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银河 > 文章归档 > 2009年六月
2009年06月09日 15:42

To be or not to be?

终于到了没有什么工作需要做的时候,此时跃上心头的竟然仍是那个困扰我多年的问题:是做事呢还是纯玩?To be or not to be?

生命即将步入晚年,从身体到精神都渐趋平静,不再亢奋,不再充满幻想和憧憬。应当用我的生命做什么呢?虽然心有不甘,但是内心中有一种怠惰,呼唤我去纯粹地享受人生,享受有生之年。本来人死去就是灰飞烟灭了无痕迹的,为什么不放弃虚妄的追求呢?我要看各种好书、好电影,听音乐会,看话剧,看风景,到处旅游,和朋友们聊个痛快。

去学画画?兴趣倒是有一点,可是又怕太艰难,人家都是童子功,到六十再开始学是不是太晚了?去写小说?又有点不耐烦,还不如去看别人写的小说。也许应当像林春那样去设计乌托......

阅读全文>>
2009年06月04日 15:47

在什么情况下才能摧毁这个世界

卡夫卡曾说:“摧毁这个世界只有在两种情况下才是我们的任务:一、如果它是邪恶的,也就是说是为我们所厌恶的;二、如果我们有能力摧毁它。第一种情况在我们看来已经具备,第二点我们没有能力。我们摧毁不了这个世界,因为我们不是把它作为某种独立的东西建造起来,而是我们误入其中,说得更明确些,这世界是我们的迷误。”

卡夫卡是1918年写下这段话的。当时的世界在他眼里讨厌得很,邪恶得很。第一次世界大战刚刚结束,战争是荒谬的,结果是惨烈的。

今天,2009年的中国,虽然也很讨厌,但是讨厌的程度不如他那时候那么高;虽然也很邪恶,但是邪恶的程度不如他那时候那么严重。我们至少吃饱穿暖了。我们的孩子也没有在荒谬的战争......

阅读全文>>
2009年06月02日 15:50

随心所欲挥洒生命

从小养成的珍惜时间、节约时间的习惯很难改变。只要是醒着,不做事就会有负疚感,好像生命不是我的,不能随意挥洒。好像背后有个监工,不让我犯一会儿愣,出一会儿神。多少次,我下决心去纯粹地享受生活,不做事了,可是最终让心里的负罪感占了上风,还是强迫症似的去做事了。为什么就不能随心所欲地挥洒自己的生命呢?

我想,最让我害怕的还是像那些两眼发直、混吃等死的人一样,觉得他们的生活质量等于零,甚至是负数。就像那位一直花很多精力伺候两家老人的女同事所说:人到老了,就剩屎和尿了,什么也没有。拉屎撒尿就是他们全部的生活内容,最糟的是,就连这唯一的一件事还要人帮助,还要拖累别人。人活到这个份上,真是生不如死啊......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