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银河 > 文章归档 > 2016年二月
2016年02月29日 17:45

一个低于萨特的标准

存在这个东西,你意识到它,它存在,没意识到它,它也存在,只不过有自我意识的存在更加精致,更加明澈,更有诗意。

世间绝大多数的存在都是没有自我意识的,动物,植物,更不必说无机物,它们只是单纯地存在着,混沌地存在着,并不会意识到自己的存在。即使在人中间,能想到存在这件事的也属少数,换言之,并没有多少人有存在意识。并不是说没有存在意识的人就不存在了,只是他活得太过懵懂,浑浑噩噩,意识混浊。

有存在意识的存在才更加精致,在生老病死这些与存在相关的重大事件上才更加从......

阅读全文>>
2016年02月26日 15:03

参透一切,看淡一切

心应当尽量处于清明状态,不为世间各种事物所扰乱,不为人的各种欲望所缠绕。清明冷静地看待自身,看待人生,看待世界。

人在生死线上挣扎的时候,很难做到头脑清明,恐惧和绝望蒙住了他的心灵之眼,他只能像濒于灭顶之灾的人那样,拼死把头伸出水面,拼命吸气,否则就会沉没。

人在温饱线上挣扎的时候,也很难做到头脑清明,饥饿和寒冷占据了他整个的心灵,希望得到一口食物,一件寒衣。记得听一位当过“反动学生”的友人讲过一件往事,他当初被从北大送去劳改农场,曾经饿得捡别人扔掉的梨核吃,在......

阅读全文>>
2016年02月23日 06:26

对一首网红歌曲的几点分析

听了最近的网红歌曲《张士超你昨天晚上到底把我家钥匙放在哪里了?》,对它为什么会红有点纳闷,于是做了以下几点分析:

首先,在媒体高度意识形态化的环境当中,文学艺术也趋向于意识形态化,急遽走向沉闷无趣,就像春晚所展示的那样。而人除了上课和念经之外,天然有娱乐的需求,有追求精神生活的需求,于是所有非意识形态化的作品就似乎全都具有了鲜活的挑战意义,一首找钥匙的歌于是走红。因为你无论怎样上纲上线,它都称不上有任何一丝一毫的意识形态元素,既没有正确的意识形态元素如积极、努力、向上、进步等元素,也没有错误的意识......

阅读全文>>
2016年02月21日 17:15

监狱与自由

世间的禁忌大多是头脑的禁忌,人的一生大多活在头脑的监狱之中。这个监狱没有看守,自己想出走其实就可以出走。

人的行动自由度当然要受限,如果人人享有无限自由,社会秩序就无法维持。如果所有伤害人身的行为可以自由施行,抢劫,强奸,暴力,谋杀将使社会回归丛林,社会将不成其为社会。如果所有伤害人际关系的行为可以不受惩罚,通奸、背信将毁掉所有的亲情、友情和爱情关系,使世间的规则伦理荡然无存。

然而,人的精神自由却是一个例外,它可以是不受限制的。因为它不会造成对于人身和人际关系的伤害,它只是人的一种精神活动。一个人所享有的自由度除......

阅读全文>>
2016年02月18日 09:05

从萧红的人生际遇看自由与压抑

最近看了描写萧红生活的传记片《黄金时代》(怎么起了这个名字啊?《黄金时代》是王小波的成名作啊),影片是近年来少有的佳作,使我对原先不甚了了的萧红的人生有了较多的了解。

看萧红的生活,悲悯她所处的时代和社会太违反人的天性,对个体尤其是女性个体的压抑太深重,连自由恋爱都违反习俗。如果不是压迫如此深重,心情抑郁,她恐怕也不会早夭(31岁)。她不结婚,与人同居,这就违反了习俗,成为“坏女人”,这是一重压抑;她写作,不做传统女人谋生的活计,常常搞到衣食无着的地步,这又是一重压抑;她按照自己的本性和天赋做自己想做的事,做自己想做的人,而不是一个传统女......

