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银河 > 朝鲜事件的感触:庆幸,后怕,深思

朝鲜事件的感触:庆幸,后怕,深思

朝鲜的张成泽事件震惊世界,在21世纪还能够看到前苏联1937年党内大清洗事件的重演,看到中国1966年文革大清洗事件的重演,真是三生有幸。

       我之所以感到庆幸,并不是幸灾乐祸,而是因为此事发生在别的国家,而不是发生在中国。我们可以像看一出悲剧(也许是闹剧)那样,舒舒服服坐在剧场里旁观,而不必亲身遭受朝鲜人民所遭受的惨烈。想当初,刘少奇遭到批判,直到被残害致死,全党共诛之,全国共讨之,我们从中感受到的无奈,愤懑,不平,惊恐,如今在中国总算成了历史,像噩梦醒来,发现现在不是这样了,那种轻松愉快和释怀的感觉被朝鲜事件从深埋的记忆中勾起,深为中国的进步感到欣慰。

问题了:没有为政治权力的竞争和形成提供一个合法的渠道。在民主政治中,各种政治力量可以有个合法的公平的和平的竞争渠道,而在专制政治中,没有这个合法竞争的平台和空间,所以就是这样的血雨腥风,就是这样的你死我活。从这个意义上,朝鲜事件为我们的政治改革点出了方向:那就是从专制走向民主。 借鉴自身的历史,参看朝鲜的现实,我们就能更加清醒地看到中国政治改革的方向和路径,避免重蹈覆辙。

       第二个感觉是后怕。同样的事情,同样的做法,同样的话语,同样的手段,离我们而去才仅仅三十年时间,能不后怕么?如果中国没有改革开放,否定文革,那我们还不是像朝鲜人民正在经历的那样血雨腥风水深火热吗?至今还有人在鼓吹要搞二次文革,要回到三十年前,证明社会进步还是步履蹒跚、阻碍重重的。只要一不留神,走错一步,就有可能回到噩梦中去。在这个意义上,朝鲜事件为我们敲响警钟,使我们进步的脚步更加坚定。

朝鲜的张成泽事件震惊世界,在21世纪还能够看到前苏联1937年党内大清洗事件的重演,看到中国1966年文革大清洗事件的重演,真是三生有幸。 我之所以感到庆幸,并不是幸灾乐祸,而是因为此事发生在别的国家,而不是发生在中国。我们可以像看一出悲剧(也许是闹剧)那样,舒舒服服坐在剧场里旁观,而不必亲身遭受朝鲜人民所遭受的惨烈。想当初,刘少奇遭到批判,直到被残害致死,全党共诛之,全国共讨之,我们从中感受到的无奈,愤懑,不平,惊恐,如今在中国总算成了历史,像噩梦醒来,发现现在不是这样了,那种轻松愉快和释怀的感觉被朝鲜事件从深埋的记忆中勾起,深为中国的进步感到欣慰。 第二个感觉是后怕。同样的事情,同样的做法,同样的话语,同样的手段,离我们而去才仅仅三十年时间,能不后怕么?如果中国没有改革开放,否定文革,那我们       朝鲜事件的第三个影响是令我们这些过来人深思:历史上已经上演过多次的悲剧为什么还会在朝鲜重演,他们就不嫌重复,不怕被人讥为抄袭吗?党内斗争就斗争,清洗就清洗,总是用那一套让人耳熟能详的老词,什么反党啊,什么背叛啊,什么非组织活动啊,就不嫌烦吗?这套说辞在苏共二十大赫鲁晓夫秘密报告一发布时就已经破产了,在文革结束刘少奇一平反时就已经破产了,现在还拿来说,太无新意了吧。引人深思的是:为什么要故伎重演,老调重弹,是不是除此之外没有别的办法为这种事命名?这就暴露出体制问题了:没有为政治权力的竞争和形成提供一个合法的渠道。在民主政治中,各种政治力量可以有个合法的公平的和平的竞争渠道,而在专制政治中,没有这个合法竞争的平台和空间,所以就是这样的血雨腥风,就是这样的你死我活。从这个意义上,朝鲜事件为我们的政治改革点出了方向:那就是从专制走向民主。

       借鉴自身的历史,参看朝鲜的现实,我们就能更加清醒地看到中国政治改革的方向和路径,避免重蹈覆辙。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