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银河 > 上帝死了,人也死了

上帝死了,人也死了

如果思考,就要彻底。要穷尽真理,要穷尽所有的可能性,找出事物的真相,无论这真相是多么残酷,多么悲惨,多么令人无法正视。如果没有勇气接纳真相,就不必思考了。
 
尼采的思考是彻底的。在那个人人都笃信宗教的时代,他坚定地宣布无神论立场,居然说出“我是炸弹”这样悲壮的话,可见他当时承受了多么沉重的心灵重压。要彻底地思考,即使思考的结论是无神论也在所不惜。在他的时代,要面对没有天堂、没有地狱、人生的易腐、人生的无意义,需要多么大的勇气?他竟然这样做了。他后来的疯狂是不是因为承受了过重的心理压力呢?
 
萨特的思考是彻底的。他也是无神论的。他对于存在的偶然性的揭示也是彻底思考的结果。虽然他说,每当想到生存是偶然的,就会有恶心的感觉,为此,他专门写了本小说,取名为《呕吐》(又译《恶心》),就是对这种感觉的详细描摹。既然人生只是像幽灵岛一样偶然地出现在汪洋大海之上,完全的无缘无故,过了一段时间,又在海中沉没,消失得无影无踪,那么,怎么可能有任何意义附在生命之上呢?对于这个残酷的事实,萨特勇敢地承受,勇敢地把它说了出来,影响了整整一代人的人生观,也包括随后的世世代代的人。
 
福柯的思考是彻底的。他当然也是无神论的。继尼采说出“上帝已死”之后,福柯的思考使他说出了“人已死”这样同等分量的令世人震惊的话语。他的意思是我们过去以为先赋的主体,其实不过是社会和文化的建构而已,因此并不存在什么原本意义上的“人”,一个存在着固有本质的人。人不过就像沙滩上的一幅画,不断被海浪改写,淹没,很快就变得无影无踪。如果说尼采思考“上帝已死”的时候,需要极大的勇气和智慧,福柯思考“人已死”的时候,也是如此。如此的彻底,如此的决绝。
 
在所有的哲学中,我厌恶晦涩繁复的论争,偏爱这种直面真相的彻底思考。

了解抗疫现场,参看财新“万博汇”:

推荐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