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9年10月26日 09:59

看完《少年的你》,今天聊聊什么是好电影

 

我这个人虽然不是学电影的出身,但肯定要算电影的狂热爱好者,从小就是如此,如今一辈子快过完了,还是初心不改。在美国留学时养成了每晚看两个电影的习惯,回国时最大的遗憾不是别的,就是没电影看了。   幸亏有了互联网,我又恢复了每晚看电影的老习惯,从豆瓣八分以上的挨个看,现在已经快看到六分的了,评分再低的就没法看了。眼瞅着要没得看了,拜托电影人,要好好拍、多多拍哦,不要让我们这些电影迷变成饿殍哦。特别...

阅读全文>>
2019年10月25日 19:00

为什么所有爱都逃不过伤害

人际关系的密度通常会呈光谱样分布,从密度最低到密度最高。   密度低的是陌生人关系,密度高的是熟人关系。人如果在世间没有密度高的人际关系,就会真正体会到孤独的滋味,而密度高的关系却往往是双刃剑,既给人带来快乐,也令人感到麻烦和痛苦。   密度高的关系可以是亲情。   见到一对母子,两个人如胶似漆,心灵感应,却又常常因为琐事伤心动肝,撕心裂肺。用心理分析话语说,是没有经过正常分离过程的母子关系。 ...
阅读全文>>
2019年10月24日 19:00

有人说每三对夫妻中 就有一对离婚或分居

山高云阔问: 老师,我看了一个新闻说,现在每三对夫妻中,就有一对是离异或分居的。而且越是经济发达地区,越是学历高的人,就越容易离婚,这是真的吗? 虽然离婚现象越来越普遍了,但从传统意义上讲,离婚确实不是什么好事。   李银河:   现阶段,离婚率确实处于比较高的程度,而且在逐年增高。   社会学上离婚率的统计方式有两种:一种是在整个人口中算出离婚人口的所占比例,一般都在千分之几,因为咱们人口...
阅读全文>>
2019年10月23日 19:00

波伏娃:女人自欺,又迫使男人欺骗她

如果男人长久地依恋女人,这仍然并不意味着她对他是必不可少的。但这正是她所要求的:她的退让只有在恢复她的威望的情况下才能挽救她,不可能逃避相互性的作用。   因此,她必须受苦,要么就必须自我欺骗。她往往先求助于后者。她把男人的爱情想象为她给予他的爱情的准确对等物,她自欺地把欲望当成爱情,把勃起当成欲望,把爱情当成宗教。   她迫使男人欺骗她:你爱我吗?同昨天一样爱吗?你始终爱我吗?   她灵巧地在...
阅读全文>>
2019年10月22日 19:00

如果有来生,还愿像今生

为了测量妇女地位,社会学爱问这样一个问题:如果有来生,你愿意做男人还是做女人?   中国人的回答中,多数人愿做男人:原本是男人的还愿意做男人,原本是女人的也愿意做男人。   我扪心自问,答案却没那么笃定,因为这辈子做女人,感觉没有什么太不好的,只是没能美若天仙,有点遗憾而已。   现在要是有人来问我这样一个问题:如果有来生,你还愿意过此生这样的生活吗?   我的回答是基本肯定的,除了早年的艰辛...
阅读全文>>
2019年10月21日 19:00

我所做的一切事都是兴趣所致

有天忽然翻出一个本子上小波给我写的未发出的信,提到某人:   “她是用一种最无趣的方法看世界的,这就是正统教育的恶果。她老要学习一点什么,研究一点什么,思辨一点什么,于是世界上的一切事都成了重负。简言之,活得多么费劲。”    “我对她有这么一种感觉,就是她的每一件事都是费力做出来的,因此每一件事都是她的主宰。这使我十分恐惧。你呢,做的一切事都是兴趣所致。你这一点倒很好,不过你有时不动脑子,就算兴...
阅读全文>>
2019年10月18日 19:00

李银河:为什么大家这么喜爱打麻将?

