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银河 > 李银河虐恋小说之我们的新大陆

李银河虐恋小说之我们的新大陆

 

                                                   我们的新大陆

 

                                                                    我一想到平淡的爱情,就会马上觉得沮丧起来。你不要净给我平淡无味的爱情。

——哈代

 

                                                               一

 

       我们是一对平平淡淡的夫妻,过着平平淡淡的生活。那天我们俩聊天,他跟我说,他们单位有一个人,每天回家一进屋,马上脱得一丝不挂,他老婆也是一丝不挂,无论冬夏寒暑,他们全都这样。我们俩一起笑了半天,觉得这俩人有毛病。发神经了是怎么的,应当一起去看看大夫。

       我们俩是通过网恋搞上的,先是在网上聊天,越聊越觉得对脾气,后来就见了面,双方都还满意,就结婚了。在别人看来我们属于郎才女貌的一对,但是相当老派。我们从来不做什么出格的事,一切全都是顺其自然,水到渠成。该干嘛干嘛,不该干嘛不干嘛。唯一有点美中不足的是,我们一直没有孩子,也说不清是谁的问题,我们俩人都上医院检查过,都没问题,除了刚结婚时,也不怎么避孕,可就是一直没孩子。对外人,我说是我有问题,他说是他有问题。所以谁也不知道我们俩到底是谁有问题。别人问不出个结果,也就没兴趣再问。日子就这么一年一年平静如水地过去。

 

                                                               二

 

       那是我们32岁的那年——我俩同岁,他比我大几个月。那一天,是我的生日,他回来的比平时都晚,我猜他是给我买生日礼物去了。他进了门,我发现他的表情有点神神秘秘。我从来没见他有过这种表情。

       过生日吃面,这是在论的,我做了一大锅面条,比平时多做了几个菜。他还带回来一个冰激凌蛋糕。我们俩合唱了生日歌,我吹熄了蜡烛,暗自许了一个愿:希望我们的生活发生点变化,太平静了,平静得都有点乏味了。

       这个愿望应验得也太快了点:我发愿的话音没落,就发生了一件事,这件事从此改变了我们的生活,使它变得一点也不平静,也不再乏味,只怕是太不平静了。

       他手拿一个礼品盒,脸上又浮现出那种神秘的坏笑,说:老婆,我给你买了一件生日礼物,你打开看看,是什么?

       我笑着说:什么礼物啊,还那么神神秘秘的?

       我打开礼品盒,笑容立马僵在脸上:这是一条由一把细皮条扎成的小巧玲珑的鞭子。不知为什么我马上想起尼采的那句话:你到女人那里去吗?别忘了带上鞭子。有人说这话是尼采开玩笑说的,不是当真的,可是这话也太脍炙人口了,所以我一下就想起了这句话。

我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说:你没病吧,没发烧吧,这就是你给我买的生日礼物啊,你是不是疯了?

他露出一副死皮赖脸的样子说:老婆,我听说虐恋可好玩了,你配合配合我,让我玩玩行吗?

我说:我配合你,让你玩儿,挨打挨骂的是我,高兴的是你,这也太不公平了吧。

他一改那副死皮赖脸的样子,诚恳地说:老婆,我研究了一下这个虐恋,你也看过《O的故事》,这里面肯定没有不公平的问题,不是谁占便宜谁吃亏的事儿,而是两个人一起玩游戏,又不会真把人打伤。你不觉得咱们的生活太平淡,太没滋没味了吗?

他这最后一句话倒是打动了我的心,这不正是我刚才许的愿吗?在这儿等着我哪。

我勉勉强强答应了他,他高兴得像小孩儿一样。从我们结婚,我没见他这样过。男人都这样吧,一肚子坏水儿,平常压抑着看不出来,假装像个好人似的,时间一长就憋不住了,用以前阶级斗争的时候最流行的一句话:敌人的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

 

                                                        三

 

他兴奋得几乎一夜都没睡,拉着我制定各种游戏规则,什么奴隶怎么做,主人怎么做。我一开始还勉强睁眼听他说,后来就昏昏欲睡了。后来,我突然听他说:老婆,今天是你的生日,我们的协定就从今天开始生效。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奴隶了。

