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银河 > 最令人难以忍受的活法

最令人难以忍受的活法

人最不能忍受的是光阴虚度,所以坐牢最大的痛苦恐怕不在其他,应是虚度光阴。有个设在小岛上的监狱让犯人每天从岛的一头挑水,长途跋涉,走到岛的另一头,把水倒回海里,做这样无意义的事可以把人逼疯,就是因为它极度地强化了人光阴虚度、生命虚掷的感觉。
 
小波写到插队生活时也有这样的感触:每天看着落日,想到自己的生命竟然这样白白地度过,不尽悲从中来,不可断绝。我们这一代人全都经历过这样的生活,我们将宝贵的青春和生命虚掷在草原,在沙漠,在边陲,在荒野。我们做的事情没有什么意义,仅仅在虚耗生命。有一次,我和小波谈到我们这一代人与前辈后辈之区别,结论是:我们曾经经历过真正的绝望。老一辈人意气风发,参加轰轰烈烈的大革命,经历大时代的洗礼,改变了中国,改变了世界;小一辈人吃香喝辣,高枕无忧,可以一辈子沉浸在欢乐的小时代,过他们甜蜜的小日子。唯独我们这一代人在生命中一度除了粗笨的体力劳动,无处宣泄生命中最高尚的冲动。就是这种感觉。
 
从社会的角度来看,如果一种制度、一个时代、一种社会安排,令人没有选择的余地,不能按照自己的内心冲动去实现自己的人生,过自己想过的生活,那种制度、那个时代、那种安排就是最糟糕的。从个人的角度来看,如果没有按照自己心向往之的方式去生活,做自己最喜欢做的事,只是按照他人或社会的安排去做自己不愿做的事情,那就是生命的虚掷,是令人最难以忍受的活法。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