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银河 > 文章归档 > 2010年一月
2010年01月29日 13:20

赫鲁晓夫秘密报告读后感

1、我们这一代是被吓大的一代。回想我的青少年时代,一听到“赫鲁晓夫”和“秘密报告”这两个词,就会吓得哆里哆嗦的,就跟小时候淘气被妈妈说“大灰狼来了”的效果是一样的。记得我十五六岁那年,文革正如火如荼。忽一日,爸爸小声对我说:说毛泽东思想是顶峰不对,顶峰就是不能再发展了。虽然他说话声音不大,可在我听来像五雷轰顶,赶快四下里看有没有人听到,确证没人听到才松了口气。我爸爸是一个情绪激烈、喜欢说狠话的人,要不他也不会在1959年成为人民日报社唯一的右倾机会主义分子。相比之下,我比他要少年老成得多了。对于我们成长的环境还有一个记录:美籍左翼作家陈若曦在1967年回国投身社会主义建设,她说别的都不担心,就担心她......

阅读全文>>
2010年01月18日 11:49

阅读尼采之二十:没有见证成的历史

尼采:“蝴蝶想要挣脱它的卵袋,它把它的卵袋撕裂开,然后它被陌生的阳光和自由的天地弄得茫然不知所措。人能够经受这种痛苦,但这种人是多么稀少啊!——在痛苦的折磨中,人类做出的第一次尝试就是看人类是否能使自身从一种道德存在转化为聪明的人类。”“一切好东西都曾经是新的,因而是陌生的,与习俗相反的,是不道德的,它像一个虫子一样咬着幸运的发明者的心。”        在蒙昧的时代,我们曾经是道德的存在,但是那时我们是愚昧的,不自由的。在摆脱了宗教之后,我们转化为聪明的人类和自由的人类。我们挣脱了许多没有道理的、愚昧的、压抑的、残酷的、以自己的身心为敌的道德,成为聪明的人和自由的人。

那天得到通知,去看......

阅读全文>>
2010年01月12日 15:26

阅读尼采之十七:我是炸药

尼采:“我深知自己的命运。总有一天,我的名字将和某些可怕的回忆连在一起——将和那些前所未有的危机、那良心的最深刻的冲突和一直被信仰、需要和视为神圣的事物的反抗连在一起,我不是人,我是炸药。……我是真理之声。——但是,我的真理是可怕的:因为迄今为止的真理全是谎言。——对所有价值进行重新估价:我的这个公式对人类来说是最高的恢复理智活动的公式,对我来说,这个公式已成为具体生命了。”

反抗人们所视为神圣的一切,勇敢地说出可怕的真理,重估所有的价值,这就是尼采作为一个战士的所作所为。他甚至说自己不是人而是炸药,这种勇气值得钦佩。

阅读全文>>
2010年01月08日 18:43

阅读尼采之十六:理想生活方式

尼采:“首先,他所需要的东西,一般来说,正好是那些别人瞧不起和扔掉的东西。其次,他很容易感到快乐,没有任何特别的昂贵的爱好;他的工作是不累的,而且似乎是宜人的;他的白天和黑夜没有蒙上良心谴责的阴影;他以一种与他的精神相适应的方式活动、吃、喝和睡觉,使他的心灵变得越来越宁静,越来越强壮和越来越辉煌;他的身体使他感到快乐,他从来没有想到过要恐惧它;他不需要同伴,有时他与人们在一起,只是为了随后更好地欣赏他的孤独;作为一种补偿和代替,他可以生活在死去的人中间,甚至生活在死去的朋友——即曾经存在过的最好的人中间。” 这是一个思想者的最佳生活方式,也是我理想的生活方式。我决心在我的后半生尤其是退休之后......

阅读全文>>
2010年01月04日 11:43

阅读尼采之十二:真正艺术品之定义

尼采:“你难道没有注意到,每一部新出现的优秀作品,只要它还处在它的时代的热烘烘的气息的包围之中,它就具有最小的价值?——因为在这个时候,它还没有同市场的东西、敌人的东西、舆论的东西以及一切从早到晚变个不停的东西分离开。经过一段时间以后,它的水分消失了,它的‘时间性’不见了——这时它才开始放射出内在的光华和散发出美好的气息,以及如果它所追求的是永恒的沉静的目光的话,才开始获得永恒的沉静的目光。”    真正的艺术品必须经过时间的考验。

周末用半天时间一口气看了三场电影:2012,十月围城和三枪。三部片子显然都够不上真正的艺术品,但是作为娱乐片还差强人意。

2012是一个俗套的灾难片,它已经在......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