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银河 > 银河连载:《中国女性的感情与性》——月经初潮

银河连载:《中国女性的感情与性》——月经初潮

女孩月经初潮时感觉是很不相同的,这些感觉可以被概括为以下几种:一、由对此一无所知而引起的恐惧感;二、由对此事的负面看法而导致的羞耻感、厌恶感甚至自卑感;三、视为平常事。但调查发现,极少有人对这件事持有肯定的正面的感觉,比如,由于期待成为成熟女性而引起的欣喜感觉;由于对这件事的正面看法而引起的自豪感等等。
 
1 事先对月经来潮一无所知
 
调查对象中有不少人在事前对月经来潮一无所知。这和她们进入青春期时的时代气氛有关,也与同龄人 (姐妹、同学、朋友) 之间传播这类信息的方式有关。调查表明,事先的一无所知往往会使女性对自己的这个生理特征产生恐惧或厌恶一类负面的看法。
 
一位女性讲了她月经来潮时的不知所措和不洁感:"有一次我去看话剧,忽然觉得底下湿湿的很难受,跑去厕所一看,特可怕,全是血,我不敢跟别人讲,也不知该怎么办,就找了张课本纸叠了叠垫上了,特别硬。那天我回家,妈妈不在,只有爸爸在,我不敢和爸爸说,就憋在心里,觉得特别难受,心情特别不好。后来回了学校,同宿舍的一个女孩正好来例假,我看她拿出个新例假带,垫上了纸。我心里又斗争了半天,才下决心把她叫出来,她一出来我就哭了。她说怎么了怎么了?我就告诉了她,她笑了,说,没事,我带你去买月经带。我总算过了这一关,可是心情仍很坏,觉得一来这个就失去了少女的纯洁似的。那年我13岁。"
 
一位女性为月经来潮感到害羞并从中得到"女人命苦"的印象:"我来得特别早,来时不到11岁,才小学三四年级。那时别的同学还都没来,所以我很害羞。我还记得当时我在游泳队,教练是个男老师。我月经来了害羞,不想告诉老师,可要是没有理由请假就必须去练游泳。我还记得当时为了既不告诉老师真实原因又能找到个合适的借口煞费苦心。来之前我从来没听说过要有这种事。那次是在我姑姑家过暑假,我游泳回来就发现游泳衣上有血,我以为哪儿划破了,找了半天也没找到。后来我就使劲洗那件游泳衣,谁也没告诉,连着两天都是这样。后来我躺着看书,还翘着腿,我姑姑就发现了。她给我用布做了一个月经带,我还不愿戴,因为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了。姑姑告诉我说,女人都要有这个;我说,我姐姐怎么就没有?其实是我姐姐没有告诉我。我又问,以后我每天都要戴这个东西了吗?她说,过几天就会好的。我那时特别爱喝冷饮,因为不懂得利害,就在那前后还喝了冰冻的酸梅汤。后来痛经伴随了我20多年。有一段时间痛到每次来时浑身出冷汗,呕吐,疼得大呼小叫的。上中学时,每次来月经都是同学把我送回家。有一次我疼得哼哼地哭,我奶奶就说:女人的命就是苦。我几个姑姑小时候也都是这样,疼起来又哭又叫的,绞着疼。后来我和一些女友谈起来,发现有人居然一点都不疼,从没疼过,我真惊讶。"
 
好几位女性讲了她们对月经来潮的恐惧感:
 
"我发育比较晚,17岁才来。没人给我讲过,我很害怕,心理压力很大。"
 
"我是小学四五年级来的,当时吓死我了。我妈我姐都没讲过,她们特别保守。来的前两天,我和哥哥打架,他推我,一失手,把我的嘴都磕破了。那天我放学回家,觉得粘乎乎的,一看是红的,我一点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还以为是和哥哥打架打的。我也没跟妈妈说,就悄悄在厕所洗,半夜起来洗了好几次。那几天,我惶惶然不可终日的,好像自己做了什么坏事似的,有恐惧感。但是也朦朦胧胧知道这是女人的事。直到第三次来月经才被我妈发现。我妈的引导也有问题,她对我说:哟,你可能不会长个儿了。这是她老家的说法。那时候我才1米53,又矮又胖,我很痛苦,大哭了一场。我来的算早的。记得那时候哪个女生一不上课间操,我们就知道她'那个'了。有个小男孩还问我:你凭什么不上操,你也没病。有的早熟的男孩就说:是妇女病。"
 
