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银河 > 银河观点:亲历新中国社会变迁

银河观点:亲历新中国社会变迁

十月一日是新中国 的生日,一点小感慨分享给大家。
从某种意义上说,所有的中国人都很幸运:跟世界上其他国家的人不一样,我们处在一个大变动的社会和一个大变动的时代当中。生活在英国的人们,无论是生活在某个小镇还是伦敦这样的大城,终其一生,都不会发现生活中有什么大的变动,从街景到社会生活,就像一条静静的溪流,波澜不惊。记得我的导师许倬云对我讲过一件事:他有一次去瑞士做学术交流,一位瑞士教授带他去到一个朴素的墓园,指着一个简朴的墓穴对他说:我从很年轻的时候就知道了我一生会怎样度过,这里就是我的归宿,不会有任何新鲜事,也不会有任何变动。说时脸上带着一种安详又落寞的表情。     
 
生活在当代中国的人们绝对不会有这样落寞的感觉。我们的生活从外表到内容都在发生巨变。北京的街景可以用“日新月异”这个词来形容,但是它不是陈词滥调意义上的日新月异,而是确切描述事实意义上的日新月异:每一天都有新样子,每个月都变得不同。我们的城市真是这样的。就在我家窗外的街对面,有一座大楼刚刚落成;就在我每天去锻炼的体育馆的必经之路上,一条坑坑洼洼的小路前天刚刚被修成了双向四车道的马路,这条路从动工到修成没有超过一个月。
 
我们的社会变动更大。记得我们大学毕业就业时,工资是所有大学毕业生标准的月薪56元(这个工资标准从50年代起一直实行到80年代);而亲戚家一个去年大学毕业的普通女孩子,现在的月薪是9000元。衡量社会贫富分化程度的基尼系数从0.2飚升到接近0.5,我们从全世界最平均的社会变成世界上所有社会中贫富分化比较厉害的社会,只用了短短20年的时间。社会生活变动之巨大,为世界和历史所仅见。在一代人之间经历这样的变化,令所有身临其境的人们感到兴奋、刺激。我们所有人的生活都将同那位瑞士教授的感受完全相反:我们不知道自己的一生会还碰到什么事情和变化。
 
在中国新发生的一切当然有好的一面,也有不好的一面。前者如人民生活水平的普遍的绝对的提高;后者如环境污染。但是所有的人都感到了变化和变化带来的好处。举例言之,一个许多城市人没有注意到的事件是农业税的取消。我调查过一个北方的村庄,它遭遇了这个几十年来从未遇到过的变故。严格地说,这是中国这个农业社会几千年来从来没有遇到过的变故:在哪个朝代农民能不缴税呢?这种事情恐怕只有在两种情况下才会偶尔发生,一是严重的自然灾害,因此被政府免税;另一个就是从农民起义到新王朝建立的短暂过渡时期(“闯王来了不纳粮”)。现在,几亿农民已经完全不用缴税了。这个变化之所以令人激动,不仅因为它帮助了农民,还因为这是中国从一个停滞了几千年的传统农业国改变为现代工业国的标志:农业税收在中国的财政和经济中已经到了可以被忽略的程度。这怎能不让我们感到欢欣鼓舞呢。
 
2008年是令人兴奋的一年。在这一年,奥运会在中国举办。这是中国第一次举办这个活动,而几乎所有的世界名城都举办过奥运会,有的还不止一次。虽然体育比赛本身并没有那么大的意义,但是对于中国来说,它具有国力昌盛的象征意义,具有社会进步的象征意义,具有中国融入全球化进程、融入世界秩序的象征意义。我们不能想象,奥运会在1948年的中国举办,那时我们的国力太弱;我们也不能想象,奥运会在1968年的中国举办,那时我们闭关锁国,游离在全球化的潮流之外。而在奥运会上,当世界各地的一万多名运动员来到中国,当全世界所有的摄像头指向中国,世界将会以惊异的目光发现一个日新月异的中国,一个生气勃勃的中国,一个充满希望的中国。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