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银河 > 激情之爱,为何能保持终身 | 关于爱情,十问李银河

激情之爱,为何能保持终身 | 关于爱情,十问李银河

王小波与李银河的爱情已成传奇。这些写在五线谱上的情书,让我们为之感动。二十周年新书出版之际,我们特地征集了读者问题,请李银河老师作答,以飨读者。
 
问:爱,有永远的吗?
 
答:原来我以为,激情之爱不可能保持终身,都会在缔结了亲密关系之后从熊熊烈火转变为涓涓细流,从爱情转变为亲情,直到我看到对福柯爱侣的一个访谈录,他转述福柯说过的一句话,说他们俩之间的激情是保持了终身的。我很感动。是的,爱可以是永远的,尽管相当罕见,但这种情况确实存在。遗憾的是,这种情形只发生在极少数人之间,他们是最懂得爱的(有爱的能力),也是最幸运的(碰上了那个可以爱的人)。
 
问:您怎样看柏拉图式爱情?
 
答:人世间确实会有两情相悦却难以结合的状况,如果我和小波无法结合,我会跟他做灵魂伴侣(soulmate),其实soulmate一词恰好有情人之意,我想我会与他陷入柏拉图式的爱情,而且保持终身的。我觉得柏拉图式的爱情与灵肉结合的爱情同样美好,是一种没有在现实中或肉身上实现的爱情。
 
问:弗洛姆说,爱是一种能力而不是机缘,可没有机缘的话又何谈能力呢?怎样才能遇见那个“对”的人?
 
答:弗洛姆的话是有道理的。爱一个人虽然是需要幸运的,即需要与那个“对”的人的偶遇,但是会不会爱、懂不懂爱、能不能爱是一个人能够最终得到爱的关键。如果你根本不知道爱是什么,就不会去爱上一个人;如果没有爱的能力,那就不会遇上爱,找到爱;如果不会去爱,也就不会被爱。即使那个“对”的人出现了,你也不会认出他来,只会与他失之交臂。
 
问:爱情到底是一个失去自我的过程还是一个寻找自我的过程?
 
答:我相信,爱情绝对是一个寻找自我的过程。在马斯洛的需求五层次中,人生最高层次的需求就是自我实现,爱情当然是找到了自我,实现了自我,是为自己的灵魂找到了一个伴侣。如果你找到了一个人,但为了和他相处,必须改变自我、压抑自我或者委屈自我,那肯定不是爱情,不会幸福。 
 
问:爱情,说不清,道不明,唯有自己去体会。那么爱情到底是什么?是两个人之间的相互扶持?是两个人生活在同一屋檐下的酸甜苦辣?还是蜕变成人类原始的样子?
 
答:爱情是两个人之间发生了浪漫的激情,这激情是指向对方灵魂的。爱既不是婚姻的充分条件,也不是婚姻的必要条件。换言之,既不是只要有爱就一定有婚姻,也不是所有的婚姻都必须有爱。大量的婚姻是没有爱的;而一些有爱的人却因为种种原因无法缔结婚姻。那么爱情究竟是什么呢?你说得对:唯有自己去体会。
 
问:爱你就像爱生命,而很多脆弱的感情还是输给了时间。他们是输在了物质还是精神或性格?
 
答:经不住时间考验和消磨的爱情,在我看来只是爱得不够而已,究其原因是两个人灵魂的投契和喜爱程度不够。人的肉体随着年龄的增长会衰败,也会发生由熟悉而来的审美疲劳,如果在灵魂上不够投契或不够喜爱,就会产生厌倦,就会丧失激情。
 
问:您是怎样看待您和王小波先生的爱情?
 
答:有人说,爱情从来都是单方面的。在激情之爱发生时,大都是一方先爱上了另一方。接下去,有的爱得到了回应;有的爱没有得到回应。我们的情况属于前一种:我回应了他热烈的爱情,而对他的爱也变得炽烈。就像福柯有次讲到他与伴侣的激情是保持了终身的那样,我们的激情也保持了终身。
 
问:王小波先生的哪一个瞬间最能让您感受到他的温柔与细腻?
 
答:小波这人给我的感觉主要不是温柔与细腻,而是热烈与纯真。
 
问:恋爱中的王小波是那么有趣,生活中的王小波这这么有趣吗?
 
答:生活中的他是一个憨厚的人,心地纯净,眼神清澈。虽然跟英俊一点边儿也不沾,但是一点不缺乏男子气。幽默是骨子里带的,但他平时并不爱说笑话。听说过他小时候的一件轶事:只要全家聚会聊天,他一定是那个说最后一句话的人,而且会引得全家哈哈大笑。我猜想,这一定是他年幼时按捺不住幽默天性而刻意为之。那时候火候不够,长大以后就沉稳多了。
 
问:“你好哇,李银河”这句话一直被广大读者提起,让人重新相信爱情的存在。对您来说,哪句话才是最打动您的呢?
 
答:最打动我的一句是,有次我去南方出差,他写道:你快回来,你一回来,我就要放一个震动北京的大炮仗(大意)。当时我跟他正处于热恋中,觉得这话既热情奔放,又真情流露,觉得他就像一个可爱的大男孩。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