"我月经初潮时,一点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爸爸妈妈都不讲。我在家里又是老大。记得那是小学六年级,来了以后我吓坏了,不知是怎么回事,自己拿棉花去堵。后来我告诉了阿姨,她给了我一个月经带。听说有人对这件事有不洁等坏的感觉,我倒没有。"
 
"我是初二时月经来潮的,我比一般人晚。来的时候我不懂,很害怕。我母亲没对我讲过,她对我的教育是忽视型的。我以为是在哪里磕破了。"
 
"我是14岁来的月经。记得来时我正在打排球,我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一开始感到非常恐怖。第二次来的时候,我哭了,想道,一辈子一直这样可怎么办。第二年这种恐惧感才没有了。"   
 
"我是14岁来的,当时一点都不懂是怎么回事。记得小时候有一次我偶然看到过一个大人有这种情形,我当时告诉了妈妈,说那个阿姨屁股拉血,妈妈也没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我来的那次正因为肺炎住医院,我不知怎么办,就跟护士说了,护士给我讲了这是怎么回事,还拿口罩给我做了个例假带。事后妈妈才给我买了真正的例假带。我在家里是老大,我妹妹懂这事是我告诉的。" 
 
"我月经初潮是12岁,那时是小学五年级,同学们也大多不知道这个。记得当时是和一个女同学在我家,我对她说,我的肠子流血了。她好像稍微知道一点这是怎么回事。晚上妈妈下班回来,我问了妈妈才知道。 "
 
"我是18岁来的月经。小时候我很糊涂,不懂这些事,也不爱打听,没仔细想过。来了以后是姐姐教我该怎么做的。"
 
"我是不到13岁来的。来之前基本不知道,只朦朦胧胧有点意识。来后我跟妈妈说了,妈妈大概给我讲了讲。我倒没觉得脏,可是觉得很害羞。记得那会儿课间都不好意思去上厕所。"
 
"我是12岁来的月经,当时我正好被汽车撞断了腿,躺在病床上。忽然来了月经,我一点都不懂,吓坏了,以为是我的伤口出了问题。我很慌,马上叫了护士。护士就笑了,她告诉我这是来月经了,还告诉我该怎么弄。我到现在还记得那个护士笑我的样子。"
 
有的女性从自己的经历中吸取了教训,改变了对自己女儿的教育方法:"我家兄妹六个,两个姐姐对我都特别保密,觉得不到时候说这些不好。那天我和姐姐提起这件事,她很后悔当初没跟我好好说清楚。她对自己的孩子就不那么保密了,所以她的孩子还没到岁数就知道了。"
 
2 事先对月经来潮略有所知
 
事先对这一生理现象有所了解的女孩恐惧感较少,但仍有不少人有厌恶感:"我是14岁来的月经,来之前就知道了,知道是女孩子都要有的,但我还是很紧张。我特别不希望有这种事,觉得很脏,很麻烦,很痛苦,每次一来就腰疼、肚子疼。"
 
有的女孩只是知道有这么一回事,但对此事的原理及具体细节不甚了了:"我是14岁来月经的。我知道有这么回事,但不懂是怎么回事。"
 
对于那些在月经来潮之前已对此略有所知的人来说,知识来源主要有三类:第一,从家人如母亲或姐姐处得知;第二,从同学朋友处得知;第三,从学校教育中得知。
 
第一类女孩是从家人那里得知的,她们在月经来潮时得到了长辈或姐姐的指导,她们是幸运的:
 
"我是13岁半来的月经,因为我这个人比较早熟,所以我妈在我11岁时给我讲过一点,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该怎么做。"
 
"我是十二三岁时来月经的,记得是初一。当时我就知道是怎么回事,是我姐姐告诉我的。我姐姐例假来得早,我开她的玩笑,叫她'大例假',我一这样叫,她马上就面红耳赤。她性格特别柔和,可只要我一说这个,她立刻就成了母老虎了。"
 
"母亲给我讲过这件事,我事先既知道原理,也知道该怎么弄,所以我对这事没有羞耻的感觉。但是母亲给我讲这件事时特别严肃,让我感到很害怕,对这事有恐怖感。有很长一段时间我都不懂得要用凉水洗有血的内裤,一直用热水洗,洗不掉。刚开始来月经时身体很难受,反应很大。"
 
