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银河 > 银河连载:《中国女性的感情与性》——女同性恋

银河连载:《中国女性的感情与性》——女同性恋

提到女同性恋,不可不提及萨福 (Sappho)。她曾于公元前6世纪生活在莱斯波斯 (Lesbos) 岛的妇女群体中,由于萨福、莱斯波斯岛和女同性恋的联系,"莱斯波斯之风"(Lesbianism) 和"萨福之风"(Sapphism) 这两个词被用作女同性恋的同义语。根据金西调查,在整个女性人口中,有3%的女性是纯粹的同性恋者,还有与这一比例近似的双性恋者。
 
调查中有几位女同性恋者 (lesbian) 和双性恋者 (bisexual)。她们讲了自己对同性的感觉,与同性的性接触,对同性恋倾向和成因的自我感觉,与异性的关系等。调查中有些异性恋女性也讲到过她们经历过的类似同性恋的感觉,以及她们对同性恋的看法。
 
01 对同性的感觉
 
一位婚后才发现自己是同性恋的女性这样叙述了她第一次发现自己是同性恋的经过:"有个单身女孩有一次在我家玩牌,玩得晚了就在我家住下了。我们睡一张床,我觉得不知怎么身体上就有了感觉。过去我和丈夫在一起,觉得自己的身体就像石头、像木头一样,完全没有感觉。可跟这个女孩就不一样。这个女孩并不漂亮,可我感到身心有点冲动,挨着她的皮肤,身体就有感觉。她让我搂着她睡,她可能只是当一般女朋友,可我的感觉就很强烈了。我觉得不好意思。有点想吻她,又不敢,不好意思。那天我一晚上就是睡不着。第二天我跟她说了这感觉,她觉得很奇怪。她说,你是不是阴阳人啊?我说不是。有一阵我就觉得挺想她的,可我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她想让我给她介绍对象,我不喜欢给她当媒人。后来我跟她说,我会不会是同性恋哪?她挺害怕的,就开始疏远我。我这人自尊心很强,我再喜欢的东西,只要你不愿意,我就离你远远的。"
 
一位女同性恋者讲到她近期的恋人:"那次聊天,她吻了我,说:太棒了,太美了。她有次对我说:你要是男的多好呀,那样我就可以嫁给你了。"
 
同性恋之间的关系不仅是肉体的吸引,还有感情的吸引:"她特别欣赏我。有时她甚至担心我不是喜欢她这个人,只是喜欢她的肉体。我认识的女孩里有比她漂亮的,但是我跟她有感情。我跟她认识的女孩说话时,她就挺醋挺醋的。"
 
"这种事先要有精神上的和谐,才能有其他。纯粹的性满足不能成为目的。人不能为它所支配。以后我可能总是不快乐不满足的,可我对这也没有办法。"
 
"我们学校教工有几百人,据我观察男同性恋有4%左右,女的素质型的少,像我这样的多——最初意识不到自己是同性恋,只表现为对性的冷漠和对生活的不满足。有个女同事,气质和一般女人不一样,性格有男性味道。一般女人给人家庭主妇的感觉特别强烈,男人啦,孩子啦,时装啦,化妆品啦,她就不太这样。后来我跟她聊天,想证实我的猜测。她和爱人是自由恋爱的,感情也很好,只是觉得性是多余的事。她只是接受,就像接受自然一样。她自己虽然不想,也没有渴求,但也不觉得男人的作法是错的。她说,从没有对生活的满足感,每天只是忙忙碌碌,生活中没有什么东西让人感到很满足很美妙。异性恋者在生活中有了欲望,追求到了就会有满足感。可是不自觉的同性恋者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满足,只觉得自己所做的一切似乎并不是自己的目的。我已经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以后,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满足;不知道的时候,只能感觉到这种不满足,却不知道为什么不满足。可我也不想启发她,她生活得好好的,我不愿去破坏她内心的平静。"
 
