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银河 > 有没有普世价值?

有没有普世价值?

此前,普世价值这个概念变得越来越受关注,争论火爆。正在这时,读到李零的“读《西洋世界军事史》”一文,他是否定西方所谓“普世价值”的。他认为,西方的“普世价值”首先是基督教宗教观,其次才是那四大口号:自由、平等、博爱和民主。随后,他一一揭露了这些口号背后所隐藏的西方利益内核,并揭示出它们与战争的关系。以李零深厚的历史学养和强大的论证能力,所讲的道理不由人不服。
       
但是,他的论证只是说明,西方国家所说的普世价值并不是真正的普世价值,而是与它们的历史、它们的现实和它们的利益联系在一起的非普世价值,他并没有因为西方所说的普世价值不是真正的普世价值,从而得出这个世界上并没有普世价值这一结论。按照他的逻辑,如果有人把西方国家所认定的普世价值当了真,那就很可能要犯错误。他举了个例子,在一个伊拉克战争讨论会上,主办者宣称,讨论的前提是“美国代表普世原则”,令他深受刺激。因为美国发动伊拉克战争是为了本国利益(石油),根本不是为了什么普世价值,公平正义。退一万步说,萨达姆是专制暴君,按照普世价值是应当下台的,那也应当由伊拉克人自己来推翻他的统治,轮不上美国派军队去那里。
       
但是我的问题不一样,我想知道,到底有没有普世价值?换句话说,有没有人类普遍认为是好的东西和人类普遍认为是坏的东西,不论是东方人还是西方人,不论是黄种人还是白种人,不论是中国人还是美国人。我倾向于认为,人类是有普世价值的。它决不是某个国家、某个人种所宣称的普世价值,而是真正的普世价值。它肯定不是基督教宗教观,也不是前面提到的西方那四个饱含区域历史、现实涵义的口号。
       
我心目中的普世价值暗合马斯洛的五个需求层次:
       
首先是生存价值。所有的人都有维生的需求,吃饱穿暖,不生病,还要生殖繁衍。在生存的层面,吃饱比饥饿好,穿暖比冻馁好,健康比疾病好,繁衍比绝种好。这就是普世价值,是人都这样想。
       
其次是安全价值。所有人都有安全的需求,不受他人强加的人身伤害,财产不会被偷被抢,不会在战争中被打死打伤。在安全层面,不受伤害比受伤害好,和平比战争好,这也是普世价值。
       
第三是归属价值。所有的人都有归属的需求,要归属于一个家庭,一个组织,一群人。受到接纳比被拒绝好,跟一些人在一起比孤零零一个人好。这也是普世价值。
       
第四是尊重价值。所有的人都有得到他人尊重的需求。受人尊重比被人排挤好,得到荣誉比受到羞辱好。这是普世价值。
       
第五是自我实现的价值。所有的人都有自我实现的需求,他生命中的创造力会涌动,会喷涌,每个人都有一些特殊的才能,不是擅长这个就是擅长那个,有人擅长求真,有人擅长求善,有人擅长求美。人的才能能够实现比实现不了好,真善美比假恶丑好。这也是普世价值。
       
不管什么样的制度,如果它能保障人的生存、安全、归属、尊重和自我实现这些价值,它就是好的制度;如果它妨害人的生存、安全、归属、尊重和自我实现,它就是坏的制度。因此不可以断定多党制就是最好的制度,两党制就是次好的制度,一党独大就是不好的制度,还是要看这个制度的运行对上述普世价值是促进还是妨害。制度只是实现普世价值的手段,它本身不是普世价值。世界上某一群人(某一国家,某一社会)所宣称的普世价值也不是普世价值,只是他们那一群人的价值。
推荐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