随着年纪增长,我越来越深切地感受到熵增趋势的无情进程,一切美好的事物都在无可挽回地逝去。人的肉体变得丑陋,人的精神变得萎靡,所有曾经美好的关系都趋向于解体和消融。   因为人按照本性是懒惰的,好逸恶劳的,除非有非做不可的理由,人自然地趋向于无所事事,游手好闲。   过了四十岁,人就连做爱都懒得再做。如果不吃饭不会饿死,人就连吃饭都能免了。   林语堂有一次说:中国人跟美国人最大的区别就是,美国人...
阅读全文>>
2019年10月17日 19:00

爱,有永远吗?

原来我以为,激情之爱不可能保持终身,都会在缔结了亲密关系之后,从熊熊烈火转变为涓涓细流,从爱情转变为亲情,直到我看到对福柯爱侣的一个访谈录,他转述福柯说过的一句话,说他们俩之间的激情是保持了终身的。我很感动。   爱可以是永远的,尽管相当罕见,但这种情况确实存在。遗憾的是,这种情形只发生在极少数人之间,他们是懂得爱的(有爱的能力),也是最幸运的(碰上了那个可以爱的人)。
阅读全文>>
2019年10月16日 19:00

她新婚一年,从未有过夫妻生活

暖暖问: 银河老师您好,我结婚快一年了,一直没有夫妻生活,我俩都没经验,但我不知道我老公是不会,还是性冷淡,还是有什么问题,我不知道应该去医院检查还是先看心理医生,也羞于问家人朋友,您能给我一个建议吗?   李银河: 我觉得针对这个问题,先不用去医院检查或看心理医生,最好自己去网上查一查有关性生活的资料,了解一下其过程和操作方式。两人先练习一下,看看是否有成效。   如果经过此番努力还是不行,...
阅读全文>>
2019年10月15日 19:00

稳定情绪来自对宏观世界的透彻看法,对微观世界的澄澈看法

稳定的情绪来自对宏观世界的透彻看法,对微观世界的澄澈看法,如果人已将生死看透,就没有了恐惧、惊慌和不安的任何理由,如釜底抽薪。   在前现代社会,人们对宇宙无缘了解,因此生活中充满了惊吓和恐惧,西方中世纪猎捕巫师的运动就缘于对人世间各种灾难的错误归因。中国人对天相的迷惑与敬畏也来自同一源头。   进入现代社会以来,通过科学和技术的发展,人类终于一窥宇宙之样貌,迷信渐渐烟消云散。虽然科学能够解释周...
阅读全文>>
2019年10月14日 19:00

有很多女人,在结婚之后会丧失自我

我们发现有很多女人,在结婚之后会丧失自我。作为一个妻子,作为一个母亲,她可以很称职,可以是一个标准的贤妻良母,但是与此同时她却丢掉了自我。   社会学理论中会专门讲到身份角色的问题,提出一个人会有多种身份和角色。面对丈夫,她的角色是妻子;面对孩子,她的角色是母亲;面对父母,她还有一个角色是女儿。那么在诸多身份当中,那个自我在哪里?这是一个所有女性都应当关注的问题。   人如何找到自我,或者说如何...
阅读全文>>
2019年10月10日 19:00

男友和闺蜜发生过关系,我该怎么办?

nana酱问:   李老师,我有一个困惑。我男朋友和我在一起之前和我最好的朋友睡过,有时候想起来很难受,我那个朋友也因为这个事和我闹翻了,我该怎么处理?   李银河:   因为男朋友和之前最好的朋友睡过,于是你想起来就难受。我觉得主要还是一个“独占欲”的问题, 在心理上你认为自己不是男友的唯一。   他之前跟别人睡过,而且还是你最好的朋友,导致你怀疑自己在男友心目中的地位,这个问题也导致了你产生了...
阅读全文>>
2019年10月08日 19:00

我不就是一粒宇宙微尘吗?

 

可能是因为名字的缘故,我从很小的时候开始就爱看星空。那时北京天文馆刚建成不久,我多次去那里看人工模拟的星空,记得因为一直仰头观看,脖子酸痛,这是对天文馆最初的记忆。天文馆里还有一个永恒摆动的巨型摆锤,引起少女时代的我的无限遐想,觉得它十分神秘,它背后的动力据说源自地球磁场,看不见摸不着,高深莫测。但是,小时候对星空的凝视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就像看一部纪录片和一个自然现象的记录一样,并没有震撼...

