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银河 > 【银河连载】《性学入门》#02

【银河连载】《性学入门》#02

 
埃利斯(Henry Havelock Ellis,1859~1939)是英国著名的性心理学家,是性科学领域里的先驱,曾被美国批评家孟根(H. L. Mencken)誉为“最文明的英国人”。早在学生时代,埃利斯就主编过一套《现代科学丛书》,该丛书第一卷的书名是《性的变化》。在当时英国相当沉闷保守的社会氛围中,把一部讨论性问题的书列为丛书首卷,在许多人看来是大逆不道的,但是这本书却取得了很大的成功。埃利斯后来说过这样一句话:你们可以举火把我的书焚毁,但它们的浓烟烈焰将化为下一代的“道德的灵光”。时间证明了他的预言。
 
埃利斯曾经收集过一些有关男女之间在体质上差别的资料,并发现这种差别竟是许多社会问题的根源,而社会公众对于这类事实却又没有充分的认识和公正的评价,于是他便决定写一部书,阐明男女之间在体质上的差别的意义。1894年,埃利斯的题为《男与女》的专著作为《现代科学丛书》的一卷出版,从人类学和心理学的角度研究和评价了男女两性之间差别的意义。这部书包含了埃利斯的丰富而周密的思想和许多存疑的一般性结论,成为他后来30多年性心理学研究和著述的一个引子,被权威人士评价为是一部“篇幅虽小意义重大”的杰作。
 
有了这个引子,埃利斯便得以从容地开始对人类性心理学的问题做系统的研究了。在与保守势力不懈的斗争中,埃利斯冲破重重阻力,陆续出版了一系列著作:《性心理学研究录》的第一卷《性逆转》(1896)、第二卷《羞怯心理的进化;性的季候性现象;自动恋》(1910)、第三卷《性冲动性质的分析;恋爱与痛楚;女性的性冲动》(1903)、第四卷《人类的性选择》(1905)、第五卷《性爱的象征现象;解除性欲的机制;妊娠的心理状态》(1906),第六卷《性与社会》(1909)、第七卷《哀鸿现象和其他若干补充说明》(1928)。
 
1933年,他发表了《性心理学》一书。因为埃利斯考虑到,普通的临床医生和医学院的学生们往往陷于繁忙的日常工作,没有时间精研熟读大部头的《性心理学研究录》,所以专门为他们写了这部篇幅不大的教科书性质的书。由于这个题目所涉及的领域关系到每一个人,所以它的读者群远远超出了医学界的范围。这部书的英文本问世以后的头十几年里,每隔一年或两年就重印一次,被翻译成东西方许多国家的文字,在世界各地出版发行。
 
在《性心理学》一书中,埃利斯根据生物进化的理论,全面考察了人类的性问题,深刻地批判了西方基督教腐朽残酷的道德观念和习俗,拨开了笼罩在人类性现象上的沉沉迷雾,并且指出,性的健康发展对于人类的进步有着重要的作用。
 
20世纪的英国是一个相当保守的社会,当时埃利斯的《性心理学》被认为是诲淫之作,但他却以执著的科学精神一如既往地奋力前行,其研究得到了世界各地的专家学者的肯定与赞誉。在西方学术史上,《性心理学》一书一直享有盛名,英国著名哲学家罗素在评论这部书的时候说过:以性为题目的书种类繁多,不一而足,却很少有几本能让人放心;但这部作品实在精彩,值得钦佩,完全可以有把握向所有人推荐。20世纪40年代,潘光旦译著的《性心理学》出版,在中国这样一个为儒家文化浸淫的国度里,起到了振聋发聩的重要作用。
 
埃利斯一生的道路并不平坦。他越出了19世纪英国传统的所谓社会风化的轨道。他的《性心理学研究录》第一辑英文版一进书店就被全部收买去销毁了,以致这部现在被认为奠定性心理科学研究基础的名著还得在德国出版,初次与世人见面。但是,埃利斯是最终的胜利者,他在《我的生平》序言里说:“我的一生有时像是用流血的双脚走向基督受难的圣地。凡是我的双脚踏过的地方都盛开了芬芳的玫瑰。我已在任何一个方面都尝到了天堂里的愉快。胜于理解的宁静牢住我心。青年时所打算的一生事业在半个世纪里能得到完成,和它所给我的安慰,不能不说是超过了我梦寐所求。”(本节简介参照胡寿文《埃利斯传略》一文,转引自《西方性学名著提要》一书第323-329页)
 
对埃利斯,后辈性学家有不同评价,其中以威克斯的评价较有代表性。他认为,埃利斯的主要价值在于,他是一位提出性改革的思想家,性学研究的开拓者,是“第一个对性持肯定态度的人”,因此可以说他是在性问题上的现当代态度的创始人。埃利斯所做的事情是记录下各种各样的性表达方式,强调性在个人生活和社会中的重要性,他收集了不同类型性行为的信息,并分析归类。除此之外,他还敏感地认识到,男女两性的社会角色是新世纪的重要问题。然而,与弗洛伊德奔放的想象力相比,他的著作的内容在实验性方面已经过时,而在理论上又显得软弱无力。(威克斯,65-66)这是对这位性学的拓荒者恰如其分的评价。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