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银河 > 文章归档 > 2010年六月
2010年06月25日 09:16

为女权主义正名

长期以来,女权主义在中国一直是被妖魔化的。据传,我们的一个女作家代表团在国外讲演时,每个女作家都会事先撇清:我可不是女权主义者。我猜,其中的含义是多重的:一重是说,我的小说是一般意义上的文学,不是女权主义文学;另一重是说,我是贤妻良母、正常女人,不是女斗士或者女同性恋;还有一重是说,我可不恨男人,我喜欢男人。不管是哪一重意思,背后的逻辑都是:女权主义不是好东西。

在中国的主流话语中,“权”这个字一直比较敏感,容易和闹事连在一起,无论是人权、女权还是公民权。因此,有些赞成女权主义的人把女权主义改为女性主义,使它听上去不那么敏感,不那么咄咄逼人,带上点温和的色彩。其实这是自欺欺人,因为女权......

阅读全文>>
2010年06月19日 12:41

为什么女人吃饭不上桌?

前些时在河北农村调查妇女地位问题,发现了一个非常刺眼的情况:在家里有客人来时,总是男人作陪,请吃饭时,女人从不上桌,只是在灶间和饭桌前伺候。全村不仅严格实行这样的习俗,而且在观念上,全村男女一致认为,女人就不应当和男人一样平等地坐在桌子前吃饭。

一位农妇这样说:“一般是男人陪客人,女人做饭,上桌让人笑话。”另一位说:“女人做饭,做好饭后也不能上桌,不能进屋,在外面等着收拾桌子。男人陪客人。谁家的女人也不能上桌啊!”这习俗甚至能够强悍到超越亲子关系顺序的程度。一位丈夫已去世的单亲母亲说:“他(丈夫)活着的时候他陪,没他了俺小子(儿子)陪。”这习俗有时能达到荒谬的程度:村里有个女强人,以一......

阅读全文>>
2010年06月15日 21:55

纯粹的欢乐

世界杯开幕正好出差,开幕式时正在火车上,所以没看着。后来听说开幕式的主角是一位屎壳郎,推着足球出场。虽然至今没看到这位主角的造型,但是心里感到很佩服。比起我们中国办奥运会的庄严肃穆,他们这个玩笑开得够大的。其实我觉得这个创意倒更接近足球的本质——本来就是玩儿嘛,就是全世界人民一起玩一场游戏,英文 play a game 本意就是玩游戏嘛。虽然用了“军团”“开战”“战胜”“战败”一类的军事术语,但是它毕竟不是世界大战,跟政治、军事都无关,甚至跟经济都无关——要不然岂有中俄这样的大国没份儿,朝鲜加纳这样的小国倒能参加的道理。

我们应当恰如其分地把世界杯看作一场纯粹的游戏,纯粹的欢乐,纯粹的狂欢,这不仅更符......

阅读全文>>
2010年06月08日 08:27

做一只“对牛弹琴”中的牛

连续三天在中山公园音乐堂听钢琴独奏,是法国音乐节。第一天是一位青年钢琴家演奏穆索尔斯基等人的作品,第二天是一位年长的钢琴家演奏肖邦作品,第三天是爵士钢琴。除了美的享受之外,有几点感想记录一下,免得忘记。

感觉高雅音乐离中国人的生活还很远很远。诺大的北京城,号称有1400万人口,如此高水平的音乐会,低廉的票价,一个小小的音乐堂竟然空了一半的座位,让演员和在场观众都备感尴尬。演奏开始前,钢琴家正在凝思酝酿情绪,一声手机铃声让全场的人都痛苦地为之扼腕;一曲未毕有人离场;我的邻座听了一半开始跟孩子打手机游戏,气得我恨不能过去扇他耳光。瞧瞧咱们这点儿素养。不久前,有一帮估计是刚刚富起来的阔太太,想找......

阅读全文>>
2010年06月06日 11:11

公民权、女权与性权

人身自由权是公民权利中的一项重要内容。在我看来,这项权利不仅是保护公民的身体不受他人侵害、不被他人非法拘禁,还应包括在不伤害他人的前提下随意安排、处置自己身体的自由权利。因此,性权利是人身自由权利的题中应有之义。公民的性权利应当包括所有出于公民自愿的性行为,其前提是不能伤害他人。女性是公民,女性权利中当然也包括上述性权利。

时至21世纪,大多数中国人已经可以认同上述原则,觉得自己是应当拥有上述公民权、女权和性权利的了。然而,就在三十年前,对上述权利的侵犯还是司空见惯的事情。仅以一个记录在最高人民检察院案例集中的案件为例。这个案件被记录在案例集的一个小分类中,标题是“勾引男性多人,与之搞两......

阅读全文>>
2010年06月02日 17:16

生命哲学家(虚构小小说)

我的侄子得了抑郁症。他是我哥哥的儿子。虽然我们交往很少,但是他毕竟是我的侄子。我心里为他着急,也为哥哥着急。因为侄子一直出类拔萃,考试总是名列前茅。中学要保送他上清华,他嫌专业不够好,楞是自己去考了另一个专业。就这么优秀的一个孩子,眼看着前途黯淡,痛不欲生,我看着能不难受吗。

我这个人什么都能想得开,所以对想不开的人就有三分惊讶,三分迷惑,三分担忧,外加一份着急。人生不就是像个地球仪上的小蚂蚁一样,昏头昏脑地爬上那么一段时间就死掉了吗,有什么想不开的呢?有什么东西是值得人想不开的呢?我倒想找到这么一个东西……所以我对他的抑郁真是百思不得其解。

我退休了,整天无所事事,总是在做事和纯......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