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银河 > 文章归档 > 2010年五月
2010年05月31日 11:16

禁欲主义与丰乳

现在五十岁以上的中国女人在她们的青春期大都经历过一种禁欲主义的成长氛围。表现之一是对第二性征的恐惧和拒斥。尤其是乳房开始发育时,很多女孩惊慌失措,完全不敢挺胸,以致因此变得微微驼背。曾几何时,世风巨变。平胸的女人们已经要花巨资冒着终身残废的危险去丰乳了。看着互联网上关于注射式丰乳给人造成危险的热闹讨论,令人感到恍若隔世。

在中国,性的意象在一段时间里从文学、影视、戏剧、歌曲、美术甚至诗歌中被扫荡一空,性的研究和教育亦付阙如。作为这个时期社会氛围的典型事例可以看“样板戏”《红灯记》。在这个“样板”中,就连以为是一家人的三代人最后都发现没有血缘关系,只有革命的同志关系和抚育战友遗孤的关系。......

阅读全文>>
2010年05月27日 20:14

分居伴侣与周末夫妻

前些时去访问匈牙利,与匈牙利的社会学同行座谈时,听他们讲到匈牙利人的婚姻状态,很是诧异。目前在匈牙利,在适宜结婚的人群中,只有一成多的人进入婚姻,剩下的人分为三大群体,一群是独身者,另一群是同居者,还有一群被称为LST(英文分居伴侣live separate together的简写)。目前,在中国的大城市也出现了一种“周末夫妻”现象,这一现象又被叫做“婚内单身”,与匈牙利的分居伴侣相似。它指的是夫妻两人同城相处却各有住处,定期相聚,分居的原因不是不可抗的客观原因和感情矛盾,而是当事人自愿选择的一种生活方式。
这种现象之所以使我们感到怪异、匪夷所思,主要的原因在于我们长期生活在关系模式单一的社会当中......
阅读全文>>
2010年05月21日 10:28

最后的严刑峻法

昨天一整天,采访电话一直没断,因南京换偶案宣判,马尧海被判三年半,这是近三十年来唯一的一起因换偶判罪的案例。

目前我国涉性的法律有两大类六项。两大类是按有无直接受害人来划分的:强奸、奸淫少女和侮辱妇女这三项罪名是有受害者的性犯罪;聚众淫乱、卖淫和淫秽品三项是无受害者的性犯罪。在我看来,我国有关性犯罪的法律中,有受害者的犯罪的法律条文问题较小,而无受害者的犯罪的条文问题较大。其中,数聚众淫乱罪问题最大。

文革结束后,遗留下来的严刑峻法经过清理删改,拨乱反正,基本上全都废止了。在1997年,新版刑法最终取消了反革命罪和流氓罪,使公民不会再因为一些自愿的没有伤害他人的言论和行为受到惩罚,大大......

阅读全文>>
2010年05月17日 18:54

两封信的启示

【编者按】看到这样两封父亲给子女的信,引人深思。如果说这只是个人品格的问题,那就没什么可说的,因为美国也有坏官,中国也有以为民服务为人生宗旨的好官,如薄熙来,仇和,李昌平;但是如果这种差异有环境和制度的因素,那问题就大了。 
奥巴马在即将上任之际,给2个尚未成年的女儿写下了这封信。这封信,后来发表在美国大观杂志(Parade Magazine)
奥巴马给女儿的信:梦想不受限制 无事不能成就

亲爱的玛莉亚和莎夏:

我知道这2年你们俩随我一路竞选都有过不少乐子,野餐、游行、逛州博览会,吃了各种......
阅读全文>>
2010年05月10日 11:43

工作是手段还是目的

昨天和四梅聊天,说到中国人对工作生涯的眷恋:都不愿意早退休,即使退下来也还要拼命争取返聘。她说到她的一位美国同事,在她跟她聊到“到岁数要不要退休”的问题时,那美国人很不理解这怎么会成为一个问题。她解释说,就是要不要再争取多工作几年。那美国人大惑不解地说:世界上有这样的人么?

我们当然知道,在中国,有这样想法的大有人在。有意思的是,这些不想退休的人并不一定是为了享受权力(很多并不是官员),也并不一定是为了挣钱(退了工资也少不了多少),而是因为精神的需求,愿意生活有点内容,或者逃避年老的感觉。

我觉得这里有两个问题:

一个是生活内容的贫乏。对于某些人来说,工作就是他的全部生活内容......

阅读全文>>
2010年05月06日 17:53

关于男女双重标准

在我们这个持续了几千年的男权制社会中,在性规范上盛行男女的双重标准。这个双重标准用通俗的语言来表述就是:男人的性活动越多越好,女人的性活动越少越好。

对男人的性活动,人们永远给予正面的评价,如果一个男人有很多性经验,那只能说明他有钱、有权、有闲、有魅力甚至是身体好;对于女人的性活动,人们却永远给予负面的评价,如果一个女人有很多性经验,则说明她轻贱、放荡、不知廉耻,人们会无情地将她唾弃,就像对待木子美那样。

在一桩明明是双方都受益、都喜欢、都自愿实行的行为中,传统的观念却认定一方受益另一方吃亏,这就是性行为的赚赔逻辑。男权社会盛行了几千年的赚赔逻辑认定,在性行为中,男方是赚,女方是赔......

阅读全文>>
2010年05月04日 09:09

怎样看待“女人味”

“女人味”本来不应当成为一个问题,从原始社会开始,人群就分为男人和女人,估计从那时开始,男人就有男人味,女人就有女人味。只不过不同的时空、不同的社会、不同的文化甚至不同的阶层对“女人味”的定义会有不同。

在狩猎采集的时代,会打麋鹿大概是有“男人味”的表现,会采果子能找到可食用的植物块根是有“女人味”的表现。在中国传统社会中,三妻四妾、打老婆是“男人味”的表现,裹小脚、走起路来风摆荷叶是“女人味”的表现。我说“女人味”甚至在不同阶层有不同定义时,想到的是一位美国黑人妇女在一个女权大会上的著名演说。这位女士对美国女权运动中的白人中产阶级主流价值有意见,就在会上放了一炮,演讲标题是:“难道我......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