有时,同性恋者互相介绍男朋友,并且讨论结婚 (与异性) 的问题。由此看来,女同性恋有点像婚前的女友关系,尤其对于双性恋者来说更是如此。例如,一位双性恋女性这样谈到给女友介绍男朋友的事:"我给她介绍过男朋友,她似乎有点怕男孩看不起她。这是一种很细致的感觉,外表看不出来的,可是我能看得出来。如果她结婚,我不会受太大影响;可我要是结婚,她肯定大受影响。她对我没有约束力。有一次我们讨论结婚以后怎么办 (我们常常讨论这件事,半开玩笑的),她问我:我要是有了先生你还能理我吗?我说可以,实在不行还可以把先生赶走 (当然是半开玩笑的)。她找男朋友都让我来看,让我帮她出主意。"
 
"我们单位新来一个女同事,二十二三岁。她有男朋友,我对她很冷淡,没主动去理她。不知怎么她很喜欢近乎我。我有一套房子,可是不喜欢回家去住,总喜欢住在办公室,房子对我来说像座坟墓,我一回家就很感慨,感伤。她知道我有房子。我不知道她近乎我是为了我的房子,还是为了我的什么。她给我讲她的家事,给我看她小时候和一个女友的通信,她考上大学,那个朋友表示要跟她一起去,当她的书僮,信写得像情书一样,完全是情人的口吻。她又讲过一些事,比如大学有一个女友和她特别好,经常摸她的脸,叫她小乖乖什么的。后来她说,我和你到你宿舍去住你愿不愿意?我说愿意。住在一起后,我就试探了一下,发现她不是同性恋,但是能接受一些亲昵行为。有时她甚至很主动,比如搂一搂啊什么的。我有感觉,但是她没有感觉。她在我脸上吻过,可她即使吻我,如果她是没有动情的,我也能感觉到。她对我的感情没能转移到好感、牵挂。后来她开始叫她的男友来过夜,我几次让她走她都不走。我如果是个仅仅想解决性问题的人,那她就能满足我,可我不愿意,因为那样会更痛苦。后来我收回了钥匙,不许她再去我家。我跟她好好谈过一次。她说,究竟是你要走出我的生活,还是我要走出你的生活?我说,咱们谁也没有走进谁的生活。她却觉得已经走进了我的生活。她说,你还要怎么样,我和男朋友正谈着恋爱,能对你这样就够仁至义尽的了。我说,我要的你也做不到。她说,你也没什么男人气。我说,是啊。她又说,你比我还女人气。我想,假如她是个同性恋者,就不会希望我有男人气,我的男人气再强也比不过真正的男性。其实她真正喜欢的还是男性。"
 
"有过一个高高大大的女孩曾经对我说过,我要是男的就娶你。"
 
"我知道自己对女性身体有生理反应之后,联想起小时候的一件事,我印象很清晰。那时我在农村,有一次在地里,我看到有几个男人在拼命拉一个女的,为了什么事我一点也不记得了,那个女的不愿跟他们走,就躺在地上。那些人使劲拉,就把她的上衣拉开了,乳房暴露出来了。我记得当时我像中了雷击一样,我好难受啊,觉得她太亏了,怎么让人把衣服揭开了呢?好像有一种微弱的冲动。我看到男性的身体,包括下身,就不会有这种感觉。"
 
一位同性恋者的性幻想:"在我的想像中,我们一群人走在一条长长的甬道上。然后在一间屋子里有一张漂亮的大床。我躺在床上,一个漂亮女人拿一杯饮料递给我,用那种热切的眼光看着我……"
 
另一位女性谈到自己有过同性恋性想像:"我的性想像中也有和女孩的。20多岁时就有和女孩搂抱的想像。想着想着,忽然间又觉得对方像妈妈似的,因为我妈从小就不管我,我一直缺少母爱。"
 
