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银河 > 银河观点:信仰的功能及其替代品

银河观点:信仰的功能及其替代品

网上一直流传着一个所谓希拉里唱衰中国的讲话,其中讲到,几十年后中国会成为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因为移民把钱都带走了。还讲到,中国人是世界上最可怕的人,因为我们没有信仰,没有内心约束,所以什么坏事都能做得出来,不会觉得内疚。许多人分析这番讲话是假的,因为一位外国政要不会这样不含蓄地批评另一个大国及其国民。不管此话是真是假,其中关于信仰的说法还是值得认真思考一下的。
 
中国没有国教是事实,有人说儒教可以算中国人的信仰,但是它远未达到基督教在西方国家中的地位,而且严格地说,它也算不上一个宗教。没有宗教不一定能成为一个民族衰落的原因,中华民族在没有普遍信仰的宗教的情况下繁衍传承几千年,成为世界上少数几个从未中断的文明之一,就是一个确凿的证明。
 
另外,世界历史表明,不同宗教派系的冲突为这个世界带来很多战争和灾难,人们因为信仰的不同而相互杀戮、讨伐,每种宗教的信徒都想把自己的信仰强加给别人,结果是人类惨遭荼毒,血流成河。古有十字军东征,今有非洲的部族仇杀,美国有911(几千人罹难),中国有朱家河教案(也是几千人罹难),都是宗教信仰惹的祸。没有普遍宗教信仰的中国倒是比较和平的,至少基本上不向外侵略,对内的屠杀也大都是因为争夺王位,少有因为宗教信仰的不同。如此看来,有宗教信仰不一定是好事,没有宗教信仰也不一定是坏事。
 
然而,没有宗教信仰对于一个民族来说的确有点问题,那就是宗教信仰的两大功能不起作用,只能靠世俗的有相同功能的机制来替代。宗教的两大功能一个是为人生提供意义;另一个是提供对人类行为的内心约束。基督教提供天堂信仰,人以为死后能够上天堂,就觉得自己的生命是有意义的;伊斯兰教义告诉信徒参加“圣战”能够提前上天堂,那些人肉炸弹也会觉得自己的牺牲是有意义的。基督教又提供地狱的警告,人想做坏事的时候会因为害怕死后下地狱而有所克制,即使不会被人抓到,也会随时感觉到上帝之眼的监督。因此,陀思妥耶夫斯基会说:如果没有了上帝,岂不是什么坏事都可以做了?
 
虽然没有普遍的宗教信仰,中国文化对于宗教的这两大功能还是有替代机制的,不然也不会五千年生生不息。中国人不信天堂地狱,灵魂不死,但是中国人用祖先崇拜取代了这一功能,让自己在后代的身上继续存在,来解决人生意义的问题。自己的生命会在后代的生命中延续,在这个信念之上,中国形成了家庭本位的文化(相对于西方的个人本位的文化),祖先崇拜、传宗接代、香火继承为中国人提供了人生的意义。这一世俗信念不仅使得中国文化绵延不绝,而且使中国成为世界第一人口大国。
 
至于宗教的内心约束功能,的确是比较难办的,不然也不会出现那么大规模的信用危机:所有的人都抱着只要不被人抓到就可以做坏事的心理,使得假冒伪劣产品层出不穷,食品安全成为一个全国性的大问题,因为所有人都会毫不犹豫地为了蝇头小利下毒造假,会不会吃死人完全不在自己的考虑范围内,吃死人也没有内心愧疚,只是遗憾自己不够谨慎被人抓到了。大家都在抱怨食品监管部门工作不力,其实背后的逻辑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防不胜防。既然没有宗教对人类内心的约束,就只能靠提倡世俗道德和法律监管这两个办法了。几千年的社会秩序是怎么维持下来的?在正常年景,中国社会并没有陷入人们互相戕害天下大乱的局面,靠的是世俗的道德和行为规范的约束,仁义礼智信,五讲四美,八荣八耻之类,以及法律对犯罪行为的制裁。
 
总之,没有宗教信仰的民族也不一定是一个毫无希望的民族;没有宗教信仰的人也不一定就是很可怕的人。生命的意义可以由哲学家和世俗信念来提供(很多哲学家如存在主义哲学家提供的信念是生命根本没有意义,这个道理想明白了也没什么太可怕的),对行为的内心约束可以由世俗的道德来提供。中国这样过了几千年,我们的民族还不是活得好好的。所以,用不着那么危言耸听,我们可以理直气壮地继续做个无神论者,而不必全体去皈依什么宗教。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