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银河 > 【银河连载】以下几种性压抑理论,你赞同哪一种?

【银河连载】以下几种性压抑理论,你赞同哪一种?

马尔库塞赞同弗洛伊德关于对性自由的某种约束是文明的前提的思想,他也认为,对欲望的约束的内化是个体获得主体性的基础。他与弗洛伊德的不同点在于,他认为,关于物质上的匮乏是永恒的这个假定是错误的。
 
马尔库塞认为,在现实原则背后,存在着一个基本事实,这就是匮乏。在现实原则下,统治的利益要求对人的本能施加额外的压抑。这种秩序褒奖驯服的个体,惩戒越轨的个体,由此建构了整个的社会。性欲与文明的冲突随着统治的这种发展而发展。性越轨行为(如同性恋)以快乐原则的名义反对现实原则。由于同性恋无法繁殖后代,如果对它不加压抑,将不仅危及劳动力的再生产,还会危及人类自身的再生产。超我通过了对本我的非现实冲动的防范,确保了自我在现实原则下的发展。
 
然而,在现代社会中,人类的生活需求已经大大地得到了满足。对劳动力的需求和对人口的需求(保种、人类繁衍)都已经大大地满足了,甚至已经过度满足了——人口爆炸已经成了无法回避的事实。现实原则对快乐原则所施加的主要压抑性的因素——工作日的长度也失去了意义。人口和劳动力都处于过剩状态,人类不再有生育的压力,因此人类性本能(马尔库塞称之为爱欲)也就得到了前所未有的解放。据此,马尔库塞提出:可以把弗洛伊德的“本能压抑-于社会有用的劳动-文明”这一模式转变为“本能解放-于社会有用的劳动-文明”的模式。
 
弗洛伊德曾认为,本能的解放必定会破坏文明本身,因为只有通过克制和工作,也就是通过对本能能量的压抑性使用,文明才能得以维持。马尔库塞则认为,按照同一逻辑,在生存压力不再成为问题的社会发展阶段,秩序将成为美,工作将成为消遣,这是完全有可能的。
 
马尔库塞认为,必须消除文明对人类性欲本能的压抑性控制。非压抑性秩序本质上是一种富裕的秩序。只有富裕的秩序才能与人类的自由相一致。这种非压抑性的文明只能出现于富裕的社会中。
 
这种对非压抑性的本能秩序的看法受到了最不受秩序约束的本能即性欲的检验。非压抑性秩序存在的条件就是,性本能借助其自身的原动力,在变化了的生存条件和社会条件下,在成熟个体之间形成持久的爱欲关系。而这种关系不一定要把性欲纳入一夫一妻的轨道。
 
随着文明的发展,对个人性欲的禁忌相应放松。肉体不再只是纯粹的劳动工具,它重新获得了性欲。这个过程不只是力比多的释放,还有对它的改造,即把它从限于生殖器的性欲改造为对整个人格的爱欲化。人的整个身体都成了性欲的基础,本能的目标不再是仅仅与异性的生殖器接触,多形态的性欲也不再对文化构成威胁。
 
马尔库塞认为,性的重塑是人类历史的主要目标。他认为,性的越轨表明了对生殖、生殖器性行为霸权的反抗,是对被奉为正常的性形态的强烈拒绝。所谓变态的性与压抑相对立,它存在的依据就是快乐原则。性解放的观点表明,从生理学角度证明异性恋是唯一正常的性欲形式已经是不可能的了,传统观念中所谓反常性欲(同性恋、虐恋等)不过是性爱和自我认同的合理表现。对多种性倾向的认同和对生活方式多样性的接纳是相互对应的。(马尔库塞,179)所谓正常的性爱只不过是人们众多生活方式中的一种。性多元主义的目的就是克服性对于我们生活的控制。马尔库塞认为,一个非压抑性的社会应该是性越来越摆脱强制性的社会。(马尔库塞,181)
 
马尔库塞的性变革思想在20世纪60年代后期的性政治中产生了极大影响。他因此被誉为性解放运动的精神领袖。60年代后期的新激进理念、边缘群体(妇女、同性恋、黑人)对资本主义秩序的反抗是马尔库塞思想的具体化。
 
女性主义性自由派的代表人物罗宾也是反对性压抑的一员主将。她认为,在西方的性文化传统中有一种对于性的否定态度。西方文化一般把性视为一种危险的、具有破坏性的、反面的力量。大多数基督教传统,遵循着圣保罗的观点,认为性是一种与生俱来的罪恶。只有婚内以生殖为目的的性和不追求快感享受的性,才有可能赎罪。这种思想又是建立在这样一种假设之上的:生殖器官在身体器官中具有内在的低下性,比精神、灵魂、心,甚至于比消化系统的上半部分 (排泄器官的地位与生殖器官接近) 都要低下得多,远不如后者神圣。这种观念到目前为止已经获得了独立的生命,而不再仅仅依靠宗教而成立了。
 
罗宾认为,西方文化总是对性持怀疑态度。它在理解和评判任何一种性实践时,总是尽其可能采用最坏的术语来表达。性在被证实无罪之前总是被假定为有罪。结果是所有的性行为都被认定为是坏事,除非可以提出使它免罪的特殊理由。最可接受的理由是婚姻、生殖和爱情。有时还可以加上科学方面的好奇心、美学体验或者长时间的亲密关系。但是,性的能力、智慧、好奇心或创造性的实现,全都需要某种借口。而其他种类的快乐,如对于食品、小说或天文学的享用,就不需要此类借口。
 
罗宾一再将性欲与食欲加以比较,以揭示人们在性问题上的错误观念。她指出,在压抑性性观念的长期统治之下,人们有着太过深重的焦虑,女性尤甚:女性对自己的欲望感到羞耻,对性自由感到恐惧。性的法律与宗教态度相辅相成,它们都认为,非婚的非异性恋的性是极度可耻可恶的罪恶,应当受到最严厉的惩罚。在许多欧洲国家和美国的历史上,仅仅一次出于自愿的肛门插入行为就可以判死刑。在某些国家,直到今天,肛交仍要判20年徒刑。在价值观或行为方面的一点点与众不同,往往会被当作天大的威胁。虽然人们在看待什么是恰当的饮食方式的问题上也会不耐烦,也会愚蠢,或者具有强迫性,但是食谱的差异很少能够像性趣味的差异那样,激起那么多的愤怒、焦虑和纯粹的恐惧。这一切在罗宾眼中就是性的压抑。
 
性学家凯查杜里安认为,在性与社会稳定的关系上,试图约束性爱的社会力量有两个基本观点。第一,对性的宽容会导致性放纵,它侵害家庭,破坏社会结构,消弱国家力量,并使社会解体。第二,无节制的性行为会消耗掉人们本可用于建设和创造的精力。一种政治体制越具有控制力,越倾向于独裁,那么它就越缺少对性的宽容,反之亦然。
 
在福柯之前,性压抑理论一直在性学中占据主导地位。无论是认为性压抑是文明进步所必须付出的代价,还是认为在富足的社会可以解除性的压抑,性压抑的存在是从来没有人怀疑过的。

了解抗疫现场,参看财新“万博汇”: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