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银河 > 文章归档 > 2013年三月
2013年03月31日 11:28

芝麻人生

人生在世,短短几十年,几乎还什么都没整明白,就已步入老年。我是属于比较爱想人生意义这类事情的人,从小就爱想,几十年间一直没断了想,即使这么想来想去,也还是想不清楚。可是岁月并没有因为我还没把这件事想明白就等着我,就连流逝的速度都未稍减,该多快还是多快地向终点狂奔。

意义,意义。想了一辈子,还是没有想出什么意义。在浩淼的宇宙当中,这么一个小小地球,就像一笸箩芝麻当中的一粒芝麻;在茫茫人海当中,这么一个小小的人,就像一笸箩芝麻当中的一粒芝麻。我的人生能有个什么意义呢?即使是那些富可敌国的大富豪,那些颐指气使的高官,......

阅读全文>>
2013年03月28日 16:57

世界奢侈品商青睐中国是中国的光荣还是耻辱?

人活一辈子,总想占有更多,而实际上人能享用的却很少,至少比他期望的要少。

贪婪是人的本性,没有时想有,有了还想要得更多。最典型的就是金钱。人的生活,包括肉体和精神两个方面,能享用的都极其有限。床再宽,有两米也到了极限,再宽就无意义,因为睡觉不是练前滚翻;饭再多,一天有三千大卡也到了极限,再多就成了祸害;车再大,有四个轮子也到了极限,再多就成了运货卡车;房子再大,有十几个房间也到了极限,再多就成了旅店或者博物馆。数量上没有发展余地了,人就在质量上挖空心思,变换花样。什么用金子做马桶啊,用牛奶洗澡啊,在食物上撒上金......

阅读全文>>
2013年03月25日 21:11

幽灵岛

人总是生活在惯性里。我的意思是,人活着,但是并不是时时意识到自己活着,只是懵懵懂懂地凭着惯性度过时光,就像在一个大下坡的滑道上,心里空空,头脑昏昏,梦游一样不停地凭着惯性往下滑行,到了终点或者马上就要接近终点时才猛醒:我这是在哪里?我在做什么?我是谁?为什么?

我的一生大部分时间就是这样过来的。有点与众不同的是,我在往下滑的时候会比较频繁地从梦中惊醒,不时问自己这些问题。当然,没有答案。于是又睡过去,延续梦中的滑行。

人活着,要名,要利,要荣华富贵,要流芳千古,什么都想要,但很少想为什么要,只是凭着一股从幼儿园时代被培养出......

阅读全文>>
2013年03月22日 07:01

在中国,我们还能吃什么?

世间多急功近利之徒。所谓面子工程、政绩工程就是急功近利之徒所为,大量的掺毒食品也尽皆源于急功近利。我们听说过吊白块,为的是使馒头看去白些好卖;听说过用颜料染黄的小黄鱼;听说过苏丹红鸭蛋;听说过三聚氰胺牛奶。人们为了蝇头小利挖空心思,无所不为,急得食品安全部门抓耳挠腮,忙昏了头,结果还是防不胜防,按下葫芦浮起瓢。所有的人都已经痛心疾首,忍无可忍,甚至气急败坏,痛不欲生,结果人家那儿还是该干嘛干嘛。全国一半的人都变成食品检查员,也挡不住另一半人天天日日时时在那儿绞尽脑汁挖......

阅读全文>>
2013年03月19日 08:27

我的中国梦:悠闲的生活

世上美好的艺术品都是悠闲的产物,雅文化都是悠闲创造出来的,而忙碌的世俗生活只能产出俗文化,像相声二人转这样的东西,它们像劣质的烧酒,给人强烈刺激,因为繁忙的世俗生活已经使人疲惫倦怠,麻木不仁,非强刺激不会起反应。雅文化则不同,它们一般都是清清淡淡的,需要比较敏感的味蕾才能尝出味道的。

在传统社会,绝大多数人都要为生存做艰苦的劳作,只有贵族才有闲,所以雅文化总是与贵族联系在一起的,即使不是他们创造出来的,也是应他们的需求创造出来......

阅读全文>>
2013年03月15日 11:44

独处·悠闲·静修

只有在真正一人独处时,才能懂得李叔同当年的选择。他选择的是一种宗教的静修生活。我不信宗教,但是可以选择世俗的静修。

人需要修行,是在独处时才感觉到的,也是在真正闲下来时才感觉到的。在繁忙的世俗生活中,在粘稠的人际关系中,琐碎的事情占满了生活,有些快乐,有些痛苦,但是缺少沉思和修养的内心愿望和时间。当一人独处和彻底闲下来时,对空间和时间的深切感知才来到人的心中。这就是康德所谓“仰望星空”的心境吧。

在忙于世俗事物时,人除了身处的环境和周边景致,感觉不到空间......

阅读全文>>
2013年03月12日 08:04

你知道你多有名吗?

三八那天,去参加一个小型的讲演会。一个负责接送我到会场的小女孩,90后,笑眯眯地问我:李老师,你知道你现在多有名吗?我说:不知道。其实我心里还是知道一点的,只是不愿承认。

不愿承认有几个原因:

首先,我对自己的出名一直有些纳闷。如果说是因为我所做的研究,我的研究倒确实做得中规中矩,是严格按照在美国留学六年的基本训练做的。记得刚回国时,我在北大社会学系当老师,带着学生去保定做一个入户调查项目。别的......

阅读全文>>
2013年03月08日 10:10

从容不迫的生活

不知不觉间在人世已活了一个甲子。据说痛苦的岁月感觉上过得慢,快乐的日子感觉上过得快。既然我能在不知不觉间就过了六十年,说明我的生活基本上是快乐的。

在我的感觉中,生活就像一条潺潺流淌的小溪,清澈见底,波澜不惊。它无声地流淌,蜿蜒绕过水中的怪石,在某个靠岸的角落,水流舒缓,几乎停滞,有翠绿的浮萍显现,偶尔......

阅读全文>>
2013年03月03日 20:13

参加中国独立影评金扫帚奖颁奖会有感

有一次,有个国外的著名影评人到中国交流,他问了台下听众一个问题:中国有没有独立影评人?台下人面面相觑,莫衷一是。大家可能对独立影评人这个概念还比较陌生。其实,所谓独立影评,就是不跟任何公司签约、不拿任何人的钱、仅仅根据自己的观影经验对影片做出的评价;而独立影评人就是这样对影片做独立评价的人。

谁说中国没有独立影评?今天下午我受邀去参加了金扫帚奖的颁奖活动,主办人就是......

阅读全文>>
2013年03月01日 09:18

情妇反腐与个人隐私

最近,情妇反腐这个词出现的频率很高,在百度百科已经成为一个新的词条。它的出现源于一个统计数据:95%的贪官有情妇。对它的评价在官方看是“很不靠谱”,反腐哪能就靠情妇;在民间却带上了反讽和义愤的色彩,觉得干部们腐败得厉害,而且反腐已经黔驴技穷,只有靠情妇才能稍有推进。

干部腐败究竟已经发展到什么程度,一般人还真是不了解,只能猜测。最致命的一种分析来自吴思的“潜规则”,按照他对帝制时代的吏治的分析,腐败完......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