02 与同性的性关系
 
一位同性恋者讲了她的第一次同性性经历:"我记得很清楚,那是X年X月X日。那是我第一次和女人做爱。一开始觉得有点别扭,后来就好了。那天晚上11点多,没电梯了,我们俩人一起爬了十几层楼。我以为她还要和我聊天,可她让我先去洗澡,我就去洗澡。她看我脱衣服,就过来帮我拿着衣服。我插上门开始洗澡。洗完澡回到屋里时,她把灯灭了,我想她是怕我不好意思。我穿上衬裤,戴上乳罩。那天可能也怪我,我对她提起我怀疑自己脊椎骨有问题。她就提出给我按摩。我俯身趴在一张行军床上。一开始没什么事,后来我就觉得有点不对了。我呼吸变得急促起来。她问我,你怎么了?声音很有渗透力。她说,没关系,你需要什么我可以满足你。她又说要按摩前边。我翻过身。这时,她的手指在我的两乳间划了一下,我的胸部就挺起来了。她把我的乳罩和短裤脱了下来。她先欣赏了我半天,然后吻了我一下。我一开始觉得有点不自然,但并不厌恶。她的抚摸让我无法抗拒。记得当时我两腿并得很紧,她让我放松放松。我慢慢放松了一些。接着,她用手摸我的乳房,吻我的乳头,后来她的手就进去了。她告诉我说,我来了八次 (快感)。有一段很长的时间一直在顶峰上。她又让我弄她。我说,哟,我不会呀。我有一点厌恶感,后来我还是弄了她,她的体液特别多。她还说,看来女人比男人好。我估计她跟我这次不是她的第一次了。"
 
"我和女孩有过性关系。我和一个比我大十几岁的女人好过,是为了去追求美,既有感观的也有精神的。"
 
"她和丈夫关系不好。人长得很漂亮,比较放荡。她和一个日籍华人睡过觉,人家给她钱。那天我去她家,她让我留下来,她给我讲了她和那个日本人的事,我挺看不起她的。后来她又讲起她婚前的一个男友,是个司机,她说挺想他的。我说,要不要我摸摸你。我就摸了她,她一会儿就到高潮了。她也要摸我,因为我对她反感,就没有同意,结果就没做。我一开始说要摸她时,口气是半开玩笑的,她就问了一句:那样行吗?没有再说什么。她根本没觉得这事有多么严重,还对我说:我怕以后离不开你。我想我就是遇到200个女人,她们也都不会拒绝我的。"
 
"我抚摸女孩,她们都很乐意。我认识一个模特儿,是结了婚的。有一次,她让我住她家。那天晚上她丈夫到两点还没回来。风把窗户刮开了。我突然惊醒,看见她去关窗户,只穿了一件三点式的内衣,没戴乳罩。我当时并没有什么邪念。她说她正在减肥。我说,让我摸摸你有多胖。我不论怎么摸她,她都愿意,她长得很漂亮。我摸了她下面但是手没进去。"
 
 "任何一个别的姑娘在某个方面吸引了我,我都能和她做那件事。"
 
03 对同性恋倾向的自我感觉
 
"我发现自己对女性身体有生理反应之后,刚开始有高兴的感觉,我想,噢,我原来是个比较喜欢女性的人。认识到了这一点,我有点高兴。以前跟男的生活在一起时,总觉得没意思,怪累的,感到自己是一个不喜欢男人的人;现在想到可以一个人过得很快乐,有一种很轻松的感觉。我从此才知道,自己还是能够感到人间有很美妙,很甜蜜,值得为它活下去的东西的。我从此才知道自己有一种感受能力,自己还具备追求自己想去追求的东西的能力。在以前的婚姻中,我对生活总有一种不满足感,可说不出所以然来。生孩子之前不快活,心里还抱个希望,以为有了孩子就会快活,最好是个女孩。可是有了孩子还是不快活,只觉得很累。"
 
