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银河 > 文章归档 > 2013年四月
2013年04月26日 09:04

学着去死

读过黑塞的《悉达多》和《玻璃球游戏》,觉得他是一个很有哲学味的小说家,爱在小说中讨论哲学问题,思维深邃隽永,毕竟是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嘛,非等闲之辈。缺点是这个人身上带着一股书呆子气,加上德国人特有的那股认真劲儿,有时对事情较真到令人忍俊不禁的程度。比如看到他在一篇论年龄的文章中这样说:“年老和年轻同样是一项美好而又神圣的任务,学着去死和死都是有价值的天职。”死就死,还要学着去死,这不是笑死人吗。

笑过之后,冷静想想他的话,想想他究竟想说什么,不由得人不肃然起敬。虽然我最听不得“任务”“天职......

阅读全文>>
2013年04月19日 07:19

对人充满爱

一代枭雄曹操有句暴露肮脏灵魂的名言:宁愿我负天下人,不愿天下人负我。一次,他借宿友人家,友人商议杀猪待客,他误会友人要杀的是他,遂击杀友人全家老小,待发现错杀友人后,说了这句无耻的话。他虽然后来成为名垂青史的人物,但是这句代表他内心待人原则的话却把他钉在了道德的耻辱柱上,遗臭万年。

这种极端的自私自负难道是成大事的人的共同品性?难道是他们成功的必......

阅读全文>>
2013年04月15日 09:07

沉浸在爱之中

人生在世,最美好的生存状态是沉浸在爱之中。因为吃喝拉撒只是简单的生理活动,毫无美感可言,有些甚至是丑陋的。绝大多数的劳作不过是为了谋生,也毫无美感可言。当然,创造性的劳作除外,它可以为人带来愉悦和美感。这样找来找去,只剩下爱,只有爱是人最美好、最纯净、最有趣的生存状态。

最可怜的人是从来不知道爱的存在的人。他们像小动物一样懵懵懂懂度过一生,只是一个生物性的存在,肉体的存在,而不是一个精神的存在。他们也没有精神上的需求,没有对爱的需求和渴望,因为他们不知道爱是个什么东西,不知道它的美好和能够给人带来的愉悦和幸福感觉。

其次可怜的人是不会爱的人。他们知道爱是美好的,是值得追求的,但......

阅读全文>>
2013年04月11日 05:58

辞世16年王小波仍是敏感作家

今天是小波辞世16周年的日子。在小波辞世16周年之后,他仍然是一位敏感的作家,这个发现令我悲喜交集,喜忧参半。前些时,我编了一套知识分子丛书,选的都是当代最优秀的知识分子作家,每人自选十万字,不是专业文章,全都是散文随笔类文章。王小波的那本是我选的,标题用了他一篇文章的题目《知识分子的不幸》,选这个题目没有什么特别的用意,只是因为其中出现“知识分子”这个词与丛书名字接近而已。万万没有想到,在送审时竟然遇到了麻烦,至今没有得到审查部门的批准。

崔卫平通不过审查我想到了,徐友渔通不过我也想到了,鄢烈山通不过有......

阅读全文>>
2013年04月08日 11:53

怎样才能常常保持好心情

人生不如意事常八九。在小时候不会这样感觉,也不愿相信事情竟会是这样的,可是有了点年纪之后,就会认可这一说法,觉得此言不虚。可能是由于身体状况大不如前,也可能是由于阅历增多。

既然如此,怎样才能在人生中时常保持好心情呢?这也是我静修中常常思考的一个问题。想来想去,想出以下几条锦囊妙计,若依计而行,必有奇效:

首先,凡是在涉及空间的问题上,想大比想小要好。想得越小,心情越坏;想得越大,心情越好。比如,想北京就比想朝阳区好;想中国又比想北京好;想世界又比想中国好;想宇宙又比想......

阅读全文>>
2013年04月05日 06:42

关于母子乱伦文章的严正声明

一段时间以来,有一篇假冒我的名字(署名:李银河女士,稍有常识的人都能看出是假冒的,因为没有人会自称“女士”)写的文章,流毒甚广。其中大谈母子乱伦,包括一些不堪入目的性交指南。约五千字。我一再声明,此文非我所写,要求删帖,并威胁百度(它总是把这篇文章在我的名字的搜索条目上放在显要位置)要法律解决。但是不知为什么他们就是不删帖,不改正。

冷静分析这件事,我觉得是那个发表文章的网站和百度恶搞,以此博得点击......

阅读全文>>
2013年04月03日 11:07

如何看待名利

对于名利,世间很少有人能做到真正超脱。记得小时候政治思想教育,总是批判名利思想,自己也总是在检讨自己的名利思想。当时被教诲要树立的正确思想和人生观是为人民服务,毫不利己专门利人。也就是说,生活的目的不应当是自己的名和利,而应当是社会的福祉。长大以后发现,当你还在狠批自己私字一闪念的时候,别人已经捷足先登,纷纷发了大财出了大名。这情形让我想起冯唐的一首诗,大意是你还在规规矩矩排队等小便池的时候,别人已经抢先在大便池那边解决了。

&nbs......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