"月经初潮是13岁,记得是个冬天。那时已经有同学来了,她们在一起讲这事,好像挺神秘的。我来时妈妈姐姐都告诉过我了。我来得不算早,别的同学都十一二岁就来了,但也有十七八岁才来的。"            
 
"我14岁来的月经。来时候我知道,好像无师自通似的。可是我不知该怎么跟母亲说,想了一整天才敢说,觉得自己犯了大错似的,不能和人说。最后终于还是和我妈说了,我妈给我解释了这件事。"
 
第二类是从同学朋友处得知的,多数调查对象是通过这一途径了解这件事的:
 
"我是14岁上初二时来的。来之前就知道。小时的伙伴互相说过这件事,所以知道。我当时觉得这事很脏,弄在裤子上一点点就觉得很脏。但是总的看法觉得还是自然的。"
 
"我是15周岁来的,正上初三。来时我有点知道。我上学早,是班上年龄最小的,所以别的同学大多数已经来了。她们虽然没具体说,但我大致知道是怎么回事。月经来之前就有白色分泌物,使我心理感到紧张。有个大同学说,我昨天出洋相,以为是白带,其实是月经来了。我从这些谈话就知道别人也来,心里就平静下来了。"
 
"我是十四五岁来的月经,那时已从同班同学那儿知道了。有人来了,别人就会说谁谁开始'倒霉'了。所以我来时没有恐惧感,如果人家都来了我不来就有毛病了。但同学都叫它'倒霉'对我的意识有影响,认为给自己带来很多不方便。"
 
"我是13岁月经初潮的,记得是小学六年级。当时我已经知道有这么件事了,因为班上同学中已经有人来了,我是班干部,别人来月经到我这儿请假,我就这么知道了。记得月经刚来时我感到很羞耻、恐惧。有一次我听到奶奶跟邻居说,这孩子们现在这么早就来月经。我听见后觉得特别生气,就哇哇地哭。"
 
"我是差一点不到12岁来潮的,当时我们班的少先队大队长 (11岁) 也已经来了,她给我讲了这是怎么回事,让我别害怕。后来我又跟妈妈说了,妈妈也给我解释了这件事。"
 
"小学五六年级有人来了,学校就让她去上教工厕所。还记得等她上完厕所一出来,我们一大群女孩就拥进去看她的纸。那年我妈去'四清',我担心如果她还没回来我就来了怎么办。我总不能和爸爸说这事吧。幸好我妈临走前给了我一个月经带,我心里一块石头才落了地。我没觉得这是一件坏事。但是有一件事引起我对月经的反感:我16岁时得了肝炎,是大串联的时候得的。我的一个邻居,是个大人,他对我说,把月经纸焙干吃下去能治肝炎,引起我对这事的反感。"
 
访问到的人中月经初潮最早的一位是9岁:"我是9岁来的,我们班一共有三个人来,我是第二个,比我先来的那个女孩告诉我是怎么回事,我就知道了。记得当时很惊慌,很害怕。还记得为了能游泳,月经来之前我就喝醋,这样可以晚来半天。我觉得这事很丑,像秘密一样藏得牢牢的。我从小和妈妈关系不好,她总是疏远我,压抑我,所以我不让家里人知道,只有我们几个知道,互相分担。因为一来月经就不上体育课,所以男孩也知道了,就起哄。"
 
在访问的人当中月经来潮最晚的一位是在十八九岁时才来的:"初中我得胃病,人只有39公斤。高中时才来,可一直到上大学还不正常来。我当时是校游泳队的,一游泳就半年不来。22岁那年去社教,农村天寒地冻的,生活很苦,那时也一直不来,有半年时间。记得我当时还挺高兴的,因为农村条件那么差,什么都没有,月经来了不好办。"
    
1957年的女性回忆说:"来月经时13岁,当时不觉得害怕。小学四五年级就有同学来了,所以就知道了。来之前妈妈没给我讲过这事,可也没有恐惧感。"
 
第三类是通过学校教育了解的,这种情况不多,证明青春期生理卫生教育不充分,至少在过去的几十年间是匮乏的。
 
一位年过五十的女性回忆她在四十年代的青春期教育:"我月经初潮是15岁。当时没有什么心理震动。因为我上学早,比同班同学都小两岁,她们都来了。那时是解放前,我进的是当地一所最好的学校,学校有卫生课,讲过月经卫生,该怎么处理很明确,很自然。"
 
