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银河 > 淫秽品与个人选择

淫秽品与个人选择

 

 

此前据报载,陕西延安某派出所接到群众电话举报后,进入一居民张某家搜查“黄碟”,遭到拒绝后双方发生冲突,后张某被警方带回派出所。在前些年,某地还发生过公民因在家里集体看“黄碟”而被逮捕判刑的案件。

    

同西方国家在开放与禁制淫秽品问题上长期争论不休的情况不同,禁制淫秽品的法律在中国从来是“没有争论”的,而且被认为是最“得民心”的。如果说权力对人的禁制在别的问题上不免有点心虚气短,在禁毁淫秽品问题上却一向是理直气壮的。

    

我国现行刑法中关于制造、贩卖、传播淫秽品的条文与宪法中关于出版自由的条文有矛盾。这种情况同西方反淫秽派与言论自由派所面临的情况有近似之处。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事是令人厌恶的,比如说观看淫秽品(黄碟)。这种事不大体面,层次较低,为趣味高尚一点的人们所不齿。但是厌恶不可以成为法律的依据。趣味和道德不关法律的事。有人愿意过趣味高尚的生活,听高雅的音乐,看高雅的绘画,读高雅的书,他们当然有权利这样做;有人愿意过趣味低下的生活,听淫秽的音乐,看淫秽的图画,读淫秽的书,他们也有权利这样做。所谓自由就是选择的自由。人有选择高雅的权利,也有选择淫秽的权利。

    

事实上,如果你来到中国的某个小城小镇,淫秽品随处可见,淫秽书刊录像比比皆是。这证明了两件事:第一,选择不高雅、不体面的生活的人很多。第二,关于禁止制造、传播淫秽品的刑法条例在那里并没有实行。但是,淫秽品的泛滥并不能证明宪法关于出版自由的条款起了作用,因为每当“扫黄”一来,这些淫秽品还是要被藏起来,等到风声一过,再偷偷摸摸地摆在柜台底下卖。

了解抗疫现场,参看财新“万博汇”: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