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银河 > 优生学与纳粹种族灭绝的残酷实践 我们该如何正确理解?

优生学与纳粹种族灭绝的残酷实践 我们该如何正确理解?

如果说人口学关注的主要是人口的数量问题,那么优生学更关注的则是人口的质量问题。在1860年代,高顿(Francis Galton)创造了优生学(eugenics)一词,目的是为了控制人的生育行为。他认为,资源会越来越少,因此应当使弱者(不能为孩子提供良好的生长环境的人)少生孩子,而整个社会多生健全的孩子。优生学分为积极和消极两种。前者的目的在于增加优良人种,后者的目的在于减少不良人种。优生学是通过精确细致的方法去改良人种生理特点的一种尝试,其所依据的思想是达尔文主义。
 
高顿的后继者彼尔森(Karl Pearson)自称社会主义者,在伦敦大学成立了高顿优生学实验室,致力于将人口划分为不同的肉体与精神类型,将子女的质量与父母的遗传联系起来,反对人类生育行为上的不干预政策,主张政府应进入私人领域,其中包括性、家庭和婚姻领域。这批优生学者在1907年成立了优生学教育协会,1926年该会更名为优生学协会。该协会的主要宗旨可以被分成正面和负面两类:正面目标是鼓励那些社会地位高的、健康的人们生育更多的孩子;负面目标是通过生育控制、绝育手术、隔离、法律禁止婚姻、人工流产等手段,限制有遗传缺陷的人生育,降低平均水平以下的人的生育率,隔离精神病人,使之不能生育,禁止精神病人结婚,以期减少遗传疾病、种族混合等问题。
 
一提优生学,人们就容易联想到纳粹种族灭绝的残酷实践。但是,优生学协会其实是与纳粹保持了一定的距离的。1933年开始实行的希特勒的优生学绝育法是针对犹太人和外族人的,纳粹关注的是德国人口的数量和质量。数量方面是鼓励生育,质量方面是不让犹太人生育。而优生学者虽然主张绝育和计划生育,主张禁止一部分人的婚姻和堕胎,但是他们是反对阶级和种族歧视的。
 
由于避孕法使性交和生育区分开来,优生学观念对性道德的改变造成了一定的影响。其影响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方面,它传播了这样一种观念,即不会导致生育的性爱应当是自由的,不受限制的;另一方面,在对待生育的问题上,要考虑新生儿的质量,寻找那些具有最佳遗传基因的人充当父母。
 
这种优生学的观念起初只是少数科学家的个人道德观,并不为广大社会人群所接受,尤其是它的理论前提与民主社会的平等理念有冲突。因为优生学所依据的假定是,人是不平等的,而这恰恰与民主主义的假设相反。尽管如此,优生学的一些观念已经和正在逐渐推广普及。与传统思想和宗教相比,优生学毕竟属于科学的范畴,它会减少新生儿疾病,从而提高人口质量,减少人类的苦难。
 
与优生学不无关联的还有种族问题。早在19世纪艾利斯就说过:性问题以及建筑其上的种族问题,是未来一代人所面临的最主要的问题。(转引自Bland and Doan, 201)在艾利斯的时代,种族问题其实包括不同的地理、宗教、阶级或肤色的群体,表现为反黑人行动、反犹行动。种族一词是将人按生理而不是按国家分类的观念。在德国、美国和英国的性学家那里,原始种族指的是非洲人、犹太人和亚洲人。达尔文有过这样一个思想:在物竞天择的过程中,人类的性别差异会变得越来越明显,而上述三种人与白种人相比,性别差异不甚明显,因此属于进化不好的人种。用这个标准衡量,妓女、罪犯和有色人种都是退化的过程,不是进化的过程。
 
纳粹荒谬的种族理论是其对犹太人和异族实施政治迫害的依据。法西斯主义的种族理论可以被简单概括如下:每一种动物只能和同类婚配,这是铁的规律;不同种族之间的杂交就是乱伦,等同于猫和狗之间的违反自然的杂交;血统混杂和由之而来的种族水平衰落,是古老的文化奄奄待毙的唯一原因;血缘罪恶和种族亵渎是现世的原罪;雅利安民族是高等的民族,犹太民族是最低劣的民族,是世界的瘟疫;德国精神生活的犹太化正毒害高等种族的子孙后代,因此要从肉体和精神上消灭犹太人;雅利安人决不可以和其他种族的人性交或婚配,因为他们都是低等的;违反者就是严重违反法律,就是严重的犯罪。(赖希,67-74)
 
赖希指出,法西斯主义将自身追溯到希腊灵魂的根源,并且用简单的二分法,把灵魂同种族联系起来:北欧人的性欲渴望是光明的、尊贵的、天堂的、非性的、纯洁的;而'近东人的'欲望则是本能的、恶魔的、性的、狂喜的、性高潮的。(赖希,79)按照这一逻辑,法西斯主义者把性连同堕落、肮脏、庸俗的文化标签强加给别人,而自己选择了好听的、非性的方面。法西斯主义鼓吹种族主义的目的在于限制种族之间的性交与融合,用以防止对种族主义、权威主义统治秩序的破坏。它与优生学的主旨是大异其趣的。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