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银河 > 【银河连载】《性学入门》#04

【银河连载】《性学入门》#04

金西 (Alfred.C. Kinsey,1894~1956)的学术背景是生物学,他最初获得的学位是生物学学士学位。1919年,他在哈佛大学获得昆虫学博士学位。1920年,他就教于印第安那大学动物学系。
 
金西生长在一个过分拘谨并笃信宗教的家庭中。他对自己的性欲和性活动一直有着沉重的负罪感并备受其折磨。直到他成年并成为一个科学家,才认识到这种痛苦的感觉是毫无正当理由的。1938年,印第安那大学的女学生联合会请求学校当局为那些已经订婚、结婚或准备结婚的学生开设有关性与婚姻的课程。印第安那大学要求金西这位生物学教授来开这门课。鉴于他对生物学及对黄蜂的杰出研究成果,校方相信他对性问题这类敏感的题目能够提出学术方面的见解。
 
当金西为准备课程开始搜集资料时,他发现只有极少数有关人类性行为的科学资料可供利用,而这些资料不是失之宽泛,就是被个人的偏见所扭曲,或者只是依据少数临床案例所做的研究。因此金西在回答女学生提出的种种问题时,几乎毫无自信。在这种情况下,他坦率地承认自己缺乏科学的资料,并询问女学生们:在她们自己的经历的基础上,她们对此有什么样的观点。女学生们的回答逐渐积累成一大批原始素材,而金西则充分认识到其中蕴含的无比巨大的科学价值。他开始规范化地系统地整理学生们的问题和她们的回答,所用的是他此前用来收集和检验过550万只以上黄蜂的那种新分类法。最终,他创造了一种直接面谈的调查方式,用以揭示一个人性生活的实貌。
 
这种面谈调查方式创立后,金西开始系统调查选修性与婚姻课程的全体学生,以后又扩大到其他班级的学生以及他个人的朋友。不久,他又开始调查他所能说服的每一个人,包括在大学里干活的零工和半熟练工这样的人。他发现,这些人的性态度和性行为与大学生们极为不同,于是金西开始理解:社会经济阶层的差异对人的性活动发挥着巨大的影响。这一发现意味着,如果想切实了解全体美国人的性行为,就必须直接调查不同地区的所有社会经济阶层的人,而且人数必须足够多。这样,金西的性学研究工作也就真正开展起来了,他把访谈对象扩大到印第安那州伯明顿市的居民,以至全美的各大城市与乡镇。
 
在1947年,参与这项研究的各方面力量共同组建了一个独立的、非盈利的合作机构——性学研究所。第二年,这个合作机构的第一部著作问世了,这就是《人类男性性行为》(又译《金西报告》)。它收集了5000多位男性的资料。这是美国人第一次可以正确地了解一些“藏在别人家卧室门后的事”。这本书是由一位以出版教科书为主的出版商出版的,所有的描述都以学院式风格呈现出来,并配有详细的图表、数据资料。当时出版商以为只有科学家和医师会有兴趣购买,所以初版数量很少,没想到这本书在一夕之间成为畅销书。金西的名字自此竟变得家喻户晓。首版书一抢而空,只得连续再版。
 
在这本著作中,金西主要阐述了两种基本观点:第一,从根本上来说,性是一种生理现象。性张力(或称性能量)无论如何总是要释放的,这是一种生理活动,但社会因素和社会力量对它有一定的影响。性的生理性质主要表现为:不存在绝对没有任何性释放的人;无论多么怪异的性行为或性释放频率,都是源于并符合于性的生理需要的;性释放可以分为三个方面来考察:释放频率、释放途径、释放总量中各种途径所占的比重。第二,性释放的途径(具体性生活方式)及其在释放总量中占的比重,主要是由当事人所属的社会阶层内通行的性态度决定的。社会阶层划分的主要依据是教育程度和职业等级的高低,而且这两者大致相符。
 
概括地说,这部书的贡献在于:首先,它第一次揭示了美国人的性行为实况,从而建立了一个标准参照系,一切后代研究者都必须用它来衡量自己的成果。其次,它提供了一个经验基础来确立正常行为具有广阔的范围这一概念,其结果是引起了医学、法律和行为科学的巨大改变。第三,也是最重要的,这部书把性这一研究题目带出了阴暗的角落,使科学家、卫生工作者、医务人员能够公开地、客观地讨论它,尤其是使每个个人也能够公开地讨论它了。
 
在引起广泛注意和普遍喝彩的同时,这本书也招来大量否定的反响,因为这一研究成果令许多人不安。其中数婚前性交与同性性行为这两个问题最为敏感,所受到的批评也最多。相比之下,诸如遗精和自我刺激(自慰)等方面的研究,就很少有人攻击。金西的性学研究所被谴责为按照人数多少来确定道德标准,削弱了社会的道德力量和犹太教、基督教的价值观,否定了爱情。批评者在研究的客观性和资料处理的科学性方面找不出任何错误,就说调查对象一定是带有严重偏见的人。
 
尽管激起了批评者的狂怒,金西报告还是一直流传到新的世纪。不管人们对这项调查提出了多少质疑,现今的研究仍在继续验证着金西的发现与结论。在性学研究领域中,金西所创立的面谈调查方法一直得到最广泛的承认。
 
金西创立了新的性分类法,他认为:无论把性看作生物现象还是社会现象,都必须拥有足够多和足够广泛的调查数据,据此才能发现、验证和总结性领域中的任何一个现象或问题。最理想的是调查全部人口,即或做不到,也不能像以往的性学研究者那样,仅凭医生的少数病例来论述人类的性问题。
 
金西的研究以性高潮为中心标准,相对省略了传统性心理学所注重的那些心理与情绪,这集中体现于他的性释放这一概念之中。他实际上把性高潮视为唯一客观正确的标准,以它来区别具体活动是否属于性释放。这比弗洛伊德那种以“力比多”是否得到宣泄来判定性活动的理论,显然更科学,更符合实际。
 
金西始终把人的实际性行为当作其基本研究对象,尤其是他对社会阶层的影响的研究,充分和完美地运用了生物学的分析模式。他成功地将生物学与社会学揉在一起,开创了性学研究的新局面。
 
金西的社会调查对象既不是那么含糊的性心理,又不是那么精确的性反应,而是性释放这种现象与性行为本身。金西的手段是尽可能多、尽可能客观的社会调查,用人的数量和比例来发现和验证人类的性行为实况。自从《金西报告》问世后,任何一个性学学派的理论,如果没有大量的社会调查数据为依据,便会被人们视为虚妄之谈。这就是金西的社会调查学派的伟大功绩。
 
金西的工作标志着创始于19世纪末年的性学从初创期发展到了成熟期;标志着现代性学体系的定型;标志着性学开始从学者的书斋和医生的实验室与门诊所走出来,投入现实世界,投入普通人的日常生活,开始对社会与文化发挥其巨大的推动力。尤其是它具有坚实的经验调查基础,除了彻底否认其方法论以外,任何人要否定或修改其结论,唯一的办法就是调查更多的人。这种朴实无华的数据基础,比任何其他光彩照人的思辨,都具有更强的抵抗力和持久力。
 
在金西及其研究团队收集的大量数据的基础上,还产生了一批学术专著,如《人类女性性行为》(1953)、《怀孕、生殖与流产》(1958)、《性犯罪:类型分析》(1965)等。金西于1956年逝世,但是他的事业和他的研究所仍在继续。他所创立的性学研究所现在的名称是:关于性、性别与生殖的金西研究所。(本节引自《西方性学名著提要》一书第68-73页)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