"我从小和女孩玩不到一起。她们觉得好笑的事,我不觉得好笑;她们觉得好玩的,我也不觉得好玩。"
 
"我希望自己是个男人,而且想,如果我是个男人,我会让女人幸福的。"
 
"我特别崇拜女性,是自恋的一种延续。我觉得男人都特别肤浅,看不上他们,接吻的感觉也不好。从审美的角度,我喜欢女孩。我觉得自己很了不起,很深沉。"
 
一位女同性恋者这样讲到她的女伴:"有一次她问我:我们这样的关系算不算同性恋。我觉得不是,只是因为没找到优秀的男人,作为填补。"
 
 一位现已与丈夫离婚的女同性恋者说:"在离婚的前一年,我连同性恋这个词都不知道,或者是见到过也没有留下什么印象。人对那些以为和自己无关的事是不会去注意的。"
 
04 对同性恋成因的自我认识
 
一位女同性恋者说:"我觉得自己是天生的,从身体的反应感觉讲是天生的。我和男的在一起,不管感情多么融洽,心情多么好,下面都不会湿润;和女的在一起就会湿润。我觉得人的大脑是有性别的。女同性恋的大脑性别是男性的;而男同性恋的大脑性别是女性的,由于表现为女性就会受人歧视,所以他们故意装成男性,甚至比一般男性更过份些。那些自以为认同男性的男同性恋者的认同是理智的行为,不是本能的行为。"
 
而另一位女同性恋者却认为,自己的性倾向是后天的:"从我自己的经历看,就觉得是后天的。从我自己的心灵经历看也是这样。我最早是倾向于异性的。第一次受到女性的吸引是我小时候认识一个女护士,她特别优雅,步态很美,我看了觉得是一种享受。"
 
一位同性恋者讲到她的第一次同性性关系时说:"我觉得是自然形成的,事先没有这种欲望。那天是我们三个女人在一起聊天,记得我当时是希望她们两个都不要走。结果XX走了,我和她才有后来的事。"
 
 一位从理性上否定同性恋倾向的同性恋者这样表达了她的矛盾心理:"我认为同性恋不是遗传的,而是有社会原因的。我自己是否定它的。从人类发展的角度考虑,男女才是最和谐的。所以我从理性上是否定同性恋的。从身体的设置上看就是一阴一阳,像白天和黑夜。这是自然的,同性恋是不自然的。但是从人性完善的角度看,一个人不但对男女都应该爱,连动物连花都应该爱。当然,不应当限制在性爱上。"
 
05 对异性的感觉
 
一位已婚的女同性恋者说:"我结婚以后,第一次看到丈夫的性器官,就有一种不喜欢的感觉。不会把它当成有意思的东西去接近。我不愿看它,也不愿碰它。"
 
"我们俩的性关系很早就有危机。有了小孩以后,我就不愿意做那事了。过去我一直牵就他,每天都睡不好觉,他会趁你睡着了干那事。我不知为什么有厌烦情绪,总觉得这事是多此一举,没事找事干。我为了推掉这事,夏天就说热死了,冬天就说冻死了。生孩子后,我就和他分开睡,我和孩子睡,把门一插。我原来以为是孩子把我累的,可是孩子大了我也没有缓解。跟他在一起生活,什么都好,他对我也特别好,只有这件事使人烦恼。有时他提要求,我就说,谁欠你的!他说,我们是夫妻呀!我说,夫妻怎么啦?他说,夫妻就要在一起睡觉呀。我说,那咱们就作兄妹。他说,别人家女人不这样。我就问他:别人家女人什么样你怎么知道?他也不敢说了。后来他说,和别的男人在一起,听他们说,家里女人都给他们炖鸡汤,怕男人没劲。可我倒好,反而要给你炖鸡汤,反过来了。他觉得我不心疼他,不满足他。我只有结婚的头半年没怎么拒绝过他,怀孕后就很少做那事了。我那时还不知道自己对同性有欲望,只知道自己不喜欢这事。后来我们开始办离婚。没办手续之前就一直分房。他同意离婚就是觉得性生活太困难了。我们俩其他方面都能互相理解,互相支持,我很通情达理,很好处,不是个难缠的人,他想再找我这样的人也不太好找。他对我的意见只有这一点,其他方面他对我还是很留恋的。"
 
