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银河 > 将身体的舒适和精神的愉悦确定为人生两大目标

将身体的舒适和精神的愉悦确定为人生两大目标

身体的舒适,令人感到幸福;精神的愉悦,令人感到幸福;爱与被爱,令人感到幸福;纯粹的存在感,令人感到幸福。

将身体的舒适和精神的愉悦确定为人生两大目标,听上去很低调,容易,其实却是相当高蹈和困难的。

多年前得过哮喘,痊愈二十多年后终于复发。哮喘这个病非常奇怪,身体似乎一切正常,既无疼痛,亦无不适,忽然间,平白无故胸腔一阵发紧,爆发剧烈咳嗽,呼吸登时变得急促粗重,产生缺氧症状,觉得分分钟就要憋死一样。吸一口气雾剂,很快缓解,又变得没事人儿一样。在整个发病期间,天天发难,令人一时间万念俱灰;时时提醒,仅仅是身体的舒适这样一个目标有多么难以企及。

精神的愉悦看似更加容易得到,其实却诚如福柯所言:快乐是一件很难的事。问题出在快乐标准。如果饮食男女即可快乐,那的确易如反掌,而要想获得福柯眼中的快乐,那就不是轻而易举的了。心中常常纳闷:福柯所谓快乐究竟是什么?我想一定是精神的狂喜状态,而且一定不是性高潮那样的狂喜,不是吸毒带来的狂喜,而是一种纯粹的精神狂喜状态,否则谈不上困难。精神狂喜包括什么呢?我能想到的是:发生了激情之爱(还必须是主动的,被动的成为某人激情之爱的对象当然也快乐,但程度还是不如指向他人的激情之爱);被一曲音乐作品所感动导致的狂喜;在观赏一幅画作时感受到的狂喜;在读一本小说时感受到的狂喜;在看一部电影时感受到的狂喜;在创造美时感受到的狂喜。如果这样的精神愉悦才够上福柯所谓“快乐”的标准,则快乐绝对是困难的事了。

我愿把身体的舒适和精神的愉悦确定为生命的两大目标,希望此生能够达到这两大目标。这两个目标不仅不是很低很低,反而是很高很高。生活的质量完全在于人在这两大目标上能够到达的高度。

推荐 5