有些学校的老师也为女生的月经来潮做了有益的工作:"我是十三岁半来的月经,来的时候我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因为上小学时就有人来了。记得小学老师还召集班干部,告诉大家这是怎么回事,说如果谁来了,照顾一点,我是班干部,所以那时我就知道了。自己来的时候一点也不惊慌,觉得该来了。"
 
"我是16岁半来的月经,在中学我们班48个同学里,我是最后一个来的,所以我来之前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其实,我在小学 (那是北京很有名的一所小学) 时就上过生理卫生课。我这个人不论生理还是心理都成熟得特别晚。当时班里同学不好意思去买卫生纸,就求我帮她们去买,因为她们知道我还没来。我从第一次就开始痛经,疼得很厉害,一直到结婚以后才好些。"
 
"16岁来月经,我因为来得晚,所以都懂,也上过心理卫生课。当时觉得见不得人,好像有一种耻辱的感觉。"
 
总的看来,月经来潮是女性人生的一个重大事件,是促使女性意识到自己与男性具有性别差异的一个重要关头。从我访问到的女性的经历与感觉来看,尽管许多人能够从一开始或随年龄增长把它看作一件很自然的事情,但是,的确有不少人在月经初潮时由于无知而产生恐惧感,或受周围人们看法的影响,对女性特有的这一生理现象产生不洁、厌恶一类的负面感觉。
 
这种情况并不是中国独有的,不仅许多欠发达国家中有类似的情况或对月经更严厉的负面看法和风俗习惯,就连我们心目中最开放、文明程度最高的欧洲在中世纪时也是这样的。信仰穆斯林教、印度教或摩西教的女人在经期都认为自己身子不洁,因此必须藏匿一段时间。在位于南美洲北部沿海的苏里南,每当月经来临,黑人妇女便要与外界隔绝,独居一处,如果有人向她走近,她必须喊道:"我不干净!"(海斯,第39页) 中世纪的罗马天主教信条甚至规定,来月经的妇女不许进入教堂。实际上,这种对月经的负面看法还可以追溯到更久远的年代。例如,罗马历史学家普林尼是如此描述接触经血的后果的:"接触了它,鲜葡萄酒变酸,田地变贫瘠,嫁接的植物会死去,田园的种子会干瘪,树上的果实会坠落,钢刀的刃会钝,象牙的光泽会暗淡,蜂群会死去;即便是钢铁也会立刻生锈,而且空气中将弥漫着臭气;狗只要尝到经血就会立即变疯,并使被狗咬的伤口染上一种不可救药的毒。"(转引自凯查杜里安,第211页) 人们虽然不再相信这些假说,但对月经的恐惧感至今仍在影响着人们对经期妇女的看法。
 
作为对比,我在此引用一位西方女性对月经初潮的感觉,她说:"12岁那年,在朋友中我第一个来了月经,戴上乳罩。我感到自豪而又倨促不安。本来,我已经是一个丰满而内省的少女,突然又长高了几英寸,伴随着胸部的发育,一个夏天就使我出落成为一个出奇的苗条而又匀称的小女人。奇怪的是,对这种情况我虽已时有预感,但仍然像幻想中的教母访问我那样,使我心情激动不已。不过,最令我兴奋的是自己的变化和发现自己对男孩子的吸引力而陷入自我陶醉的快乐。"(转引自海德,第184页)
 
对于月经来潮这一无害的生理现象,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误解、恐惧甚至是厌恶?原因首先来自无知,人类的先祖对于不可解释的生理现象产生误解是无可厚非的,但是,在现代社会中仍然对一种自然的生理现象抱有恐惧感和厌恶感就只能被视为冥顽不灵和愚昧了;其次,对月经来潮的负面评价反映出妇女地位的低下——由于妇女的地位低下,所以她的某种生理现象会令人厌恶;
 
最后,对月经来潮的恐惧感和厌恶感反映出一种禁欲主义的心理倾向,因为它是小女孩开始向成熟女性转变的信号,对它的厌恶表明一种希望停留在女孩阶段、不愿成为女人的心理。这种心理产生于不希望彰显而力图掩饰女性第二性征的社会氛围中,而这种社会氛围正是禁欲主义文化中所特有的。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