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银河 > 自由地写作,形式不重要

自由地写作,形式不重要

莉迪亚・戴维斯是我看重的作家。她某年斩获了布克奖,被誉为美国在世的最好小说家。她的写作无视传统的分类法,其特点是对小说创作常规和疆界的蔑视与突破。小说短则一两行、一段话、一两页,长则几十页。没有传统小说叙事结构(开端,发展,高潮,结尾),没有戏剧冲突,没有有名有姓的人物。主人公是一个无名的男人、女人、母亲、妻子、丈夫,住在一个无名的地方,面对一个抽象化的问题。有时写的甚至不是人,是一只老鼠,一条鱼,一个奇特的行为,一些概念,一段冥想,一个思辨。她认为,任何事物都可以被写入小说,而小说也可以采用任何形式来写。她被同行称为“一位基本上属她自创的文学形式的大师”。她涉及的问题有孤独、焦虑、自我意识、身份的不稳定性、各种形式的爱(它的深度、无望、受挫、失去)、痛苦、疾病、衰老、社交、伦理、情绪和思维。(以上引自《独一无二的莉迪亚·戴维斯》,吴永熹,新京报2013年5月28日)
 
上当当网搜了一下,还没有中译本,准备去国外买她的书。这正是我心里想的,竟然已被她捷足先登,而且成了气候。她是一位先驱,我准备追随她。心中的激越来自自由奔放的感觉。这就是我真正想做的事。
所有的形式都是约束,真正的自由奔放的表达必定是忽略形式的。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自由的人?我为什么这么晚才找到她?我已经浪费了多少时间和生命?当我说我要写一种不是小说、不是论文、不是散文、不是随笔、完全忽略形式的东西的时候,我心里隐隐感觉到的东西就是这个,不是吗?我简直欣喜若狂,她就是那个把我心中的窗户纸捅破的人,她就是拨开了我心中的一层薄雾使得一切豁然开朗的人。
 
我不再迷失了,我找到了我的路。我有事干了,我的时间太少了,因为开始得太晚了,要做的事太多了。我的生命像一个水泉边的小小水池,它很快就会被灌满,泉水很快就会漫过它的边缘白白流走了。我要抓紧时间了。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