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银河 > 文章归档 > 2018年十月
2018年10月16日 12:48

银河观点:生活家与工作哲学

很喜欢“生活家”这个词。第一次在西湖湖畔看到这三个大字赫然镌刻在一块西湖石上,心弦被轻轻拨动。因为生命中已有一段时间,这三个字总是在心中若隐若现,逐渐成形。一旦看到它竟然被公然提出,就有了画龙点睛之感。隐隐还有一种天机被泄露的感觉。
 
“生活家”这个词,第一眼看去,会令人产生罪恶感。因为我们从小所受的教育,所养成的价值,一向只有工作哲学,工作是人生第一要务,生命不息,工作不止,稍稍闲下来,犯一会儿楞,罪恶感就会油然而生。好像生命被浪费了,被虚度了。现在,有人不但把“生活”作为一种正面的人生价值提出,而且还要成为“生......
阅读全文>>
2018年10月15日 12:50

银河观点:人为什么求名

读印度大师克里希那穆提的《人生中不可不想的事》,很有共鸣,对此人有相见恨晚的感觉。在此分享一下书中的观点,以及我自己的理解。
 
克里希那穆提说:“(我们为何求名?)我们想成为有名的作家、诗人、画家、政治家、歌唱家……为什么?因为我们实在不爱自己所做的事。假如你爱唱歌、画画、写诗,如果你真的爱做这些事,你不会在乎自己是否有名。”
 
有一次我看到一幅漫画,名望见到一个拼命追逐它的人就躲开了;而一个不追逐它的人却得到了它。讲的是同一个道理。如果你的目的是出名,那么你永远不会得到名望,因为你对自己所做的事并没......
阅读全文>>
2018年10月14日 14:02

银河观点:不竞争

读印度大师克里希那穆提的《人生中不可不想的事》,很有共鸣,对此人有相见恨晚的感觉。在此分享一下书中的观点,以及我自己的理解。
 
克里希那穆提说:“必须有一种深刻的内心朴素,这种内心的朴素是非常简单的,因为此心已经不再争取、谋求,不再想要求取更多。”
 
从幼儿园开始,我们就被灌输竞争之心。随后的一生一直在与假想的竞争者比赛。记得当年考上了师大女附中,那是北京收分最高的中学,全班40多人有十几位是双百分(语文和算术)。发校徽的时候,那种自豪和得意我至今都还记得,那种心中的狂喜我至今都还记得。记得当时有一个非常清醒的意识:在人生的比赛......
阅读全文>>
2018年10月13日 12:35

银河观点:只观察不批评

读印度大师克里希那穆提的《人生中不可不想的事》,很有共鸣,对此人有相见恨晚的感觉。在此分享一下书中的观点,以及我自己的理解。
 
克里希那穆提说:“大部分人都不快乐,他们不快乐,因为他们的心中没有爱。如果你与别人之间没有隔阂,对于相识的人你只观察而不批判;如果你只单纯看着帆船在河上驶过并欣赏它的美,爱就在你心中升起了。”
 
他在书中好几个地方提到不要对别人妄加评论,只是观察,什么也不说。这和我们从小受到的教育可大不相同。记得我上小学的时候,常常得到的一个负面的评语就是“老好人”。直到工作了,还常常会被认为......
阅读全文>>
2018年10月12日 12:42

银河观点:摈弃费力的生活

读印度大师克里希那穆提的《人生中不可不想的事》,很有共鸣,对此人有相见恨晚的感觉。在此分享一下书中的观点,以及我自己的理解。
 
克里希那穆提说:
 
“一个喜悦的、真正快乐的人,是不费力气生活的人。”
 
“我们的心有没有可能随时都自在,完全没有挣扎,不仅仅是偶尔感觉自在就算了?如果能够达到这种境界,我们就能进入不再与人比高低的喜乐状态。(内心挣扎的原因)不外乎就是嫉妒、贪婪、野心和竞争……当我们挣扎时,起因总是来自真实的自己和期望中的自己之间的冲突。”
 
......
阅读全文>>
2018年10月11日 12:48

银河心语:空旷

我的心中一片空旷。
 
每天早晨,我在海滩上散步,闻着微带腥味的空气,海风拂面。低低的灰色雨云在空中走得很快,这是在城市中绝对看不到的景象。我望着无边无际的大海,远处的海天相接处那条分界线被晨雾弄得时隐时现。我的心中一片空旷。
 
