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银河 > 纯粹的欢乐

纯粹的欢乐

那年,世界杯开幕正好出差,开幕式时正在火车上,所以没看着。后来听说开幕式的主角是一位屎壳郎,推着足球出场。虽然至今没看到这位主角的造型,但是心里感到很佩服。比起我们中国办奥运会的庄严肃穆,他们这个玩笑开得够大的。其实我觉得这个创意倒更接近足球的本质——本来就是玩儿嘛,就是全世界人民一起玩一场游戏,英文 play a game 本意就是玩游戏嘛。虽然用了“军团”“开战”“战胜”“战败”一类的军事术语,但是它毕竟不是世界大战,跟政治、军事都无关,甚至跟经济都无关——要不然岂有中俄这样的大国没份儿,朝鲜加纳这样的小国倒能参加的道理。
   
我们应当恰如其分地把世界杯看作一场纯粹的游戏,纯粹的欢乐,纯粹的狂欢,这不仅更符合足球的本质,对我们也是一个安慰——如果是比国力,那我们参加不上就很痛苦,很焦虑;如果仅仅是一个游戏,那我们自己玩不好也没什么,自己玩不好就看别人玩,他们表演给我们看,也没什么不好。我们的快乐程度虽然比日本人、韩国人低一些,但还是得到了快乐。
 
记得80年代我在美国留学时,美国人也玩不好足球,据说是因为足球进球太少,美国人是小孩儿心性,看着觉得不如篮球、橄榄球过瘾。我有时也觉得足球看着不耐烦,尤其是0比0的比赛,看着觉得很闷。有时甚至产生一个罪恶的想法:不如取消守门员,防守只靠后卫,这样每场能进个十个八个球的,足球还能好看一点。如果让我在看足球和看斯诺克之间挑一样,我宁肯挑斯诺克。
 
总而言之,或者由于中国近代史上过于屈辱,或者由于我们的国民比较缺乏幽默感和游戏心态,我们总是显得过于严肃,连做个游戏也要联想到“阶级仇民族恨”上面去。朋友跟我讲,那天他在麦当劳里看日本队那场比赛,旁边有个小伙子一直在用脏话痛骂日本人,连他这个平日里满嘴脏话的人都听不下去了。中日之间有仇恨,有反感,大都是非理性的感觉,所谓非理性就是一种无缘无故的(当然,中国人对日本人的反感不是无缘无故的,他们欺负过我们,侵略过我们,我们讨厌他们曾经是完全理性的。但是,在和平时期,这种厌恶中非理性的成分就越来越大了)厌恶和排斥。上次看“锵锵三人行”,有个日本人说,很多日本人都觉得中国人“脏”,我听了就很受刺激,很反感。因为觉得一个人种“脏”已经不是以事实为依据的理性思维,而是带上了种族歧视的非理性意味。但是话说回来,足球不过是游戏。如果日本人现在来侵略我们,我们13亿人全都会扑过去把他们打个稀巴烂;如果人家只是踢个球,做个游戏,我们就不必那么激动了。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