"我和丈夫在一起的感觉就像兄妹的感觉,没有爱的感觉。我尊敬他,信任他,可是在性上对他没有感觉。对异性的性关系谈不上讨厌、喜欢,只是很平淡,很自然。我从来没有主动提出过要求,从来没有过欲望,没这种兴奋。他对我很不满。刚结婚时一周不只两三次,但我从来没有过快感。我觉得,可能别人都是这样在过吧。有了小孩之后,我就经常拒绝他的要求。也没想过别的,只是觉得人好累啊,小孩好缠人啊。"
 
"离婚后我劝他再成家,我帮他找过两三个女的。他不找我觉得压抑,他的性问题解决不了我也很难过。他要是找到,我就解脱了。"
 
06 近似同性恋的感觉
 
有些女性虽然没有同性恋经历,却有过同性恋或近似同性恋的感觉。一位女性这样说:"我喜欢欣赏女孩,对那些长得丰满的女孩就盯着看。女性的味很柔美,很温柔。我小时候有过自己是个男孩的意识;30岁时有中性的意识;后来才觉得自己是女性。记的上初一时,我和几个女同学有说有笑地走着,因为我那会儿头发短,有人就冲我们起哄喊:男生和女生走一起。从小家里就把我当男孩用。我家有四个孩子,我是老大,父母总让我干难干的事:让我一人去很远的地方给舅舅送东西呀,让我自己去医院看病呀,让我领着弟弟妹妹走很远的路去看电影啊,还要送弟妹上幼儿园。我从小到大,一直觉得男的没有什么可爱之处。"
 
一位前女知青说:"青春期时,我喜欢过一个农村小女孩,是精神恋爱。我的整个青春期都是在纯少女的圈里渡过的。"
 
"在大学时,我们班有个同学长得像山口百惠,她特别丰满。有次她躺在床上,拉着帘子。我一撩帘子,发现她没盖被子。我就看了她一眼,这一眼让我想了好长时间。我觉得女人也有两情相悦的时候,包括生理的和心理的。有一次我和我爱人逛西单,我很累,都走不动了,忽然看到一个女孩的背影特别性感,她穿一件露背装。她在买梳子,我居然就为了去看她一眼,也跑去那个柜台前假装买梳子。结果一看前面大失所望。我爱人直纳闷,我刚才累得都走不动了,怎么一下有了劲跑那么快。"
 
"那次我在动物园332路汽车站。我在买馅饼,有一个女人问我地铁月票在哪儿买。我告诉了她。排队时我用余光看到她正用特别关注的眼光看着我。她长得特别漂亮。"
 
"我有时怀疑自己是同性恋。有一次我和一个女友一起去照那种一次成相的照片,两个人忽然面对面,她做了一个接吻的口型,我赶快躲开了,看来我到关键时刻还是不行。"
 
一位女性受到过同性恋者的追求,她讲到自己对想像中的同性恋接触的感觉:"XX对我特好,她看我不结婚,想跟我作个伴儿。我原来很反感,现在我想我会接受,因为女人之间会互相理解。我试着想像过,要是跟一个女孩好会是什么感觉,我想想乳房还有点动心,像69式的口交不就是这样吗?在教堂里,有个女孩对我特别依赖,我就觉得很舒服。要从这里过渡到同性恋,只要对方没有罪恶感,也不难,当然要等水到渠成。我喜欢女性的一点是她们没有男性的攻击性。"
 