每天下午,我泡在温暖的海水中,把头舒舒服服地枕在那个巨大的游泳圈上,望着天上的云和无边的海。我的心中一片空旷。
 
有时,我尝试想象宇宙的情景。在无边无际的宇宙(有一种理论说,宇宙是有边的,真是匪夷所思)中,无数的星球在虚空中游荡。其中有一些星球上是有生命的,就像地球一样。这些生命有的活得......
阅读全文>>
2018年10月10日 12:42

银河观点:要区别俗文化与低俗文化

总有人说相声和二人转等艺术形式是低俗的,例如小沈阳等,我不赞成这样的说法。我认为这样批评的人是混淆了俗文化与低俗文化这两个概念。
 
俗文化的对立面是雅文化;而低俗文化的对立面是高尚文化。前者属于艺术门类划分的范畴;后者属于道德评判范畴。
 
俗文化和雅文化的区分就像毛主席说的“下里巴人”和“阳春白雪”,前者是劳苦大众喜闻乐见的娱乐形式;后者是小众钟爱的娱乐形式。前者如二人转;后者如室内乐。二者的区别也像家常菜与私房菜;臭豆腐与燕窝鱼翅。你不能因为自己喜欢听室内乐,就说二人转低俗;你也不能因为自己喜欢吃燕窝鱼翅,就说喜欢......
阅读全文>>
2018年10月09日 13:10

银河心语:大痛苦与小痛苦,大快乐与小快乐

人生在世,要经历大大小小的痛苦。如果心怀大痛苦,许多小痛苦就可以化解;如果心怀大快乐,许多小快乐就可以被涵盖。
 
所谓大痛苦,就是生存之荒谬感。生存本来就是荒谬的,一切纯属偶然。如果看透了这一点,许多小痛苦会变得不在话下。比如亲人的离世,比如朋友的背离,比如仕途的蹉跎,比如事业的失败。
 
所谓大快乐,就是生命的奇迹。我们能成功地来到这个世界,能成为一个人,能感觉,能思想,你知道这个几率是多么小么?我们每一个人,就因为是人,已经是中了一个百万分之一的大奖。我们每一个人都是这个宇宙中的幸运儿。我们怀着这样一个大快乐,大惊喜,生......
阅读全文>>
2018年10月08日 12:40

银河观点:读伊壁鸠鲁哲学有感

小时候看西方哲学史就对伊壁鸠鲁情有独钟,近日重读更加喜欢。虽然他对自然界现象的解释和猜测错误百出,但是有些人生哲理的智慧之光竟能穿透两千年的时光,照亮今人的心灵,真是够强大,够深邃。
 
试举几例:
 
——在所有的欲望中,有的是自然的和必要的,有的是自然的但不是必要的,有的既不是自然的也不是必要的,而是由于虚幻的意见产生的。
 
所谓“自然的和必要的”指的是不得满足就会痛苦的欲望,比如饥饿、干渴、寒冷。要满足这些欲望只需些微的努力。
 
所谓“自然的但不是必要的&rdqu......
阅读全文>>
2018年10月07日 13:05

银河观点:退隐和参与可以兼得

论生命之短促。大多数人俗务缠身,整日忙碌,终其一生,并没有属于他自己的时间,所以他们真正的生命只有短短的数年而已。就连娱乐也不一定是真正属于自己的时间,他提到象棋和球类运动,说:那些把欢愉变成一种繁忙事务的人并非空闲之人。就连搞研究也不一定是真正的生活,比如有人研究《伊利亚特》和《奥德赛》哪本书先写出来,谁是做这事或那事的第一人等等,他把这个叫做“了解无用事务的徒劳的激情”。
 
那么什么样的生命才是长久的呢?他说,在所有人中,惟有那些把时间花在哲学上的人是闲适从容的,惟有他们才真正地活着。因为他们不满足于有生之年,“他们把所有的时代都合并到他们自己......
阅读全文>>
2018年10月06日 12:49

