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银河 > 银河连载:《中国女性的感情与性》——女性自慰

银河连载:《中国女性的感情与性》——女性自慰

女性的手淫一向是性规范中较严厉否定的行为,在我看原因是双重的:一方面,它是性欲的表现,而不为生育仅为快乐的性欲,一向容易被赋予负面的评价;另一方面,它使女性可以不靠男性自行得到性欲的满足,从男权的角度看,它似乎是对男权的一种回避,蔑视,甚至是挑战。因此,在古籍和民间的观念中,一直有大量关于手淫有害的说法。虽然这些说法中不少是从保健角度讲的,但在这些说法的背后,无疑有上述两个方面的意识在起作用。
 
有关手淫的记载可在许多古代文化的典籍中发现,其中包括巴比伦、埃及、希伯来、印度。著名人类学家保罗·曼它吉萨把欧洲人叫作"手淫者种族"。他论证道,西方文明同时既刺激又压抑性欲,对非婚姻性交的限制促使人们进行手淫以作为替代。 因此有人认为,西方的主要文化形式之一是手淫的流行,尽管手淫从18世纪中期到20世纪初期一直是性方面的大忌之一,是通向无名恐怖的大门。
 
手淫禁忌在世界上许多文化中都有发现。伴随着手淫禁忌的是大量以医学和生理学名义出现的恫吓。在维多利亚时代的英国,女孩受到严密监视,所有触摸生殖器的行为都会受到严惩。医生告诫自慰的女人,这种行为过度会导致粉刺、耳聋、视力减退、气喘、肺结核、癫痫、瘫痪、记忆力丧失、犯罪、精神错乱和意志薄弱;它不仅会造成病理影响,还会造成一种玷污人的身心的罪恶气质;总之,手淫是一切坏事的根源。就连医学工作者中也一度盛行对手淫的谬见。一项对医科大学毕业生的调查表明,几乎有一半的学生认为,手淫会引起心理疾病。
 
金西指出,宗教之所以严惩手淫,是因为它偏离了性的"首要目标"——生殖。正统犹太教一度以死刑来惩罚手淫。……由于两千多年来宗教一直惩罚手淫,由于多数医生和专业人员一直禁止手淫,因此毫不奇怪,有过自我刺激的女性中,约半数由此产生了心理烦恼。这意味着,在每一天中都有数百万美国女子,在毫无必要地损害着自己的自信心和社会能力,有时也损害着婚内性生活和谐。这种损害并非来自手淫本身,而是来自她们的行为与道德戒律之间的冲突。在女性中,由此引起烦恼的人多于由任何其他类型性活动引起烦恼的人。
 
最早的关于手淫的正面评价出现于17世纪,医生西尼达弟赞成自慰,他提出,自慰不仅能够预防疾病,还能够使人气色良好。但是,更多的医生还是反对手淫,并把很多病态毫无根据地与手淫联系在一起。
 
金西则是从动物学和人类女性与雌性动物比较的角度对手淫行为加以论证的:"雌性家鼠、灰鼠 (栗鼠)、兔、豪猪、松鼠、雪貂、马、牛、象、狗、狒狒、猿、黑猩猩,都经常从事自我刺激。这说明,人类女性自我刺激生殖器,是一种与所有哺乳动物共享的能力,而且也都同样少于该物种的雄性。不过,人类女性比任何动物更多地懂得如何在自我刺激中达到性高潮,因此人类女性确实由此达到性高潮的比例,就比任何动物都高得多,接近百分之百。这一点,正是人类女性与任何雌性动物的根本区别。据金西调查,在所有性行为类型中,女性最经常地通过自我刺激达到性高潮。在自我刺激的总次数中,女性能达到性高潮的比例在95%以上。
 
现代医学认为,不仅没有任何确凿证据说明手淫是罪恶和不成熟的行为,而且有很多证据表明,手淫至少是无害的。到了60年代,手淫更在马斯特斯和约翰逊的著作中被高度评价为获得性释放的最有效手段。有些医生把自慰视为缓解性需求和性紧张的健康方法来加以提倡;更有性治疗家指导求治者通过自慰来体验快感,学习获得性高潮的过程。现代西方医学已经公认:手淫是一个积极的、促进性行为发展的因素。它通常能增加身体的舒适感,使性的快感和性幻想的内容融为一体。它坚定了女性应有的观念:女性性反应是正常的,自然的,令人愉快的。
 
手淫对于女权主义的意义非同小可。著名的妇女研究者<<海特报告>>一书的作者希尔·海特就曾主张,妇女应该独立地获得性的满足。她的调查有一个惊人的发现,即,只有很少女人在日常的性生活中达到性高潮,而通常大多数女人都是通过自我性刺激的手段达到性高潮的。一位女权主义者甚至声称:"妇女发现了手淫方法,这真是太棒了,因为这样她们就可以随心所欲地摆脱男人了。"
 