我脑子一激灵,清醒过来了。

他拿起那条鞭子,指着沙发正色道:去到沙发上跪好,主人要送你今天真正的生日礼物:你这辈子的第一次鞭打。

我正在犹豫是不是按他的话去做,他拿出一条不知什么时候准备好的绳子,说:看来,我不得不把你捆起来了,因为你还不够顺从,那就只能采取强迫手段了。说着,他把我拽过去,用绳子把我的双手从背后绑了起来。我没有挣扎,因为我答应了做他的奴隶,也因为好奇,觉得事情开始变得有意思起来了。我从来没觉得他是个有意思的人,现在他突然向我展现出他有趣的一面了,我对他这个人有点刮目相看了。

他拉着我走到沙发前,我们的沙发是那种布艺的大沙发,特别宽大柔软,平常一坐进去,就像陷进一大堆棉花中间了。他让我跪在沙发上,面对沙发背,接着又把我的头深深地按下去,虽然他没使什么大劲,但是由于我的双手是被绑在身后的,我就一点反抗的余地也没有了。这样我的臀部就高高地翘了起来。我试着从旁观的角度看自己,这个姿势的屈辱实在是太明显了。我心里委屈得不行,就大喊起来:我不干了,我不玩这个了。

只听他阴阴沉沉地说:现在说这个是不是有点晚了?

我心里一阵紧张,因为他从来没有用这样的语气跟我说过话。我真的被吓坏了,他心里阴暗的一面开始显现了,他会怎样对待我呢?记得刚谈恋爱的时候,我问过他一个问题:你做过的最坏的一件事情是什么?我必须摸摸他的底嘛。他想了半天,回答说:“我小时候用残酷手段杀死过一只蚂蚱,是活生生地撕掉了它的腿,一直让它疼死的。”我记得当时还想,蚂蚱会疼吗?也许就那么死掉了。这个罪过不算太大,不能因此判定他就是一个残忍的、不善良的人。其实他是一个相当温和、克制和善良的人,我对这一点到目前为止还是相当有把握的。

我正在想这些事,忽然他伸手把我的裙子掀了起来,裙摆几乎盖住了我的头。当第一下打击来临的时候,我并不觉得很疼,只是那鞭子打在皮肤上发出的声音在我听来像炸雷一样响,我第一个担心就是让邻居听到,这是干什么呢?恐惧感和焦虑感压倒了我,鞭打带来的疼痛倒退到次要位置。

他停下手,扔下鞭子,开始抚摸我挨打的部位,他的手与我的皮肤的接触给我带来一种从未有过的难以形容的感觉,痛感和快感杂糅的感觉,这感觉让我想哭。接着,他又做了一件我们结婚以来从没做过的事,他轻轻把我的裤衩褪下,就用这种屈辱的姿势进入了我的身体。没有多长时间,我的快感就来了,从未有过的汹涌澎湃,竟使我不由自主地啜泣起来。他好像受到了惊吓,赶紧把我手腕的绳子解开,紧紧地抱着我,像哄小孩似地说:怎么了,怎么了,宝宝?刚才打你都没哭,怎么现在倒哭了?

我在他怀里哭得更加厉害,我的感觉别说跟他说不清,跟我自己都说不清楚。我说:不是因为疼,肯定不是因为疼。可能是因为快感来的太剧烈了,我以前没有经历过。

这一夜剩下的时间,我们做了一次彻夜长谈。从我们的相识开始,到我们这几年的生活,满意的和不满意的,高兴和不高兴的。他对我的感觉,我对他的感觉。我们将来应当有什么样的生活。到今天为止,我们的生活就像一杯白开水,太寡淡了。我们不要白开水,我们要浓茶和烈酒。西方人把夫妻间寻常的性生活比作冰激凌当中香草味的那种,叫做“香草味的性”,意思大概就是指的味道平淡,是多数人都喜欢的大路货吧。我们决定在这短暂的人生中去做一次探险,看看我们的生活除了香草味,还能拥有什么样的味道。

