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银河 > 看习近平就职讲话有感

看习近平就职讲话有感

昨天看了新一届领导人的亮相,印象相当不错。

首先,习近平讲话基本脱稿,这在老一辈有个人魅力的领导人之后比较少见。虽然无论领导人有没有个人魅力,权力的本质都是国家机器,但是人们总是更喜欢看到的是人,而不是机器。

其次,讲话朴实无华,没有标语口号,直指民众最在乎的民生问题。说到底,一个国家治理得好坏,还是要看人们的生活水平。无论是哪种政治体制,无论是哪种经济制度,最后还是要落在人民生活水平上,能提高全体国民的生活水平就是好的,有效的;降低国民生活水平就是不好的,无效的。这也是民众最关心的和真正关心的。

再次,重提理想主义口号: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虽然权力最初来自枪杆子,但是如果用它做好事就有了一定程度的合法性。共产党如果能够用手中权力只做好事,不做坏事,或者多做好事,少做坏事,还是会得到人民的拥护。过去做过最大的坏事就是整人,不是批判这个,就是打击那个,文革中挨整的涉及一亿人。以后如果不再轻易整人(只打击刑事罪犯),就可以基本上不做坏事了。做到这一点应当并不太难。

最后,强调反腐,这一点很得民心。中国帝制已经实行数千年,整个社会和国家的运行逻辑都有一大套根深蒂固盘根错节的潜规则(吴思),尽管进入现代社会,也会身不由己往那套潜规则上滑,结果就是贿赂公行,一副病入膏肓无可救药的样子。共产党如果要想有所作为,就要下大决心,下大力气,拿自己的干部开刀,正是习近平所说的:打铁还要本身硬。

我对现状最大的不满在于对思想言论的钳制。记得年轻时看到一本评判苏东体制的书,标题是:不是单靠面包。解决人民的温饱问题确实是最重要的,但是人的生活不是单靠面包就能满足的。艺术家要创作自由,思想家要思想自由,一般民众也需要阅读自由,文化产品的消费自由。可是现行的书报检查制度、影视审查制度、网络管制制度剥夺或不同程度地侵犯了艺术家和民众的这项自由权利。最令人痛心疾首的是,这样做只是出于僵化的意识形态的惯性,完全没有必要,完全没有正面的功能,只是徒惹大家反感。

举个例子,最近我写了本《性学入门》,出版社要求必须删掉其中对卖淫法和淫秽品法的批评,否则无法通过审查。这才是对一个现行的刑法条文提出点异议,为什么就不可以说?即使我的观点错误,错误的意见为什么就不可以发表?不要说讨论一个现行的刑法条文的意见,就是批评整个体制的意见又为什么不可以发表?难道权力就这么脆弱,几句批评就能倒台吗?这么没自信?这么没力量?又不是什么专制独裁专做坏事的政权,有必要这么害怕批评吗?放开言论自由,天会塌下来吗?政权会垮掉吗?不会呀。所以我认为现在对言论的钳制完全没有必要,而且根本违宪(宪法:言论自由权利)。

我最大的希望就是新一届领导人在这方面能够有所作为,不仅给人民面包,还给人民自由满意的精神生活。什么时候章诒和的《往事并不如烟》和冯唐的《不二》不再上禁书单,什么时候从李锐等老一辈革命家到无名小辈的政论书都不再上禁书单,什么时候《断背山》和《东宫西宫》能公演,《色戒》和《白鹿原》能不被乱删乱改,我们的社会才算有了一点真正的进步。

已经21世纪了,我们的言论管制还停留在被马克思批评得体无完肤的书报检查制度的尺度,还停留在清末民初报纸开天窗的尺度,还停留在文革文化专制主义的尺度,对国家、对人民、对共产党到底有什么必要?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呢?

推荐 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