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银河 > 人,诗意地栖居

人,诗意地栖居

人,诗意地栖居。人在大地上从出生到死亡仅仅存在百年,三万多天而已。从日出到日落,一天过去,三万减一。既然如此,怎能不诗意地栖居?
 
人应当仅仅是诗意的栖居,因为如果没有诗意,生活不值得一过,毫无意义。唯有沉浸在诗意之中,才是真正的存在。
 
第一次看到海德格尔的诗意栖居的名句,心便受到深深的吸引,感到振聋发聩,并深受感动。它像一个在心中萦绕了太久的句子,一经被说出,便引起酝酿已久的共鸣。
 
在无神论时代,生命之无意义这一事实已经昭然若揭,于是所有清醒的灵魂无可避免地跌入进退失据的境地:既然如此,何必要活呢?既然如此,还怎能有快乐?
 
唯一的答案在这个句子之中:唯有诗意地栖居。人的生命如惊鸿一瞥,如白驹过隙。在这短暂而无奈的一瞬当中,多数人懵懵懂懂地来了,走了,没留下任何痕迹,没有在这个世界的岩石上留下刻痕,没有在这个世界的水池中激起涟漪,甚至连空气都没有被搅动。既然如此,我们这是在干嘛呢?
 
既然客观只能如此,就只能在主观上做点文章了:既然生命如此短暂,如此无奈,只有在主观上使自己的生命成为诗,充满了诗意,沉浸在诗意之中,使诗意成为自己的生存状态。具体说,就是要在有生之年不断地追求爱与美,只有爱与美才是诗意,只有沉浸在爱与美之中的存在才是诗意的栖居。
 
所谓诗意的栖居应有以下几种释义:
 
首先,人应当在有生之年时时意识到自己的存在,审视自己的存在状态,修正不良状态。许多人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存在,有些人只是偶尔想一下这件事。诗意的栖居者是那些常常意识到自己的存在的人。
 
其次,人的有生之年应当是审美生存,即所谓诗意的生存。人生的最高目标是追求美。对美的审视,对美的追求,对美的享用,对美的创造。如果生活中没有美,只有丑陋,那就不值得一过。
 
最终,人生并无意义,它只是惊鸿一瞥,白驹过隙。像昙花一现,美丽地盛开,然后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像流星划过夜空,灿烂地闪耀,然后就无奈地陨落。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