阅读全文>>
2019年10月07日 19:00

鸟儿为什么叫?

散步时,鸟儿的叫声使我驻足。 我想,鸟儿为什么叫呢? 它的歌唱是完全没有目的的。 既不是为了让人听,也不是为了建立功勋, 更不会为了什么实用的目的。   这使我想起写作。 纯真的写作就像鸟儿的鸣叫, 不是为了听众, 也不是为了满足自己的虚荣心, 更不是为了拿它派什么用场, 而是发自内心的情不自禁的歌唱。
阅读全文>>
2019年10月06日 19:00

【小波语录】你想知道我对你的爱情是什么吗?

【小波语录】你想知道我对你的爱情是什么吗?

阅读全文>>
2019年10月05日 14:00

婚姻之中 我爱上了另一个男人

浮生若梦,问:   李老师,我已婚女性32岁,有家庭有孩子,却喜欢另外一个男人,不想伤害老公和孩子,却又断不开外面的关系(未发生性行为)。困惑,急需帮忙解答,多谢!   李银河:   你所面临的问题是:在婚姻之外又爱上第三人,这的确是婚姻的困境。   必须要清楚的认识到,即使没有发生性行为,婚外恋也会对婚姻造成伤害。   首先是 “忠诚”问题,你对这段婚姻关系是不忠诚的。   另外就是婚外性行为...
阅读全文>>
2019年10月04日 19:00

李银河:今天我们来谈一谈性骚扰

大家好,我是李银河,今天我们来谈一谈性骚扰话题。 性骚扰是什么 其实性骚扰问题长久以来一直存在,从七十年代美国性革命、妇女运动开始,它就已经进入了女权主义的关注研究范围。   性骚扰的概念,是由美国著名的女权律师麦金农提出的。   当时她代理了一位女性员工被开除案。为什么被开除呢?就因为在职场上,老板对她提出性要求,说如果你不从,我就开除你。麦金农律师帮助她打赢了这场官司。并提出了性骚扰的经典...
阅读全文>>
2019年10月03日 19:00

十一相亲季 | 择偶到底要不要门当户对?

我在网上看到过一份“相亲价目表”,在这个表里,户籍、 学历、房产、汽车以及女性的外貌,都被明码标价,据说这个“相亲价目表”在北京各个公园的相亲角里流传。很多人抱怨,相亲这种私密的事情已经成了“明码标价,公开销售”。   这个现象背后,其实是择偶标准的问题。所谓择偶标准就是“跟什么样的人结婚”,也就是人们在婚恋的时候是根据什么标准来选择伴侣的。下面我来谈谈选择伴侣时是否应当追求门当户对,物质和感情应...
阅读全文>>
2019年09月30日 09:00

李银河:新中国记忆

我是1952年出生的,几乎与新中国同龄。在我近70年的生命中最令我怀念的是改革开放的年代。那时,国家刚刚从迷途中找到正确的方向,我也刚刚从大学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光明日报社)调到国务院研究室工作,有幸作为会务人员参加了载入史册的理论务虚会。那是一个改变中国社会进程的重要会议,因为文革刚刚结束,百废待兴,中国正处于思想解放运动的前夜,这个会议是一个信号:思想解放运动开始了;这个会议打开了一扇大门:我们从此...
阅读全文>>
2019年09月27日 20:30

站在文学巅峰说脏话‖《麦田守望者》:关于青春与人生的终极问题

朋友们大家好,今天我们来讲一下塞林格的《麦田守望者》,以前我那个时候看的版本叫《麦田里的守望者》,是不同译者译的。   《麦田里的守望者》其书   《麦田里的守望者》是我第一次在小说里看到对骂人话的正面使用,读书笔记当中你随手可以找到这样的话:“到处都是他妈的伪君子”。当时我看的时候,对于小说中的人物、性格、观念有一种着魔的感觉,这种阅读经验是从来没有过的、全新的。   通过这本书我们了解到,古...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