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银河 > 薄案思考

薄案思考

薄熙来案宣判了,读了李庄文章《济南宣判》,不得不重新想一下这件事。跟李庄在一个会议上坐一桌,算有一面之交。原来只知道他是个涉案律师,没想到他是这样有思想的一个人。

    薄熙来案发之后,经过了一开始的惊心动魄,到他被捕审判,我一直带着看戏的心情:一开始就像看好莱坞动作大片(奔逃领事馆,军车围追堵截),后来是庭审类型片(写法庭审案的电影也早已像侦探片、悬疑片、恐怖片一样成为一种类型)。薄熙来在法庭上突然抛出自己戴绿帽的情节,的确有相当的戏剧元素,以致有外媒专门打越洋电话来采访,问我有什么看法。我说:能有什么看法呢?不过是一点私生活的事情,对他的犯罪事实和审判应当没什么影响吧。照李庄的看法,这是薄熙来想博得人们同情的做法,因为国人全都爱同情弱者,被戴绿帽当然也是一个值得同情的事情。

    以前薄熙来在重庆搞“重庆模式”的时候,我曾经写过一篇博文赞扬,因为一直在关注国内左右两派的论争,我对两派的基本看法是:左派社会主义成分多些;右派资本主义成分多些;前者强调缩小贫富差别,救济穷人;后者强调经济自由,鼓励人们发财致富。如果国家要发展得好,没有资本主义成分就没有效率,没有社会主义成分就没有公平。重庆模式在我当时看来就是在国家发展中比较强调社会主义成分的一种模式。当时我那篇博客一发,马上接到许多“右派”朋友的警告:重庆在践踏法制,唱红也搞得离谱。有人给我发来一个重庆在建的毛泽东巨型雕像照片,照片上一位工人蹲在毛的脚上干活儿,就像在一条小船中。据说这尊雕像耗资500万元,这可是纳税人的钱啊。薄熙来到底要干什么?

    国家要发展得好,当然需要社会主义成分,需要搞福利,需要调整税收政策,需要增加工人与资本将较的收入份额,需要一系列缩小贫富差异的措施,但是不是薄熙来这个搞法。从薄熙来案中应当记取的教训除了他个人的贪污腐败之外,还应当有以下几点:

    第一点是绝对不能违反法律。打击黑社会只能通过合法的途径,不能用肉刑屈打成招,这样不但不能真正肃清黑社会,反而会制造冤假错案。

    第二点是绝对不能搞杀富济贫。缩小社会贫富差异只能遵循法律的原则,保护私有财产者的财产权,经营权。只能用调整一次分配机制(例如用最低工资线之类的办法增加工人工资份额),调整二次分配机制(例如用高额累进税率)这类的办法来缩小贫富差异,而不是用把私人企业家通过肉刑打成黑社会的办法来非法剥夺他们的财富,这是农民起义式的杀富济贫,会造成私人资本的外流,近年来愈演愈烈的富人移民潮就是这种杀鸡取卵做法的恶果。

    第三点是绝对不能重蹈个人崇拜文化专制主义的覆辙。建国后的头三十年,对毛泽东的个人崇拜和文化专制主义愈演愈烈,到文革后期已经弄到积重难返不可收拾的地步,所以才有了后三十年的改革开放,民主法制。重庆的唱红不是简简单单开个文艺晚会唱歌跳舞而已,而是煽动国民重蹈文化专制的覆辙,这是大错特错的。

    我们应当通过薄熙来案,深刻反思历史教训,理性思考国家的发展道路,让我们的国家能够沿着改革开放后基本正确的道路顺利发展下去,避免重蹈覆辙。

      

 

推荐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