一位四十多岁的单身女性说,"我是到三、四十岁才知道有同性恋这种事的。我觉得自己有一点这种倾向。我对小时候的保姆感情特别深,我到如今仍然喜欢她那种形象的女人,她是矮胖型的,不漂亮也不艳丽。但是也许这只是晚辈对长辈的那种爱,是因为我从小缺少母爱,她给了我母爱。"
 
07 异性恋眼中的同性恋
 
"我最早见到身边的同性恋是下放农场的时候。她们俩一个像女性,细细小小的,是个高中毕业生;另一个像男孩,长得粗粗大大的,是个初中毕业生。她们俩很要好,老在一起。有一次我们农场一个又高又大又丑的女同学告诉我:她们两个有交配。我说,你胡说什么?她说,就像一男一女那样的交配。夏天我们农场的人都挂一种小蚊帐,一人一顶都嫌小,她们两人一定要睡在一顶蚊帐里,用一条毛巾被裹得死死的不出来。一个洗澡,另一个必定坐在一边看,有时她们就用一桶水洗澡。我说,你们不嫌脏啊?她们笑笑不说话。有一次其中一位参加我们宣传队排节目,排得晚了些,那个就找来了,说,怎么还不死回家呵!口气就像夫妻一样。我倒觉得她们这样也没什么不好。性爱的对象不是那么容易找的,有人喜欢有什么不好?"
 
一位漂亮的女性说:"我认识一个女孩,她完全讨厌性生活 (同男人的性生活)。她结交的女朋友都是特别漂亮的。她用巴结的方法和她们结交。对我也是这样。她无论去哪儿总要和我一起走,去哪里玩时也总要叫上我。她费尽心思和我调到一个班,宿舍也调到同一层,还挤走了我同屋的其他人。她周围总有一群不同职业的出色的女朋友聚在一起。我猜她可能有同性恋倾向。"
 
"在XX兵团时,有一个女孩对我有好感,总喜欢和我在一起。有一次她要求我把舌头让她舔一下,把我吓坏了。我一点也不喜欢这样。"
 
一位女性讲到了她的一位外国女友:"我从来没有过同性恋的感觉,也一点没想到过她是个同性恋,只是觉得她特别男性化。她回国去以后给我写了一封信,有点欲言又止的样子。从她的信上我第一次见到 lesbian 这个词,我不认识,去查了字典才认识了。我看了她的信都愣住了。她信上说,你信任我,我也信任你,而且你是搞人类学的,应当有理解力。我给她的回信很谨慎,说我不懂同性恋,但凭我对你多年的了解,我相信你会斟酌的。"
 
另一位在性方面很开放的异性恋女性谈到自己的一次同性性经历:"有个女友在我家里住过几天。在床上她抚摸了我,我没有什么好的感觉,也没有坏的感觉。她说是因为丈夫总要把她弄得出血,她才喜欢同性恋了。她一开始和我妹妹好过一段。我不想在人格上评价她。她的悟性很高。我不是同性恋,但我这人不能离开精神上的东西,离开了就活不下去。"
 
"我从没有过同性恋的感觉。有偶然的机会和别的女孩同睡过一个被窝,但没有性的感觉。"
 
调查时遇到一位女性与一女伴同住,所以提问她有无同性恋感觉或经验,她说:"我没有同性恋的经验,也不能理解这种倾向,但也不认为她们不道德。"
 
一位女性讲到过一个对她有过好感的双性恋者:"她乳房不明显,也不来月经,见了女孩就很爱怜的样子。听人说她是'左右开弓',就是男女都搞的意思。"
 
有一位女性讲了她一位女性朋友的同性恋倾向和她对女同性恋的感觉:"我有一对女友就是同性恋。我中学上的是女校。高中有一个同学对我的感情就像是这一类的。当时我是学校乐队的指挥,她是乐队总管。她有一次对我说,她特别爱我。还告诉我说,我和XX是同性恋,我们接过吻。我们俩就跟恋人一样。她的那位女友从小有病,不能结婚,但她也不阻挡女友谈恋爱。听了她的坦白,我觉得别扭得不得了。她没对我说这些事时,我们关系很好,自从她说了这些话以后,我老躲着她,后来她就不找我了,她还是比较知趣的。"
 