阅读全文>>
2016年02月15日 11:43

过气定神闲的生活

世事纷乱,无论你主张什么,总有跟你的主张对立的主张。比如你主张缩小贫富差距,他主张保护私人投资的积极性;你主张多点社会主义成分以救济穷人,他主张多点资本主义成分以发展经济。世上的人群结为不同的利益群体,你向东,他向西,你打狗,他骂鸡。最终,社会的走向是平行四边形原理,是各种倾向、各种走向、各种主张、各种利益的合力。看清了这一点,不想在自己的领域之外置喙,惟愿过闹中取静气定神闲的生活。

结果还是回到生活的采蜜哲学,只采撷环境中的一点点精华,其他的随他去。这精华包括生存必需品、人际关系和精神产品。

&n......

阅读全文>>
2016年02月12日 17:03

奢华不会给人带来真正的快乐

人活着真正需求的东西并不很多,从个体来说,衣食住行性快感外加一些好书好电影而已。世上许多的需求都是资本为了赚钱制造出来的,所以,对奢侈品的需求不是人的需求,是资本的需求。

资本的确满足了人的基本需求,通过供需关系这只“看不见的手”,资本赚到钱,人满足了生存的起码需求。如果不是资本为了盈利,人的很多需求会被忽视,也没有人投资去把它们生产出来,说到底,这是公有制和计划经济在效率上永远会输给资本和私有制的根本原因。历史的发展已经提供了确凿的证据,文化不同的不论,仅看东德与西德、朝鲜与南韩的对比,就一目了然。<......

阅读全文>>
2016年02月08日 17:26

警惕文学艺术的干尸化现象

文学艺术会遇到两种压力,一种是行政审查力量这只有形的手,一种是市场这只无形的手。前者扼杀独立的思考;后者扼杀独特的美感。

审查最严厉的是帝制时代的文字狱,人会因为一段诗文(清风不识字何必乱翻书)而遭受灭顶之灾。在文化专制主义时代,人会因为一个思想一段言论一篇文章(右派,遇罗克张志新林昭)而被送进监狱,送去劳改,甚至判死刑。在西方,人们比较早获得言论自由的权利,但是在马克思的著作中我们仍然能够看到对普鲁士书报检查制度的长篇批判,说明在马克思生活的时代(19世纪),他们也还没有完全获得这一权利。

......

阅读全文>>
2016年02月05日 09:08

我存在过,我还会继续存在一段时间

在64岁生日之际,心情平静而又不安。平静的是,生活方式的惬意和充实;不安的是时间的飞逝与空间的荒芜。

在生日这天,打开电脑,写下这些文字之时,泪水悄然流下面颊,无缘无故。这虽然只是我的三万日中再普通不过的一个日子,但是在这一日,对于人生的残酷和宇宙的空无仿佛更有痛彻感受,所以泪水会无端流淌。

平日就常常遥想宇宙,这天感觉尤其真切,绝望。这一天,存在感最强。会想象我——这一粒宇宙尘埃——在空间中飘荡的情形,这一天是一个对我的存在有意义的时间点。但是......

阅读全文>>
2016年02月03日 15:18

论爱之故意

爱情有时是突然间发生的,有时是故意进入的。而多数爱情都两者兼备:如果不是一直的期待,爱情也不会突然发生;一旦发生,爱情的持续有故意的成分。

当迷恋发生时,像醉酒,像在雾中,对象的本质被虚构,被歪曲,被美化,被遮蔽。一旦清醒过来,一旦来到光天化日之下,对象的真实状况显现,迷恋就结束了。如果继续沉溺,必定有故意的成分。

金无足赤人无完人,只要是吃五谷杂粮的血肉之躯,完美是谈不上的,这一点,人只要没有喝醉,只要不是耽于雾中,就会看得清楚。但是,爱需要完美,至少在想象之......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