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银河 > 在西方传统社会,人们对女性与性的关系有一种特别的看法

在西方传统社会,人们对女性与性的关系有一种特别的看法

在性与性别的关系中有一个引起长期争议的命题,那就是:男尊女卑的社会不平等是由女性的性状态造成的。这种说法将女性在男权社会中处于劣势的原因归咎于女性的性状态。在西方传统社会中,人们对女性与性的关系有一种特别的看法,例如1903年,英国名人温宁格(Otto Weininger)说,性兴奋状态是女性生活中的颠峰时刻,女性全身心地投入性事,投入快感与生殖的领域。同丈夫与孩子的关系是女性全部的生活内容,而男性则除性之外还有另外的生活。(Bland and Doan,253)
 
从性推演到情,男权社会将女性的生活领域圈定在性与爱的范围内。这种传统观念认为,爱情在异性恋关系中有着重要的地位,女性除了比男性更看重性之外,也比男性更看重爱情。性与爱对于男性只是生活的一项内容,但是对于女性却是生活的全部内容。
 
19世纪的性学家埃利斯认为,男女社会角色的区别有生理学基础,有一些品质与女性的生育能力相关,如羞怯、易受感动性、同情心、母性本能、献身精神、情感接受性。他将女性的特征概括为以下五种:体力弱、性冲动的选择性、家内活动、卖淫和母性。(Bland and Doan, 17)他使用的一个最具毁灭性的词语是,女性的大脑在某种意义上是在她们的子宫里。当他将怀孕说成是女性的命运时,他说:女性被抬高到了超越普通人的地位,成了放置一个价值连城的珠宝的首饰盒。(转印自威克斯,56)这正是那个时代和社会对女性与性的关系的传统看法。
 
可是在当今世界上,在女性普遍参加社会劳动的现代社会中,女性决不会不关心性爱之外的事情,男性也并不像持这种观念的人所认为的那样不喜欢性爱。对于属于私领域的性和爱情,男性的关注和投入并不比女性稍差。性和爱仅仅是女性的领域这样的看法也不再适用,社会劳动和各种创造性人类活动决不再仅仅是男性的领域。
 
在前辈社会学家当中,西美尔是对性爱做过专题研究的。他的性别观念虽然还没有超越那种虚构的男女有别的思想藩篱,但是他对双方的评价对女性更有利,这种观点出现在一个男权的社会中是难能可贵的。他认为,男性迷恋女性纯粹的性感,同时又追求超越欲望的、精神的、绝对的形式。与此相反,女性保持着自我满足,她的世界指向自身的中心。就这一点而言,西美尔认为,女性可以被称为真正的人类(authentic human being),男性则是一半野兽、一半天使(half animal half angel)。
 
西美尔认为,女性是一个自身中心化的存在,她的冲动和思想紧紧地集中于一个点或几个点,并能被这些点直接地刺激。男性与此不同。男性更加分化,他的兴趣和活动更加客观。劳动分工使男性从人格的全部和内部分化出来。在现代社会,男性是分化的,而女性缺少分化。缺少分化并不意味着缺陷和低下。相反,它是女性积极的存在方式,并和男性的分化状态一样拥有合法性。
 
西美尔认为,在拥有对方的欲望中,女性是爱的客体,男性是爱的主体。客体倾向于刺激主体产生快乐。调情的主要特征是女性对男性既追求又拒绝的态度。它在一定程度上表达了调情中女性对男性的权力和自由。也就是说,虽然男性是调情中的主体,但是女性也不是完全被动的客体。西美尔的调情理论虽然也像传统观念一样将女性放置于客体地位,放置于私领域之中,但是他对女性地位的评价比传统观念要高,即女性并不会因为留在私领域而变得不如男性完美,她甚至会因此变得比男性更完美,更回归自我。正是在这一点上西美尔的理论引起了当代女性主义的重新关注和评论。
 
在性的关系中,男女两性谁是主体、谁是客体、谁主动、谁被动是性别权力关系的反映。布尔迪厄认为,性的弱势群体有一个性别维度,即女性相对于男性的弱势地位。倘若性关系表现为一种社会关系,这是因为性关系是通过主动的男性与被动的女性之间的基本区分原则形成的,而且这个原则建立、组成、表达和支配欲望。其中男性的欲望是占有的欲望,是色情化的统治;女性的欲望是被男性统治的欲望,是色情化的服从;或者,严格来讲,是对统治的色情化认可。(布尔迪厄,25)
 
激进女性主义的观点与布尔迪厄的客观描述有相似之处,只是更加激烈,对现状带有更强烈的批判性。它将性活动和异性恋性关系本身视为男性权力的表现。
 
激进女性主义者对于20世纪60年代的性解放运动并不是全盘肯定的,她们当中有这样一种观点,即60年代对女性性规范的宽松是将由男性界定的性解放强加在女性身上的反映,性解放并不等同于女性的解放。
 
在女性主义内部,在性问题上长久以来就存在着自由派与保守派的激烈交锋。19世纪早期的女性主义对女性的性就抱着矛盾的态度,强调性的危险性,认为应当加以控制。当时她们提出的口号是妇女投票,男人贞洁。换言之,她们并不希望让女性的性与男性看齐;而希望让男性的性与女性看齐。而性自由和开放论者则强调女性的性权利和性自由。女性主义内部在性问题上的分野和论争一直延续到今天,并且有愈演愈烈之势。

了解抗疫现场,参看财新“万博汇”: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