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银河 > 银河观点:家庭与工作

银河观点:家庭与工作

法拉奇有一本书叫作《给一个未出生孩子的信》,一本超凡脱俗的书,我很喜欢。书中谈到了自由、平等和进步等问题,几个童话是关于暴力所造成的不公正,制度所造成的不公正,以及进步和改变的艰难。你抱着希望,以为世界会变得更好,可是它还是令人绝望地保持原样,什么都没有改变。法拉奇一生致力于自由和平等,以一己之力挑战世界上所有的不公正,但是看来她的结论很悲观。
 
其中关于家庭和工作的看法我很欣赏。
 
关于家庭她说:“我对家庭没有信心。家庭是一种建造来为了更好控制人的窠臼,是一个更好地让他们对法则和传统产生顺从的地方,不管这窠臼由谁来建造,情况都是一样。当我们独自相处时,我们更容易反叛;与别人生活在一起时,我们更容易委屈自己。家庭除了是那种让你去服从的制度的代理人外,它什么也不是。它的神圣和尊严实际上是不存在的。一切存在着的人们都是一群被迫以同样的名义生活在同一个屋顶下的,常常相互仇视相互憎恨的男人、女人和孩子。”
 
中国人一看这话,马上就会被唤起中庸的本能:没有这么绝对吧,家庭没有这么坏吧。但是我喜欢她这个犀利无比的思想。家庭不管有多少功能,它就是一个习俗而已,而习俗就是个人自由的最大敌人。与习俗相比,我更珍视个人自由。
 
关于工作她说:“为了钱,你就必须工作。为了工作你就必须屈服。他们会告诉你许多关于工作之必要的故事和传说,告诉你许多关于工作之欢乐、工作之高贵的所谓真理。但是你永远也不要相信。因为这些正是被人别有用心地炮制出来为那些统治这个世界的人服务的谎言。工作是敲诈,是勒索,甚至在你喜欢它的时候,也是如此。因为你总是在为某人工作,但就是没有为你自己。你总是在努力工作,但从来就没有什么欢乐可言。事实上,不存在那样的时刻,哪怕是一瞬间,你觉得你应该喜欢它。”
 
这也是和我们所受到的所有教育相反的思想。从小我们就被要求努力工作,热爱工作,这辈子不知道除此之外还有什么事情可做。但是工作真的是快乐的吗?我是一个自相矛盾的人。一方面,我把生命看得很透彻,它是没有意义的;另一方面,我又非常的入世,非常勤奋地做我那份工作,几乎达到工作狂的程度。我为什么这么分裂呢?我想,我是一个清醒的人,又是一个懵懵懂懂的人。因为我清醒,我把生和死看得透透的;因为我懵懂,又靠着惯性做着一切该做的事。法拉奇让我清醒,让我认真考虑“应当用自己短暂的生命做点什么”这个所有问题当中最重大最根本的大问题。
 
由于年龄越来越大,心劲越来越差,人也变得越来越清醒。靠惯性的滑行已经越来越没有速度,正在慢慢变缓,几乎要完全停下来了。尼采就是太清醒了,什么都看得太清楚了,最后发了疯。他看到了人生的真相,就承受不住了。而我觉得自己内心比他强大,既看到了真相,还能往下活,还能保持心理健康,有时甚至心情还不坏。我有时候想想还真纳闷,不知道自己心理怎么还能这么健康。记得有位心理学家说过,天天想生命意义的人神经没法正常。可我居然正常。我真是太佩服自己啦。我觉得自己的内心太强大啦。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