一位女性讲了她妹妹的同性恋伴侣:"我小妹有一个女友,有一段时间她们同在某地,她们住在同一房间。她对我妹妹无微不至地关怀。那个人像个男的,买菜一类的事都是她包了。她是那种特别朴实的人;我妹妹显得弱不禁风,像个林黛玉。那段时间她俩相依为命。后来我妹妹调回北京,她每次探亲不回自己家,来北京看我妹妹。她几次放弃了回自己家的机会,还经常找碴儿来北京。她家让我妹妹给她做工作,我妹就劝她,让她结婚,见男朋友。她最后碰上了一个特别合适的,可她对他提出了一个条件:你和我结婚要容得下我和XX (我妹妹的名字) 的感情。那人对这个条件感到奇怪,就给我妹妹写了封信。最后,他和她吹了,她现在还是独身。"
 
一位异性恋者说:"我听说有一个女同性恋的俱乐部,她们互相抚摸。"
 
一位女性对同性恋的感觉很有代表性,她说:"我自己没有这种感觉。我大伯子说,有个男人喜欢他,那人很女气。我反对这事,觉得还是异性好。当然如果两个同性感情很好,那也没有办法。我周围的人都挺正常的。"
 
拿我调查到的女同性恋与男同性恋相比,交友方式有些差别,她们不像后者那样愿意到公共场所去找伴侣,而较多在朋友、熟人中寻找伴侣;她们同伴侣相处的时间更长,感情的投入更多;她们在异性恋眼中较少攻击性,因而比男同性恋更容易得到异性恋人群的同情和容忍。许多异性恋者以为,两个女同性恋在一起什么也做不成,当然,这种推测就像以为两个男同性恋在一起只做肛交一样的偏颇。事实上,女同性恋者之间既有感情的交往,也有性活动。女同性恋者的存在本身,就是对异性恋霸权和"男性生殖器霸权"的挑战,它有助于我们了解人类性倾向的多样性和身体快感的多源性。
 
据金西调查,终生绝对女同性恋者在女性中占3%;与同性发生过性接触的到45岁时达到20%;因其他女性产生过性唤起的女性到45岁时累计为28%。另外,在美国,有三分之一的女同性恋者和五分之一的男同性恋者是已婚的 (与异性结婚)。根据金西调查,有双性恋史的女性占独身女性的17%。对主动的双性恋生活感兴趣的人数固定在人口的5%左右。
 
对于同性恋有两种截然对立的观点,一种认为它是病态;另一种认为它不是病态。前一种观点以戈德·佩尔 (Gad Paille) 为代表,他指出:"喜欢同性恋显然是正常的性心理发展程序出现紊乱的结果。"后一种观点以马穆 (Marmor) 为代表,他认为:"同性恋行为和异性恋行为仅仅是人类性行为的区域不同,不能认为其中一个比另一个本质上更自然。"(转引自萨多克等,第2-3页) 据调查,在美国有43%的人觉得同性恋没有什么不对;有47%的仍然认为它在道德上是错误的;还有10%的人不表示态度。
 
在西方国家,历史上存在过的对男同性恋者的严厉法律有些对女同性恋者不适用,后者并不像前者那样遭到起诉,世界上只有西班牙、瑞士、奥地利和美国的佐治亚州有特别针对女同性恋的立法,或在刑法中不排除对女同性恋行为的处罚。尽管男同性恋遭到残酷的对待,女同性恋却往往仅仅被视为可以被忽略的小问题,被认为是"侍女、寄宿生和女演员们的肮脏的小过错"。
 
