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银河 > 虐恋故事新编:打金枝

虐恋故事新编:打金枝

打金枝

美像鹤鸟一般高声啼叫,那声音使天地一振,但旋即消失。

——三岛由纪夫

      郭暖自从当了驸马娶了公主之后,没过上什么好日子。人们常说:伴君如伴虎。伴着皇上的女儿过活也好不到哪里去,就像伴着个小老虎。这只小老虎爪子很厉害,牙齿很尖利,动不动还要大吼两声,弄得声震屋宇,让郭暖烦不胜烦,他当初娶到金枝玉叶的欣喜早就被折磨得不剩什么了。要是别的女人,如此凶悍,郭暖早就修理她不知多少次了,要不就是休了她多少次了,可是她是公主,打也打不得,休也休不得,郭暖只能暗自生闷气。

      这一天是父亲郭子仪的寿辰,郭暖按规矩要带公主赴宴,公主说死说活就是不去,郭暖跟她大吵一架,愤怒地摔上门一个人走了。到了父亲家里,全家人都到齐了,只差公主一人。哥哥对他当驸马一直心怀妒忌,见到弟妹没来赴宴,马上冷嘲热讽地说:哎呀呀,咱们家这个媳妇架子可真够大的,父亲的寿宴都请不动她,小弟,你们家的事是你说了算还是她说了算呢?闹不好你天天得伺候她洗脚,还得夜夜跪搓板吧。郭暖气疯了,当场要揍他哥,好不容易被大伙拉开了。

      赴宴归来,郭暖看到公主正在镜子前涂脂抹粉,顾影自怜。公主长得非常美,是百里挑一的漂亮姑娘,眉清目秀,粉嘟嘟的小脸上总是带着纯真无邪的笑容,他们俩的夜间游戏也相当有声有色,公里公道讲,郭暖还是很享受跟她在一起的生活的。只可惜公主太过娇憨,如果再温顺一些就好多了。今天公主执意不赴父亲的寿宴实在是太过分了,让人实在是忍无可忍,如果自己娶的不是公主,怎么能受这样的羞辱。

      郭暖借着酒劲,大叫一声:你给我过来。

      公主回过头,冲着他娇憨一笑说:哎呦,气成这样啦,不至于的吧。

      郭暖一个箭步冲到公主跟前,照着她的脸就是一巴掌。公主被打懵了,一时捂着脸没反应过来。郭暖一不做二不休,一把把公主按倒在床上,左手死死按住她的腰,右手掀起公主的裙摆,开始狠狠地打她的屁股。公主白皙的肌肤很快就在他的大力击打下变了颜色。公主拼命挣扎,踢腿,可是郭暖力大无穷,就是不松手也不停手,公主渐渐不挣扎了,开始嘤嘤啜泣。

      郭暖还是没有停手的意思,公主终于吃痛不过,开始求饶了:是我不对,是我错了……

      郭暖不依不饶地问:你错在哪里?你说出来,我才放你。

      公主一边啜泣一边说:我不该耍性子,不该不去公公的寿宴。

      郭暖这才停了手。他抱起公主,吻了她,并且说:我原谅你了,你以后绝对不能再犯,听到了吗?

      公主含泪点头。

      郭暖用手抚摸着公主被打痛的部位,对她说:你是一个很漂亮的姑娘,你就不能乖一点吗?你就不能小鸟依人一点吗?你知道,如果你再乖一些,你将是多么完美多么可爱吗?你以后能乖乖的吗?

      公主感到郭暖的手的抚摸让她动情,但是她还是委屈得不行,从小到大,还没有一个人打过她,就连父王和母后都没打过她。

      在床的另一侧,郭暖已经入睡了。公主还在默默流泪,反省自己一阵,又委屈地哭一阵,直到后半夜才睡着。

 

      第二天一早,公主觉得无论如何还是咽不下这口气,就跑到父母那里去哭诉了丈夫的暴行。皇上听了听事情的缘由,明知是女儿亏理,还是故意吓唬她说:那我把郭暖给斩了吧。公主一听父王要斩郭暖,反倒吓得没了主意。正在这时,只见郭暖被公公郭子仪五花大绑送来给皇上处置。公主见到夫君委屈的样子,马上心软了,求父王免了丈夫的罪,母亲也劝公主应当做个孝顺的好媳妇,不要耍骄横的小脾气。结果皇上不但没有处罚郭暖,反而加封了他,全家人高高兴兴回到了家里。

      晚上睡觉时,郭暖故意背对公主,不理睬她,也不碰她。公主自知理亏,对丈夫说:人家都认错了,你怎么还是这么冷冰冰的?

      郭暖说:我怎么知道你以后还会不会再犯?

      公主撒娇说:我都说了不会再犯了嘛,你就大人不记小人过了嘛。

      郭暖说:为了证明你的诚意,你必须接受我的责罚。

      公主说:还要罚呀,不是已经罚过了吗?

      郭暖说:你不是情愿受罚的,还去皇上那儿告我,我要你诚心诚意地受罚。你乖不乖?不乖我以后绝不会再理你了。

      公主小嘴撅得老高,悻悻地说:怎么罚?

      郭暖说:趴在我腿上。

      公主只得乖乖地伏在郭暖的腿上。

      郭暖撩起公主的亵衣,先是长时间地抚摸她的臀部,公主这个部位长得非常之美,浑圆,柔软,肤色雪白。在郭暖的抚摸之下,公主已经感觉到小腹一阵阵温热,开始娇喘起来。接下来,郭暖开始挥手打她的屁股。第一掌下去,公主白皙的皮肤上立即印上了一个红红的手印。公主吃痛,扭动身体,想躲开下面的打击,但是郭暖用左手死死压住公主的细腰,她完全动弹不了。郭暖打了她第二下,第三下,公主开始低声啜泣。郭暖打了她很长时间,公主的哭声越来越高,开始求他停下来。

      郭暖一边打一边问公主:以后听话吗?

      公主说:听话。

      郭暖说:以后乖乖的吗?

      公主说:乖。

      郭暖这才停下手,吻了公主,并且很温柔地跟她做了爱。做爱之后,临睡觉之前,郭暖再次温柔地长时间地抚摸了公主被责打的部位。整个过程中,公主一直在轻轻地呻吟,不知道是因为痛楚,还是因为快乐。

 

      自此之后,只要公主耍小脾气,郭暖总会采用同样的手段使她就范,公主越来越能从这种责罚中感受到丈夫的宠爱,有时竟会故意去犯点小错给丈夫的责罚制造借口。小夫妻俩自此甜甜蜜蜜,恩恩爱爱,直到终老,再也没有闹过矛盾,成为一对载入史册的模范夫妻。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