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银河 > 我心追随梭罗

我心追随梭罗

 
自从读了《瓦尔登湖》,我的心就穿过百年的时光和有整个地球直径那么遥远的空间,与梭罗一同生活在瓦尔登湖了。我开始喜欢那里的恬静,荒蛮,并越来越厌恶市井生活的喧嚣和嘈杂。
 
梭罗当年在瓦尔登湖,每天与植物动物为伍,用诗意的笔触记录自己的生活和思想,他的存在以一种赤裸裸的方式显露出来:一天又一天,一小时又一小时,他全神贯注于他之存在本身,心无旁骛。在某一天的日记上他这样写道:我现在开始过某年某月某日这一天。这句话再平常不过,但是细细体味,这却是充满诗意和存在感的一句话。世上有几个人像梭罗这样怀着如此郑重其事的心情对待自己的生命呢。跟梭罗相比,我们又有几个人真正在这个世界上活过呢。
 
当我们在靠近市井的地方生活时,首先令人烦恼不已的就是满耳的噪音。小商贩用手提扩音器不停地聒噪着:修煤气灶,修热水器,修油烟机;磨刀人用一串铁皮穿起的器具不断摇出一串串单调的金属撞击声;不远处汽车驶过,不断发出催促挡路者的不耐烦的鸣笛声。最最令人痛心疾首的是,夜深人静时,突然有一阵爆竹声在耳边炸响,惊得人心悸不已,睡意全无。
 
当我们在靠近市井的地方生活时,令人更加烦恼的还有满眼的丑陋。临街敞开的杂货店、小餐馆、小旅店像一条条横陈的死鱼,肚肠无遮无挡地流了出来,尽情展示它的丑陋;菜市场里的小贩,戴着油腻腻的皮围裙,摆弄着各种动物尸体,油渍麻花,血里呼拉;即使稍宽阔的街道两旁也多是一些毫无建筑美感的平庸丑陋的建筑,一些用水泥和砖头粗制滥造出来的方块匣子,大多饰以毫无美感的招牌,无论是形式还是内容,令人不忍卒视。
 
当我们在粘稠的人际关系中生活时,更是要忍受令人心惊肉跳的琐碎和丑陋。不要说挖空心思,勾心斗角,羡慕嫉妒恨,就是那种视而不见听而不闻的冷漠也让人心中无法平静。美好的情感和美好的感觉是那么稀少,如果不细心和执着地发掘,追索,简直就很难见到。多数人际关系都是交换的,应酬的,不得不为之的,发自内心的喜爱和愉悦如凤毛麟角。看看互联网上你微博的跟帖就可以知道人在匿名状态对他人的真实感觉:憎恶,仇视,嫉妒,恨人有笑人无,其恶心和恐怖的程度达到人类想象力和容忍度的极限。
 
相比之下,梭罗的生活是天堂,他天天生活在大自然的静谧和美好之中,远离尘世的喧嚣和丑陋,自得其乐。他耳中是婉转的鸟鸣,眼中是赏心悦目的花草树木,湖泊山影,呼吸的是沁人心腑的甜丝丝的带着草木味道的清冽空气,陶醉在大自然的美好和纯净之中,心里的念头全都是生命的欢欣和惊喜,对自己能够生而为人这样一个宇宙间的小小奇迹的欢欣和惊喜。我如何能够不向往他的生存方式,我的心又如何能够不跟随着他去瓦尔登湖呢?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