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银河 > 扫黄的两大难点

扫黄的两大难点

    最近见到广州副市长谢晓丹答记者问,谈到了扫黄的两大难点:一个是网络招嫖;另一个是“半套服务”。

    他提到,“近些年网络隐性涉黄活动日益突出,去年全市共查处网络招嫖342起,同比上升26.2%。由于网上涉黄活动摆脱了时间和地域的局限,具有隐蔽性强、取证难等特点,而公安机关管控技术手段还比较落后,在网上电子证据提取、固定,网上作战手段运用、法律认定等方面仍处于初步探索阶段,导致网络涉黄案件的侦破成本高,侦破难度大,打击力度弱。”

    这番话一看就出自基层非常敬业的领导干部,他们敬业爱岗,熟悉下情,摸到了性服务业的要害。根据社会学对地下性产业的调查,在互联网时代,由于咨询技术匪夷所思的长足发展,性服务业已经从传统的定点方式大规模转向个体化的网络招嫖。这种方式的性交易,不必通过传统淫媒找到顾客,也不需要一个固定的场所接待顾客,变成了通过网络手机中大量的交友软件寻找顾客,私下交易。对于这种交易方式的捕捉打击必定只能挂一漏万,要百分之百扫清已经在技术上成为不可能。

    我们可以具体设想一下,现在有多少交友网站,微信陌陌上有多少朋友圈,如果把它们一一清查一遍,需要多少警力?即使把出现招嫖字样的信息一网打尽,还有没有写明是招嫖,只是作为交友互相联系上的两个人,他们在见面之后才口头商定交易价格,这样的人怎么能抓到,要想把他们一一抓捕归案,需要多少警力?再退一万步说,我们把所有这些打交友之名行性交易之实的人全都一一抓捕归案了,可是审案时,他们俩一口咬定是交男女朋友,交易费用是男的给女的买礼物用的,俩人将来很可能会结婚,我们又怎么能够证明这钱就是嫖资,不是买礼物用的,而且这俩人将来根本就不可能结婚?就凭我这个“设想三部曲”,所有的网络扫黄难道不是做无用功拿纳税人的钱打水漂玩儿吗?这些警察的工作报酬难道不是来自纳税人的血汗钱吗?怎么可以这样滥用呢?

    由于新一轮对涉黄场所的打击,可以预期性服务业从定点的集体活动向无法捕捉的个体活动这一转型将会进一步加速。这是扫黄的一大难点,而且可以说是完全无解的。

    谢市长提到的扫黄的第二大难点是“半套服务”。他说:“广州的情况其实还是不错的,以前一说去东莞玩大家就会联想,但很少有人会说来广州玩。广州的情况还有点不一样,比如在白云区,有大量外来人口,因为有需求,所以滋生了一些廉价的性服务,有些还不是法律意义上的卖淫犯罪,比如打飞机。此外,省高院和公安机关对‘半套’性服务行为的法律界定问题尚未明确,也对警方的行动造成了困扰。”

    这个说法让我想起此前不久的一个案例:有洗浴中心老板因组织卖淫被判五年徒刑,上诉时,律师死扣法律条文,提出该洗浴中心只有打飞机服务,没有性交服务,因此组织卖淫罪不成立。老板上诉成功,无罪开释,还因属错案获得国家赔偿。这个案件就是所谓“半套服务”的案例。

    从性学角度看,阴茎阴道交和手交口交肛交都属于完整的性行为,只是形式不同而已,只惩罚阴茎阴道交,不惩罚其他形式的性行为,是不合逻辑的;但是从另一角度分析,做这种细分也有一定道理,就像没有插入的强奸只能算强奸未遂一样,如果把只有口和手的接触没有生殖器接触的行为都认定为强奸,那在罪行的认定上也会产生问题。

    可以预期,由于各地扫黄力度的加大,性服务业为了规避惩罚将加速向网络个体招嫖和半套服务方式转变,而且从技术上说,完全肃清是根本无望实现的目标,所有的扫黄行动只能沦为表面文章,隔靴搔痒。性服务业的真正内容还会继续存在,性服务业的痒处还是没有搔到。

    我的意见:与其做这些表面文章,隔靴搔痒,浪费纳税人的钱,不如去做点实实在在的工作,比如办个妇女学校,让那些想改行的性工作者学些其他的谋生技能;再比如给性工作者发发安全套(百分之百安全套工程,泰国防治艾滋病的成功经验),为他们提供体检服务,治疗性病,以期减缓性病的传播速度。

了解抗疫现场,参看财新“万博汇”:

推荐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