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银河 > 【银河连载】弗洛伊德:性的压抑是人类为文明所不得不付出的代价

【银河连载】弗洛伊德:性的压抑是人类为文明所不得不付出的代价

 

在人类社会中,性的完全自由是从来没有过的。人的性欲冲动总是不得不受到各种各样的压抑。在压抑最严厉的时候,人的这一冲动只能跟一个特定的人(如配偶)在一个特定的地点(如卧室)在一个特定的时间(如夜晚)以特定的方式(如传教士式)为了特定的原因(如生殖)才能得到宣泄。在这种情况下,同特定的人之外、在特定的地点之外、在特定的时间之外、在特定的方式之外、因特定的原因之外的性活动将会受到法律、道德、习俗的惩罚。这就是性的压抑。
 
人类的性行为会受到法律、习俗等形形色色的社会规范的制约,通过性的社会化,人们学到了与所属的文化相适应的性价值观念和行为方式。社会不仅关注人们的性行为方式,而且其规范渗透到私生活的缝隙之中。来自道德传统、法律和社会舆论的性价值观念起到两种作用:行为指导和社会控制。除了内在机制如犯罪感和羞耻感的作用之外,文化制度和习俗也通过外在的方式控制着人们的行为,例如在大多数社会当中,人的性活动都要受到婚姻制度的制约。
 
在不同的社会和文化当中,控制人类性活动的这些规定有不同,有些更严厉一些,有些较为宽松。例如,在西方一些国家,两个同性别的人可以结婚,这两个人就可以互为法定的性对象;在有些国家,同性关系非法,与同性的性关系就要受到法律或社会舆论的惩罚。在不同的时代,这些规定也有不同,有时更严厉一些,有时较为宽松。例如,在宋明时代的中国,女性在丈夫死后不得再嫁,必须守节,她们的性需求受到严厉的管制和压抑;而在当代中国,寡妇再嫁的压力就小了许多。
 
有关性压抑的理论存在着一个论争和演变的过程,其中最重要的论点来自弗洛伊德、马尔库塞和福柯。
 
弗洛伊德是最早提出性压抑这一说法的人。他认为,性的压抑是人类为文明所不得不付出的代价。在他的本我、自我、超我理论中,本我相当于原始的冲动,一种没有经过压抑的性欲,也是一种从人的身体和精神深处生发出来的原始的生命力,这种冲动必须由社会这个超我来加以规范、压抑,这样才最终形成了一种能够适应社会生活的自我,这些自我和睦相处,形成一个文明的社会。他认为,为了社会的利益,个人必须限制或压抑自己的快乐。这种压抑表现在两个方面:一个是维持社会的性秩序;另一个是增加人的生产力,其途径是通过将性的欲望和充动升华到艺术、商业和智力的活动中去。
 
在弗洛伊德版的性压抑理论中,升华理论占有重要的地位。他指出:伴随文明而来的种种不满,实乃性本能在文化压力下畸形发展的必然结果。而性本能一旦受制于文化,没有能力求得全盘的满足,它那得不到满足的成分,乃大量升华,缔造文明中最庄严最美妙的成就。如果人类在各方面都能满足其欲望,又有什么能催促他把性的能源转用在其他地方呢?他会只顾着快乐的满足,而永无进步。(弗洛伊德,143-144)由于论证了压抑的合理性,弗洛伊德的升华理论被批评为富于清教主义气息的信仰。(罗洛梅,66)
 
弗洛伊德在他创造的性压抑理论中提出了快乐原则和现实原则这对概念,并且认为,从快乐原则到现实原则的转变是动物性的人转变为人类的唯一途径。从心理机制上解释,快乐原则对应于无意识;现实原则对应于意识。由快乐原则统治的无意识所追求的只是获得快乐;现实原则则是对社会生活的适应。人类在快乐原则的支配下所依赖的是动物性的内驱力,随着现实原则的确立,他变成了一个有机的自我。 
 
在人的成长过程中,快乐原则被现实原则代替,这是一个巨大的创伤事件。弗洛伊德认为,这样的事件不是一次性的,它在人类和每个个体的历史中屡屡出现。从社会发展史看,这类事件最早出现于原始部落,在那里,父亲垄断着权力和快乐,并强令儿子克制。从个体成长史看,这类事件则出现在幼儿期,父母及其他教育者强令幼儿屈从现实原则,不能随心所欲。各种机构的制度都是现实原则的表现。在个体成长层面,被压抑的个体从孩提时期向一个有意识的社会生存状态发展;在社会发展层面,压抑性文明从原始部落向组织化程度更高的文明国家发展。这两个层面是相互联系的。
 
弗洛伊德认为,持续至今的原始而永恒的生存竞争造成并维持了现实原则对人的生理本能的压抑,它证明了压抑的合理性。生存竞争是永恒的,快乐原则与现实原则的对立也是永恒的。
 
在弗洛伊德的理论中,快乐原则和现实原则不可避免地要发生根本的冲突。他认为,这种冲突是由普遍的匮乏、生活窘迫和生存战争引起并维持的。生存竞争对本能的压抑主要是因为缺乏足够的手段和资源以满足本能的需要。因此,现实原则和快乐原则的矛盾是不可调和的。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