这次彻夜长谈,彻底改变了我们俩的生活。

 

                                                        四

 

我们俩都是白领,工作很忙很累,有时不能按时下班,谁回家早谁就做饭,实在不想做了,就去下小饭馆。既然我成了他的奴隶,是不是所有的家务活都得我干了?他不是主人吗?这可不行。于是我们俩商量好了,除了游戏时间,其他一切照旧。

这天晚上,我回家晚了。一进门就闻见烧带鱼的味道了。我最喜欢吃他做的烧带鱼了。他已经摘了围裙,坐在桌边了,可是桌上没有菜,他怎么没把菜摆桌上呢?

我正在纳闷,只听他说:那个小奴隶,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呀?主人已经等得不耐烦了。还不赶紧上菜。

我一听就乐了。看来今天晚上的游戏提前开始了。我赶紧进入角色,回卧室去换上我们专门去选购的像戏服一样的他心目中奴隶该穿的衣服,一套非常暴露的超短制服裙装。然后到厨房去把菜一一端到他面前,在桌子上摆好。我刚要在他对面坐下来吃饭,忽然听到他说:跪在这儿。他指指他的右后方的地毯。为了不至于把我弄伤,我们特意去商场买了一块很厚很厚的地毯。他的指令让我很意外,虽然进入角色了,但是我还很不习惯这个角色。

他就那么一个人津津有味地在那儿吃完了这顿饭。我跪在一旁肚子饿得咕咕叫,可是只能干瞪眼看他吃,心里不由得又生气,又委屈,眼泪都快下来了。

他吃完,对我说:你现在可以吃饭了,限你20分钟吃完饭,刷完碗,到卧室来。说完,他就起身到卧室去了。

我默默地起身,一个人坐在桌边吃饭,越想越委屈,喉头发堵,怎么还吃得下去。我胡乱吃了点饭,就去厨房收拾刷碗,由于总是走神,哪里还能注意看时间。收拾完了,我走到卧室前,按我们约定好的规矩敲门,赶紧用手背抹去眼角的泪。

只听他说:进来。声音相当严厉。

走进卧室,他坐在沙发上,盯着我看了半天(他有没有发现我哭过了?),严厉地说:你比规定的时间晚到了四分钟,你要为此受到严厉的惩罚,不然以后还会这样违背主人的命令。去拿鞭子,把它递给我。

我去墙上摘下鞭子(他特意在墙上显要位置钉了一个钉子,把鞭子挂在上面,说是为了有一种威慑力),按规矩跪在他的面前,低声说:请主人惩罚您的奴隶。

接着我起身趴在了床上。

他拿着鞭子走过来,对我说:自己把裙子掀起来。

我把裙摆向上拉到腰间。他开始挥鞭。一边打一边问我:你以后还敢不敢不听主人的话了?

我发了倔脾气,咬牙不回答他。

他下手越来越重,我的眼泪已经再也止不住了。直到我哽咽着说出:不敢了,他才停了手。

他上床抱住我,吻着我的眼泪说:你被原谅了,我的小奴隶。可是你再也不能违背我的意志,记住了吗?

我说:记住了。

然后我们做爱。我发现,只要哪天我们玩这个游戏,他就特别威猛,而我的快感也特别强烈。我们有点上瘾了。

 

                                                        五

 

后来,我们发展到每逢做爱,一定要用这种游戏作为前戏,否则俩人都不能尽兴了。我们常常编一个小小剧本,其实就是一种场景,一种角色扮演,没有台词,全部现场发挥。什么监狱长和囚犯呀,老师和学生呀,军官和士兵呀。我估计再过几年,我们俩都能上孟京辉那儿当演员去了,没准还能当编剧,不过肯定编不过廖一梅去。我们俩因为有这个小秘密,好像从普通的夫妻,变成了一对心照不宣的共谋罪犯。我们俩的关系由于这个不可告人的秘密,变得比许多夫妻和比我们以前都亲密了许多。我们的生活真的不像过去那么平淡了,我们发现了一个新大陆。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