在20世纪的世界上,有三分之二的国家和社会默认了同性恋的活动,几乎找不到完全没有同性恋的社会。一位同性恋者说:"我发现自己作为同性恋者的身分与我可以有权拥有的其他身分同样都是基本的。作一个同性恋者与我的职业、我的阶级或我的种族相比是更根本的方面。"另一位说:"知道我自己是女同性恋者就改变了我看、我听和感知整个世界的方式。我开始懂得了我一生中以前一直没有注意的许多感觉与反应。"
 
福柯有一个极为重要的观点,他揭示了古希腊人与现代人一种完全不同的看问题方法,现代人看重的是,一个人的性倾向是同性恋还是异性恋,也就是性对象的性别和性活动的性别性质;而古希腊的人看重的是性活动质量的高尚与低下。"他们认为,对值得渴慕的任何事物 (不管是少男还是少女) 的依恋都出于同一种欲望,只不过较为崇高的欲望倾向于较为美丽、体面的事物。"弗洛伊德也表达过类似的思想,他曾说过:"古代与现代情欲生活的差别里最惊人的是:古人看重本能本身,而我们太强调对象的重要性。古人视本能为万有之源,甚至不惜因而提升低级的性对象;我们则蔑视本能的活动本身,只有面对美好的对象时我们才能纵容其活动。"
 
近年来,女同性恋女权主义日趋公开、活跃,女同性恋分离主义 (lesbian separationism) 也形成了一定的影响,她们提出"多元"(diversity) 口号作为对"变态"(perversity) 这一指责的回应。她们说,"我们已经超越了要求隐私权的阶段,甚至超越了开办女同性恋酒吧、实业和项目的阶段,达到了要求开展广泛的公开讨论的阶段。"(Barrett,95) 早在50年代,一小群女同性恋者在迪尔·马丁(Del Martin) 和菲丽丝·里昂 (Phyuis Lyon) 的领导下,建立了一个女同性恋组织,取名为"比利蒂斯的女儿",这个名字来源于由萨福一首诗改写的色情诗。目前在美国约有600个同性恋者的组织,有大量的出版物。她们经常举行大规模的游行示威活动;活跃在各类传媒上;选举能代表同性恋利益的地方议员和行政长官;争取法律上对同性恋婚姻的认可。80年代,在美军中,女兵将近15万人,有大量的女同性恋者无意中在那里得以聚集。她们当中有许多人在平民生活中是难以相遇的。无怪乎有人说,曾经不敢道出自己姓名的爱已经变得滔滔不绝了。
 
在西方,有很多人将女权主义与女同性恋联系在一起,可是有的女同性恋者认为她们的文化被女权主义重新解释了。她们认为,"女同性恋是实践而女权主义是理论"的口号不失为一个好的动员令,但它却歪曲了女同性恋的历史。她们批评保守派,认为她们反对和压制了一切有关性、性别、种族和阶级的严肃讨论。她们认为,性别主义是一切压迫的根源,而女同性恋女权主义是对男性霸权的威胁,女同性恋者必须组织起自己的运动以反对男性霸权。女同性恋女权主义猛烈抨击男性对女性的暴力行为和攻击性性行为。她们还认为,母性是女性的优点,而不是女性的弱点。她们反对异性恋霸权,即那种以为只有异性恋才属正常范畴的偏见。
 
文化女权主义也可以被视作一种分离主义的女权主义。文化女权主义的基本观点是:女性的特质是人类行为的最佳价值和正面价值;它强调有独立存在的女性文化,它是建立在女性特征的基础之上的。文化女权主义的代表人物之一庞克斯特 (Christabel Pankhurst) 有一个简单明了但相当激烈的观点:"女人的利益在于反对异性恋"。(Campbell,25) 文化女权主义所主张的解放妇女的战略包括建立妇女文化,从而使男女两性隔离。分离主义女权主义招致不少批评,它被批评为仇男倾向和翻转过来的性别歧视。由于分离主义主张从男性定义的体制、关系和角色活动中完全分离出来,还被批评为带有很重的乌托邦色彩。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