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银河 > 做个无神论者

做个无神论者

 

    影影绰绰记得年少时读鲁迅有次讲到醉虾。当虾子面临死亡时,是清醒地去面对还是醉醺醺地去面对更好呢?引申去想,当人面对死亡时,是清醒地去面对还是醉意朦胧地去面对更好呢?无神论者就是选择清醒面对的人,信教的人就是选择醉意朦胧的人。

    时常觉得,无神论者是个头脑清醒到可怕程度的人,所有的事在他心中都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他的头脑就像一个大晴天,连一丝云彩都没有。这种感觉平日倒是很清爽的,只是在面对像死亡这类痛苦异常的事情时,那疼痛感觉与信教的人相比,却是更加尖锐的。残酷的事实以一种赤裸裸的方式,没遮没挡,直不笼统地摆在面前,让人痛苦到必须把眼睛闭上不敢直视的程度。但是没有用,因为心中的眼睛还是大睁着的,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不知能否这样说:无神论者就是那个大睁双眼的人,宗教信徒则是那个闭上眼睛的人。

    世上的宗教各色各样,教义千差万别,但是有一点是共同的:它们像一层薄雾,将可怜、枯燥、丑陋、残酷的现实弄得朦胧一些,让它显得不那么真实残忍,不那么质地坚硬,看得见摸得着。如果人们把这丑陋的现实看得太清楚了,神经脆弱的人会经受不住,神经强悍的人虽然能受得住,但是也免不了精神上的痛苦和折磨。所以无神论者必须具备一副强悍的神经,在看清事实之后,还能不崩溃,还能有勇气继续生活下去。世界上大多数人的神经都没有如此强悍,所以大多数人都是有信仰的,不是信基督,就是信佛,信安拉,甚至信狐仙,信大树,信泉水,所谓万物有灵,泛神论。

    做一个无神论者不仅要双眼圆睁,心如明镜,不仅要有一副铁打的神经,还要经受内心狐疑的折磨。因为对这个世界,科学能够解释的只有十分之一,也许只有百分之一,更多的事情科学的解释力达不到,人类的智力也达不到,无法真正了解和解释。比如暗物质,比如灵魂的重量(美国一位科学家的实验证明,人死去的瞬间,体重减轻21克,他认为这是灵魂的重量。但该实验可重复性差,被质疑)。基督教士们对于灵魂有重量的发现欣喜若狂,好像这是神的存在的证据(既然灵魂存在,神就存在),但是即使灵魂以第四种形式(非固体、非液体、非气体的第四种存在形式)存在,也并不能直接成为神的存在的证据,因为人不是神。

    总之,作为无神论者,必须冷静地看待自己的存在,不把眼睛闭上,也不把自己灌醉。不管有多少关于天堂地狱的说法,不管有多少关于轮回转世的假说,最有可能的真实状况却是:人像其他有生命的动植物一样,由一些性质和形态略有不同的细胞和身体组织构成,在死后会彻底分解,包括灵魂(如果它确实是一种物质存在的话)在内,彻底消失,重归于无。我相信,熵增趋势是宇宙不可扭转的运行规律,一切终将归于混沌。

 

推荐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