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银河 > 文章归档 > 2011年05月
2011年05月18日 07:07

1984的冤魂

    时间一年一年如逝水般流去,不会加快也不会减慢,并没有大的波澜,唯有1984年在人们耳边“叮咚”一声,留下了一个记号。这个记号来自乔治·奥维尔的反面乌托邦小说《1984》,小说写了一个可怕的专制社会,电子眼,老大哥,还有“青年反性同盟”。记得初次看到这本小说是在文化革命当中,社会上一片萧杀,这本书是内部发行的“灰皮书”,在一个小圈子里秘密地传看,当时读书的感觉就像耳边一声惊雷,每个人都惊出一身冷汗:作者...

阅读全文>>
2011年05月14日 08:46

少一点戾气,多一点和谐

       我们的社会氛围中,总让人感到戾气太重,缺少和谐关爱的气氛。

       俗话说,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这股戾气实在是有着太长时间的积累。从批判胡风运动开始,几十年间,运动一直没有断过,反右派运动,反右倾运动,四清运动,直到集所有运动之大成的文化革命运动。这些运动之前、之后和之间还有大大小小五花八门的反精神污染运动,反自由化运动,总而言之,无微不至的批判,伤心动肝的检讨把所有的人的生活都搅得七荤八...

阅读全文>>
2011年05月04日 10:25

性史有趣资料之三

扫黄犯了两个错误:

第一,剥夺了成年人消费色情品的权利,世界大多数国家都只禁止儿童色情,不禁止成人色情品消费。

第二,浪费了大量的行政资源,如果把这些行政资源用在关系到老百姓切身利益的事情上该有多好,比如食品安全、反贪反腐。

 

*扫黄搞到小学生中间,闹了笑话。使人想起历次政治运动中的令行禁止,宁左勿右:“某小学曾要求学生如有黄色淫秽书刊要上交学校,并谈到表现积极者将受到表扬。由于老师没有讲出“黄书...

阅读全文>>
2011年05月01日 09:42

性史有趣资料之二

*由于阶级分析的方法被运用到所有领域,音乐也不得不做出阶级区分。但是音乐中没有文字,划分音乐的阶级性就不可避免地陷入困境,最令人不解的是,凡是资产阶级的音乐都被冠以“色情”的罪名。看到这种区分,一般人(音乐家也一样)并不知道不同阶级的音乐是如何区分的,倒是从中得到一个信息:色情是坏的同义语,如果你要想说什么东西是坏的,你就说它是色情的:“我们从聂耳、冼星海以来的革命的音乐,并不是没有抒情性,更不是...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