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银河 > 论无所事事

论无所事事

       不劳动者不得食。这是自从各国都否定了贵族制度之后人们普遍认同的一个价值。资产阶级革命铲除了社会上有一小撮人可以从出生到死去完全无所事事的特权,要求所有的人都参加生产劳动,即使资本家本人也是要辛辛苦苦去把资本挣到手,有的通过体力劳动(很多出身贫寒的资本家),有的通过脑力劳动(经营管理类劳动)。到社会主义革命之后,就连资本家的劳动都不算劳动了,他们的财产被剥夺,成为一个工薪劳动者。即使后来又允许办私企了,那些私企和国企的高管也都不是无所事事之人,他们所从事的经营管理类工作往往比一般员工还要辛苦些。像比尔盖茨和李嘉诚这样的世界首富,也不是无所事事之人。

       有一种说法:世界上的优秀艺术品都是无所事事的人创造出来的,比如说贵族。古代的贵族成天无所事事,所以就别出心裁地创造出一些美和有趣的东西。他们活得百无聊赖,所以会挖空心思到处去找乐子,找着找着就发明出一些有趣的游戏,比如写小说。

       这一说法是拿得出一些证据的,比如普希金、托尔斯泰就都是贵族,他们从出生就可以不愁衣食,可以无所事事,有大量的闲暇可以写作。但是这一理论无法解释许多出身贫寒的作家,比如陀思妥耶夫斯基,他写了《穷人》,虽然高雅的艺术圈奚落他的作品有股子“汗酸味”,但是谁也否定不了他在世界文学史中的地位。

       在我们这个没有贵族的社会,无所事事的地位是需要争取的,比如退休是在终生劳作之后,有钱是在辛苦挣钱之后。比较奇特的是,在我们国家,就连文学艺术的创作有时也能成了工作,比如作协的“专业作家”,由政府从纳税人的钱里拿出一部分,给他们发工资,作为他们文学艺术创作的报酬。缺点是这样的作家艺术家缺少自由,作品必须受到严格审查,所以中国总是拍不出韩国那样好看的电影。

       在人已经到达了可以无所事事地生活的地位时,多数人并不会真的选择无所事事。原因在于不忍看时间白白流逝,不愿让生命完全虚度。虽然明知虚度还是“实度”最终会殊途同归,没有区别,但是虚度比较郁闷,找点事做比较快乐。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