银河观点:他的名字是一个接头暗号

银河观点:他的名字是一个接头暗号
王小波身后出现了一个奇特而略带神秘感的现象,那就是,有不少读者不约而同表达过这样一种感觉:王小波就像一个接头暗号,这些人从别人对王小波的喜爱程度辨别对方是否同类。我们当然知道,这些人并不是什么圣殿骑士,他们也没有什么关于圣杯的秘密盟誓,那么,这些人所感觉到的究竟是一种什么东西呢?他们引为同道的是些什么样的人呢?这个问题使我陷入沉思。想来想去,想到了下面一些东西,不知道是不是这个问题的正确谜底:
 
我首先猜测,这些人喜欢王小波的是他的自由精神。王小波一生酷爱自由,不懈追求自由的价值、自由的写作和自由的生活方式。即使在肉体最不自由的时代,他也没有放弃对精......
阅读全文>>
2018年10月05日 12:50

银河观点:只有审美的生活才值得一过

人的日常生活是枯燥烦闷无限重复的,出生、长大、成熟、老去、死亡。每个人都重复着这样的生活,每一天都重复着这样的生活。正是在这个意义上,哲人说,只有审美的生存才是美好的生存方式。
 
我想,所谓审美生存有三项可能的内涵:最浅的是对艺术和美的欣赏,享用;其次,如果你是个艺术家,可以得到创造美的快乐;最深的一层是以一种审美的优雅态度生活,最终目标是把自己的生活雕刻成一件美Q不胜收的艺术品。
 
对艺术和美的享用是人生在世最值得去做的事情。绝大多数人每日辛苦劳作,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劳心劳力,忘记了这都是生存的手段,而不是目的。生存的目的是对美的享用。......
阅读全文>>
2018年10月03日 12:45

银河观点:如果你的孩子是同性恋

由于研究同性恋,常有同性恋的家长找我求助。我发现这些家长由于爱子(女)心切,常常会过多地自责,给自己和孩子都带来过多的心理压力。
 
有一次我接到一位父亲从南方一个小城市打来电话,他说最近发现儿子是同性恋,在上海有个男朋友,儿子自己倒没什么,他母亲要自杀,让我劝劝他母亲。如果说家长因为孩子是同性恋而担心他的人生道路会比较艰难,会受到歧视,这样的心情大家都能理解。但是也不至于自杀吧?如果这位母亲要自杀是因为自责(以为儿子是同性恋是母亲做错了什么事造成的),那是大可不必的。因为到现在为止,同性恋的成因尚未完全搞清楚,不可以因此给母亲“定罪”。这......
阅读全文>>
2018年10月02日 13:00

银河心语:遥想宇宙

我爱遥想宇宙。我想的时候,心中渐渐被恐慌充满。我希望自己不要老想这件事。从一天想起几次,到几天才想一次,到一个月也不想一次,到一年也不想一次,最后达到永远不想的境界。将来就那么糊里糊涂地去死有什么不可以呢?何况想也想不出个结果。如果真能想明白,如果这事真有一个标准答案,想想未尝不可,可是我已经从十来岁一直想到退休的年纪,还是没想明白,这种折磨到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每当我把这件事往深里想,就开始变得战战兢兢。好像一个手握探雷器正在探雷的工兵,一不小心就可能粉身碎骨,至少也得缺根胳膊断条腿。
 
 一个黑漆漆的空间。硕大无朋的天体在黑暗......
阅读全文>>
2018年10月01日 14:38

银河观点:亲历新中国社会变迁

银河观点:亲历新中国社会变迁
十月一日是新中国 的生日,一点小感慨分享给大家。
从某种意义上说,所有的中国人都很幸运:跟世界上其他国家的人不一样,我们处在一个大变动的社会和一个大变动的时代当中。生活在英国的人们,无论是生活在某个小镇还是伦敦这样的大城,终其一生,都不会发现生活中有什么大的变动,从街景到社会生活,就像一条静静的溪流,波澜不惊。记得我的导师许倬云对我讲过一件事:他有一次去瑞士做学术交流,一位瑞士教授带他去到一个朴素的墓园,指着一个简朴的墓穴对他说:我从很年轻的时候就知道了我一生会怎样度过,这里就是我的归宿,不会有任何新鲜事,也不会有任何变动。说时脸上带着一种安详又落寞的表情。  &n......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