关于手淫行为的发生率,在四十年代的美国,据金西的数据,92%的男性和58%的女性有手淫行为;据1974年的调查,94%的男性和63%的女性有过手淫行为;到了八十年代,这个比率继续上升:约四分之三的青春期女孩自慰,另外还有10%在20岁以后发生自慰。最新数据表明,成年人中无论男女,自慰的发生率都在90%以上。以下是前西德城市青年的手淫状况:
 
根据金西的调查,女性手淫的频率有赖于女性的身心状况,因此它是测定她对性活动的兴趣程度的最好办法。它比用异性性活动来测定更好,因为后者更经常是由男性发起的,不足以测定女性的主动发起能力和性兴趣。在手淫人口中,每周平均数为2·4次,频率随年龄递减。据统计,女性的手淫频率为:单身女子中平均每周0·3-0·4次;在婚女子中平均每周0·2次 (每月1次)。
 
上述统计数字表明,手淫是人类性活动的重要方式。然而,还是有相当比例的女性拒绝手淫。根据金西的说法:我们调查的女性中,有许多人从未自我刺激过,其中44%说是因为自己认为它是一种道德上的错误。显然,许多这样的女性的性反应能力极差,因此才觉得遵守道德戒律轻而易举。从未自我刺激过的女性中,81%说是由于自己没有感到对它有什么需求;从未有过此类行为的女性中,还有28%是因为她们不知道女性也能自我刺激。
 
在行为之外,仍有许多人在观念上不能接受手淫,或认为对手淫比对性交更羞于启齿。21岁的美国人有五分之一拒绝回答关于初次手淫的年龄。在1967年一项全美调查中,那些承认自己有过手淫经历的大学生 (在男生中占82%,女生中占33%) 被询问,是否对这种行为怀有犯罪感、焦虑感。男女两性中各有三分之二的人承认有过这种感觉,其中有40%的人想过手淫是错误的、不道德的;有10%的人想过自己的学习能力会受影响;20%的想过自己的身体健康会受影响;40%至50%想过这是不成熟的表现;10%至20%想过自己日后的性能力会受到不利影响。由此可见,人们对手淫行为的看法有多么混乱,又对此怀有多么强烈的犯罪感。
 
在美国,手淫行为受到社会经济地位的影响。在上过大学的、中产阶级的人中,手淫更为常见;而在未上过大学的、下层社会的人中,手淫比较少见;此外,在有过自我刺激的女性中,受教育程度越高,达到性高潮的也就越多。形成这种区别有这样几种原因:首先,社会上层阶级女性的首次性交经验一般都发生得较晚,所以只好以手淫方式满足性欲。例如,在16至21岁期间,82%进过大学的女性没有性行为,而相比之下,没上过大学的女性则只有62%没有发生过性行为;其次,手淫的一大特点是要求在这个过程中伴有幻想,而对性幻想的爱好是中产阶级的特点;第三,对手淫行为的禁忌在上层社会并不十分严厉,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们在性态度上更为开放,这种情况不同于下层社会。
 
本次调查中也发现了以下一些与手淫有关的因素:
 
第一,手淫和性交的关系。对于一些女性来说,在对待手淫和性交 (不一定仅限于婚内性关系) 这二者的看法上,往往存在着一种反比的关系,即,越是对手淫持正面评价的女性,越不喜欢性交;反之亦然,越不喜欢性交关系的,越容易对手淫作出正面评价。二者或一因一果,或互为因果。也可以做这样的概括:喜欢"正常"的性行为方式和男女情爱的人是一类;喜欢手淫同不喜欢男女情爱的是另一类人。例如,一位尽管有过婚前性行为和婚外性行为但行为方式"正常"的女性,就表达过她对手淫的反感,她说:"我知道有手淫这件事,那叫什么事呀,那不是太降低人格了吗?我男友对我说过这样的话:自己解脱有什么不好?可我宁肯忍着也不愿做这种事,忍着忍着就没有感觉了。"一位在性欲难以解决时宁愿去找陌生人作一夜夫妻也不愿自慰的女性说:"我觉得手淫对身心不好,不可取,不应该做。"这似乎是一个悖论现象:在我的调查对象中,那些倾向于性自由 (有同不只一个性伴性交的经历,性关系比较随便) 并不同程度上有实践的女性往往都较反对手淫,认为不可取;而那些在与男性的性关系上比较拘谨的女性却更能容忍和更倾向于经历手淫。
 
第二,手淫与教育程度的关系。从调查中似乎可隐隐看出对手淫的看法和行为同教育程度的差别有关:教育程度较高的女性更容忍手淫,有这种行为的也更多;教育程度较低的女性对手淫的看法更严厉些,也较少有手淫行为。对这一相关因素的解释大致应当与前引以西方人为对象的研究结果相仿。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