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银河 > 在人们的诅咒声中兴高采烈地赴死

在人们的诅咒声中兴高采烈地赴死

多次被传死讯。90年代末,有了一辆富康车。那时,单位还少有人有私家车。忽一日,接到大姐电话说,听说你出了车祸,你没事就好。201417日,接到一封匿名电邮,全文如下:银河老师,海外盛传您在威海心脏病突发,确有此事?大家十分关心您的健康,急盼您的回复!

分析此类传闻的成因:一是担忧,一是嫉妒,一是诅咒。

一些人真心看重我,关心我。一段时间,自己一人在小城隐居,身边无人照顾,所以引得有些人担心我的健康出问题。对于来自这种担忧的传言,我心存感激。

一些人是出于嫉妒之心。源此的传言令人感到厌恶。但是聊以自慰的是,此类来源也无形中提供了一个证据,证明我的生活中的确有了点什么让人嫉妒的东西,无论是实的(如私家车)还是虚的(如名望),在厌恶之外可以窃喜。

还有人是通过此类传言诅咒。源此的传言令人感到不寒而栗。知道自己的一些言论如此遭人憎恶的确是始料不及的,也是惊心动魄的。我想,由于我的无神论立场,会激怒一些狂热的教徒;由于我为性少数族群张目,会激怒一些歧视心重的人;由于我挑战了传统道德,会激怒一些卫道士。他们希望我横死。(记得一条博客跟帖有这样激烈的话:如果法律没有规定不能杀人,我真想一刀捅死你。)在心寒的同时,这种反对之声也激发了我的斗志和追求真理的勇气。

生命有人赞成有人反对才精彩,我并不羡慕所有人都说好的人。俗语说:千夫所指无疾而死。难道我已经成了千夫所指之人?鲁迅曾说: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如果我的宿命是做一个挑战习俗的战士(就像尼采的豪言壮语:我是炸弹),那就让我在人们的诅咒声中兴高采烈地赴死吧。

了解抗疫现场,参看财新“万博汇”:

推荐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