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银河 > 影视作品中的女性形象及其批判

影视作品中的女性形象及其批判

编辑寄来左芳关于影视女性形象的整体陷落的批评文章,让我谈谈看法。我不怎么看国内生产的影视作品,因此似乎缺少发言权。只能就批评文章作者的观点及其所批评的现象发表一点看法如下:
 
1、关于正确与错误
 
左芳的批判应当被定位于对影视作品中男权主义倾向的政治批判。她所批评的当前影视作品中“美化男性的不负责任”、“遮蔽女性的真实处境”、“歧视女性成为时尚”等现象,是从女性主义的视角所做的政治批判。
 
我有一个基本的判断,那就是:我们的社会是一个缺乏性别敏感的社会,绝大多数人都没有性别意识。所以有许多在西方已经是“老鼠过街人人喊打”的错误观点,在中国却可以堂而皇之地招摇过市,至少没有人能意识到它在政治上是错误(politically incorrect)的。比如说歧视妇女的观点及其艺术表现。
 
我隐约记得,在《大宅门》热映之时,有位记者访问了它的导演。这位导演明确表示,他的这个作品是写给男人们看的。我当时隐隐感到,他这话的意思一是嫌现在的中国男人太窝囊,没有男子气;二是他想通过自己的作品告诉中国的男人们,什么样的人算是“老爷们儿”,怎么样做才叫有“男子气”。不知理解对了没有,反正看完他的访谈录,我留下了这样的印象。那么,导演心目中的“老爷们儿”是什么样呢?答案是:壮怀激烈,干大事,活得痛快。这个痛快除了事业的成功,当然还包括了搞好多女人。最好是像男主人公那样,不仅数量搞得多,质量也高:有的女人为他争风吃醋,甚至有女人愿为他死。按照导演的看法,这才是老爷们儿呢。
 
我知道,很多中国男人对这位导演的价值观或多或少是认同的,只是对这种价值观有点“久违”之感。因为解放后,共产党一直在讲男女平等,以致大家对这种观点渐渐淡忘和陌生了。让这位导演一提,大家居然觉得挺新鲜(违背了男女平等的老生常谈)。《大宅门》的主人公也因此让人觉得“不落俗套”(公式化的男主人公是不能歧视妇女的)。
 
然而,新鲜的东西不一定都是新东西,也不一定是正确的东西。对于“现在”来说,“过去”和“未来”都是新鲜的,不一样的。而歧视妇女就是属于“过去”的,它是“沉渣泛起”,它是古旧的,传统的,是中国历史上的糟粕,白老爷和他的女人们的关系就像裹小脚这种“国粹”一样,是令人恶心的。而且它是政治上不正确的。错就错在歧视社会上的弱势群体——妇女是我们社会中的弱势群体。
       
对于从弱势群体如女性的角度对影视作品提出批评,人们还不大习惯。这就是左芳的文章引起较大反响的原因之一。在我看来,这样的批评太少了,应当再多一些才好。各种各样的弱势群体——不仅是女性,还有少数民族、性少数族群,以及所有相对于社会上的强势群体来说处于不利地位的人群——都应当发出自己的声音,不能任人宰割,任人欺侮。要严密地监督所有政治上不正确的言论,当然也包括它们在影视中的表现。例如,国外就有同性恋群体的媒体监督组织,专门盯着各类媒体中歧视同性恋的言论和作品,点名抨击。记得此前不久,我们中国一位搞现代戏剧的导演发表过这样的言论:“女人就是在床上用的。”这种话要是出现在西方的媒体上,说这话的人早就被唾沫淹死了。对于这样“政治上不正确”的言论,我们当然要痛加批判,以正视听。
 
2、关于真实与虚假
 
然而,政治上不正确的东西不一定在艺术上不真实。再以白老爷为例,他娶四个老婆在允许纳妾的时代就是社会的真实情况;先锋导演身边的女人们只是在“床上用的”也许也是他生活中的真实情况。男权的社会几千年了,女性的地位低下的确是符合生活的真实的。相比之下,男女平等倒常常不符合生活的真实。
 
艺术描绘生活的真实没什么不对,我们总不能去赞赏虚假的艺术吧。左芳在她的文章中说:“影视作品对妇女问题百般压缩,不真实地降低她们在家庭和社会的作用,女性被片面描述、粗俗贬低……”此言有些偏颇。如果女性在某个时期、某个地点地位是低下的,那么写出这种低下就不是“不真实”的。我们不能要求所有的作家都去写男女平等的时期,不去写男权的时期;我们也不能要求所有的作家都去写男女平等的关系,而不去写男人压迫女人的关系。
 
也许有人会说:作品并没有描述所有的真实,因为有些男女关系是平等的,它没有描述这些平等的关系,只描述了不平等的关系。但是,我想,我们不能要求所有的作家都写平等的关系,不写不平等的关系;我们也不能要求所有的作家在所有的作品中都写平等的关系,不写不平等的关系。这样的要求有点过分。
 
也许有人会说:对于真实的描述一定要有个正确的态度,对于男人压迫女人的关系,如果你是反对的就可以写;如果你是赞成的就不可以写。我想,这样的要求对于作家来说也是不适当的。换言之,我们不能要求所有的作家都做到“政治立场正确”。如果要求每位作家每写一个戏都要“政治立场正确”,那不如直接要求他们去写政治论文,或者不如让他们干脆发表政治宣言算了。这种要求的荒谬是显而易见的——它将取消所有的文艺创作。
 
3、我们该怎么做?
 
哲人言:我坚决反对你的观点,但是我坚决捍卫你发表这种观点的权利。因此我认为,对于影视作品中各种政治上不正确的观点,正确的态度是:我们一方面要批评你的观点,另一方面却要捍卫你发表错误观点的权利,捍卫你创作的权利。
 
综上所述,我认为,左芳的批评在文学批评上毫无意义(它不属于文学批评的范畴),它是一个女性主义的政治批评。换句话说,它作为政治批评是对的,它作为文学批评是错的。从政治批判的角度,我们可以说,女性在我们社会中处于弱势地位,而这些作品正好是男权嚣张、女性受辱的社会现实的反映。作品也许反映了社会真实的一个方面,但这个真实是坏的,是应当批判的。但是,我们不可以说:这些作品把女性写成是地位低下的,因此这种描写是不真实的。
 
政治立场不正确的影视作品过去有,现在有,将来还会有。它们当中有些在艺术上是真实的,有些是不真实的。概括地说,用政治立场和艺术真实这两个坐标来衡量,影视作品可以被分为四类:第一类,政治上正确,艺术上也真实;第二类,政治上正确,艺术上不真实——比如说,把旧社会的一个妾写得跟现在的女干部似的;第三类,政治上不正确,艺术上真实——比如说,写一个女人明明是男人的奴隶,心里却特别高兴,特别享受。现实中确实有这样的人,因此作品有可能是真实的;第四类,政治上不正确,艺术上也不真实——比如过去充斥文坛的描写阶级斗争的作品,老地主破坏水坝什么的。它们在政治上歧视少数族群,在艺术上也不真实。
 
我们该怎么做?我们赞赏第一类作品;唾弃第四类作品;对第二类作品,批评其艺术上的失真;而对第三类作品,则仅仅批评其政治上的不正确。以此标准看左芳的批评文章,她对那些影视作品所做的政治批评是有道理的,但是对它们的艺术评判未必中肯。

了解抗疫现场,参看财新“万博汇”: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