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银河 > 【银河问答】爱情之一

【银河问答】爱情之一

K:银河老师好,记得您说过这样的话,大意是:爱情并非一种本能,犹如婚姻一样,属于一种社会文化“建构”、“塑造”的结果,而并非天然的存在。那么,为什么人类社会形成、创造出“爱情”这种现象?它的存在意义、目的又是什么?它又是怎么被“制造”出来的?(考虑到无数的艺术作品,诗歌、电影、小说都围绕这个主题演绎,想到无数人一生中最唯美、诗意的经历是它,而人们内心深处酝酿的那一股狂热的迷恋、激情源于文化层面的心理“塑造”,觉得很有趣。)
 
李银河:这一观点是尼采最早提出来的,他说,对于古代人和未来的人,爱情是不存在的,只是因为基督教对人类性欲取一种压抑的态度,才把人的性欲变成了爱情,就像把一个相貌平平的女人变成了美女一样。社会学有种理论,认为现代人所说的浪漫爱情出现于13世纪,当时欧洲实行长子继承制,那些幼子没有头衔没有财产,就骑着马浪迹天涯,走到一个城堡,看到贵妇人在窗帘后若隐若现,可望而不可及,于是大唱情歌,倾诉衷肠,成就了一种叫做激情之爱的情愫。在古代中国,婚姻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们就很少见到这种激情之爱。现实生活中,这种浪漫的激情之爱还是能够见到的,它往往发生于社会地位及各种所谓条件相差悬殊的个体之间,因为在世俗眼中他们是不相匹配的,可望而不可及的状态最容易激发浪漫的激情之爱。
 
某人:您与王小波的爱情羡煞旁人,被一个人这样爱过,是什么样的感觉?您觉得这样的爱情是命运的安排,还是需要努力去获得?另外,经历过这样有深度的爱,还可以敞开心接纳另外一个人吗?
 
李银河:被一个人这样爱过,当然是很幸福很快乐的感觉。这一经历既有偶然的因素,也有必然的因素。偶然的因素是这个世界上存在着一个叫做王小波的人,他正好是这样一个人,而我恰好碰到了他,从相识到相知到相爱;必然的因素是我们各自对这一爱情的准备,这准备包括三观的一致,俩人全都喜欢的书,思想性格的投契,浪漫气质和内心的吸引。灵魂的投契使得外在的一切变得无足轻重,比如相貌身材社会地位之类的肉身和世俗的因素。当然,还有就是他对我发生了激情之爱,而这种浪漫的激情之爱在世俗生活中并不常见,它的诗意非常有魅力,能扫除两人关系中的一切障碍。经历过这样的爱,的确有点曾经沧海难为水的感觉,能让我再次接纳一个人的唯一原因是另一次激情之爱。如果只是一般的好感或者一般的搭帮过日子就绝无可能。
 
古藤嫣湘:我个人的感情一直存在一种困惑,就是为什么我喜欢的人,总是不那么喜欢我,喜欢我的人,我总是不那么喜欢。这两种喜欢有所不同,我喜欢的人,我暗恋他到刻骨铭心,只要能看见他,听见他的声音,在他身边,我就感觉快乐无比,对于喜欢的人,我从来也无法想象与他做爱究竟是什么感觉,我从来也没有想过与他做爱。我以为这是精神上的恋爱。而对于喜欢我的人,我的前男友,我能感受到自己身体的渴望,我甚至以为我们的感觉就在于身体,可是当我们分开后,我依然发现自己内心深处有着失去的痛苦。我深深地向往精神的爱恋,但身体为什么不能忠于精神的向往?
 
李银河:爱情确实包含两个层面:精神的层面和肉体的层面。你是一个非常看重精神之爱的人,对肉体之爱也有渴望,但却不能把二者结合起来。我想原因也许在于,在你的成长过程中得到过多对精神之爱的赞美和对肉体之爱的贬低。其实把二者融合为一体的爱才是最完美的爱。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