此前,普世价值这个概念变得越来越受关注,争论火爆。正在这时,读到李零的“读《西洋世界军事史》”一文,他是否定西方所谓“普世价值”的。他认为,西方的“普世价值”首先是基督教宗教观,其次才是那四大口号:自由、平等、博爱和民主。随后,他一一揭露了这些口号背后所隐藏的西方利益内核,并揭示出它们与战争的关系。以李零深厚的历史学养和强大的论证能力,所讲的道理不由人不服。         但是,他的论证只是说明,西方...
阅读全文>>
2018年07月04日 13:00

鲍勃迪伦的歌

 鲍勃迪伦的歌 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过去被完全否定的摇滚乐被一分为二,分为好的和坏的两种。色情淫秽是坏的,政治抗议是好的。《人民日报》的一篇文章这样写道:   “就举西方五十年代以来影响最大的摇滚音乐为例,它既有庸俗无聊、色情淫秽的内容,也有内容深刻甚至表达人民控诉资本主义社会的抗议歌曲。前者的例子不胜枚举,随手可得;至于后者,却很少被人注意。如在六十年代,过去为人所不齿的摇滚乐歌手曾手拿六弦琴高唱‘人们要多少次...
阅读全文>>
2018年07月03日 12:40

伏尔泰的生活方式

 

我常常想,大多数人除了自己的生活之外,其实对其他事是不关心的。柴米油盐,家长里短之外,凡是不涉及自己利益的事,多不会注意的。这是一个社会的常态,也是正常态。大家吃饭、睡觉、生孩子、养孩子,有时恋恋爱,有时做做爱,有时单相思,有时搞搞婚外恋,有时发发抑郁症,然后逐渐老去,生病,死掉。如此而已,岂有他哉?如果社会没有极大的不合理,没有极大的不公正,人们也不会过多地关心政治。正如伏尔泰所说:应当耕...

阅读全文>>
2018年07月02日 13:24

中国人的精神荒芜了吗?

 

此前有出版社邀命题作文,写中国人的精神荒芜问题,我思来想去,还是拒绝了,因为我无法确定中国人的精神已经荒芜了。为了搞清这个问题,我把这个命题解析为四个相互排他而穷尽的选择题:第一,中国人的精神曾经是繁盛的,最近才荒芜了;第二,中国人的精神过去就是荒芜的,现在仍旧荒芜;第三,中国人的精神曾经是繁盛的,现在也没有荒芜;第四,中国人的精神过去是荒芜的,现在繁盛起来。

    

我能理解,编辑在这则选择...

阅读全文>>
2018年07月01日 12:03

同妻的数量到底是多少?

      

几年前,我们在网上见到一个同妻(男同性恋者的妻子)数字,是1600万,其依据是:中国的男同性恋者是2000万,其中与异性结婚的占80%,就此得出1600万的估计值。    

这个估计值与实际情况有相当大的距离。那么同妻的实际数量是多少呢?可以参照以下四组数据来估计:     

第一组:男同性恋数据。假定中国目前有近14亿人口(据人口学家易建荣估计只有13亿),男性约7亿。按照男同性恋在男性人口中占4%(金西《人类男性...

阅读全文>>
2018年06月30日 13:42

我的采蜜哲学

 

从很早的时候开始,我就将自己的人生观概括为采蜜哲学:我愿自己的人生像蜜蜂入花丛,只采撷那一点点精华,然后就悄悄离去

我心中的精华分三个论域:一是物质,二是关系,三是精神。

在物质领域,无非衣食住行,属于马斯洛需求五层次的最下两层,生存需求和安全需求。我穿衣只考虑保暖遮蔽功能,其他从不放在心上,有时为了公众场合,弄几件比较像样儿的也就行了,特别不能理解有些人弄很多包包,每天换一个,这样的虚荣...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