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银河 > 社会对性的关注与人口繁衍有关,人口增长的规律是什么?

社会对性的关注与人口繁衍有关,人口增长的规律是什么?

社会对性的关注与人口繁衍有关。在历史上,人们曾使用过各种限制人口的方法。其中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杀婴。到了现代,由于人工流产和避孕等控制生育的方法被人们普遍采用,人口出生率下降幅度相当大,尤其在发达国家。随着人类对生育知识的掌握,通过政府的正确法令去控制人口增长已经成为世界各国负责任的政府的一项重要职责。
 
与人口问题有关的理论最早是由马尔萨斯提出的两个公理与两个级数理论。马尔萨斯的两个公理是:第一、食物为人类所必需;第二、两性间的情欲是必然的,且几乎会保持现状。根据这两个前设公理,可得出两个法则:人口在无所妨碍时以几何级数增加;而生活资料则只以算术级数增加。(马尔萨斯,5)这两个法则俗称两个级数。按照马尔萨斯的看法,这两个级数也同样存在于动物界与植物界。动物的生殖与植物的育种在开始时数量都很大,但成活率却很低,这是由于自然环境的种种限制造成的,也就是说,自然界的物质资源不能满足这些物种无限的增长,从而必须将其数量限制在一定范围之内。人类虽有理性的努力,但也不能阻止这种现象的发生。不过,对人类社会来说,这种限制在表现方式上是多种多样的,最常见的是贫穷与罪恶。
 
为了解释西欧某些国家人口增长的迟缓,马尔萨斯又提出了两种妨碍的理论假设,又称两种抑制。马尔萨斯认为,人口增加缓慢是由于在人口增加方面存在着很多妨碍。其中有两种妨碍比较突出:预防的妨碍与积极的妨碍。(马尔萨斯,19)
 
所谓预防的妨碍,又称道德抑制,就是人们预见到抚养家庭的困难,从而预先防止人口的过度生育。在马尔萨斯的时代,预防的妨碍在英国的一切阶级阶层都有所体现。一些上等阶级的人,想到他们结婚成立家庭后就要节省费用,从而失去很多快乐,于是就选择不结婚;一些受过高等教育的绅士阶级男性担心结婚后有可能与下等的农民及商人为伍,导致社会地位的丧失,甚至使自己所爱的女性受苦,就会考虑不结婚或者不生育;商人与农民的子女如果在商业或农业上寻得固定职业之前结婚,就会落入抚养家庭的困境,他们为了适应激烈的生存竞争,获得固定的职业,也不得不推迟结婚;生活在绅士家庭的仆人享用的物品与主人一样,如果结婚就要冒着失去这种舒适生活的危险。因此,预防的妨碍以不同的强度对社会的各个阶层都产生了影响。
 
所谓积极的妨碍,又称积极抑制,就是人口增加以后才发生抑制消减的妨碍。这种妨碍主要发生在下层阶级身上。马尔萨斯认为,观察死亡统计表就可以发现当时儿童死因的特征。在城市中,由于身处下层阶级的父母不能给子女提供充足的生活资料,致使他们生活在极端的贫困当中,衣食住行得不到应有的保障,而且还要做一些艰苦的工作,从而导致夭折率大增。在农村,儿童的死亡率也绝不低于城市,虽然农村有田园般的生活,但子女众多必然带来生活的贫困,而且他们要过早地下地劳作,在得病时又难以得到恰当的卫生看护。由于这种积极的妨碍在道德上破坏了社会的和谐,使得富裕阶层中的个人和政府不得不常常去救助穷人,在英国就有设立了济贫法制度。但马尔萨斯认为济贫法并没有达到消除贫困的目的,恰恰相反,它还会种下助长贫困的恶果。因为它使抑制人口增长的积极妨碍机制不能很好地发挥作用,造成人口增长和贫困加剧的恶性循环,破坏了自然减员的机制。

了解抗疫现场,参看财新“万博汇”: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